莫然回首

同志文學作家,以創作正太小說為主軸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三十章)

李之昊終於對爸爸說出他心底的煩惱,而爸爸以一次深層的慰藉,來安撫兒子微微不安的情緒......

第三十章 兒子的福利

【時間:2016年九月至十二月,李之昊國中三年級初期】

(Written By 李之昊)


上課、複習、小考、週考、段考、模擬考…… 是不是每個國三生,都和我們一樣,在這種煉獄般的日子裡,無限輪迴地過著日子?

音樂課被借走了,美術課被剝奪了,體育課,總是上了一半,有些同學就被叫回教室,去訂正、去補考。

放學的時光,我和小勤總是被全班羨慕的對象。「真好,不用去補習班。」 「有天才哥哥罩著,連作業時間都省一半!」

這是實話。小勤已經成為我最倚賴的對象。在課業上,在生活上,甚至,在性愛上。

但我的不安全感漸漸襲來。這應該是我能和他膩在一起的最後一年了!

第二次北區模擬考成績出來。小勤在爸爸面前,幫我分析了這些數據:

「昊子的區排名穩定地在8000名左右,也就是相當於前7% 的名次。如果國中會考能維持這般的水準,應該可以進北北基的第五志願。」

小勤的成績,不必問,固定區排名的前1%,穩穩地建中寶寶的料。

爸爸在地圖上幫我們搜索以後從五股上高中的通勤路線。小勤去建中,我去台北市內捷運較方便的高中,單程大約都要花掉50分鐘,甚至更多。

那天是星期五,小勤哥哥罕見地不留下來過夜。他說他有事情要跟媽媽討論。隔天星期六的早上,再來我們家。我們約好去吃一頓豐盛的早午餐。

這個晚上,爸爸窩在沙發上看電視影集,我在旁邊玩著手機。但我實在無心於手機裡的遊戲,我只是想打發時間。以及,找個切入點,想跟爸爸說說心事。

「爸,我想…… 」

這是很好的發語詞。爸爸按下影集的暫停鍵,雙眼溫柔地看著我。

「孩子,你說,爸爸知道你有煩惱,一直悶在心底。」

我點點頭,幾個月前在朝天宮向著媽祖說的話,今天終於要在爸爸面前公開了。

「爸,能不能讓我去補習?我想追上小勤,一起考建中。」

爸爸的手握著我的手。他的雙手有種很安定的力量,透過掌心的溫度,可以深切地感受到父親的關愛。

「孩子,你並不是想考上建中,你是想繼續跟小勤在一起。」

我不說話,默認。

「你這麼愛他?你不是個直男嗎?」

我很難訴說心底最深的感受。應該這麼說,這是青春期少年幼稚的幻想,認為性就是愛,愛就是天天能在一起。

「爸爸當然有錢讓你去補習。不過,昊子,你要聽好。第一,補習班沒有掛保證一定能讓你考上建中的。」

「我知道。」

「第二,這點更重要。如果你真的愛小勤,就要學會放手。愛不是佔有,愛是一種享受。有的時候,適時地離開,才是真摯的愛!」

爸爸跟我說了一段聖經故事,是關於所羅門王判斷誰是孩子生母的故事。

兩個婦人,爭論著誰是一個小嬰孩的生母,可以撫養這個娃兒。兩人爭執不下,就到了所羅門王前面請他做主。所羅門王就說,把孩子一刀切成兩半,一人養一半,不就解決了。

這時候,其中一個婦人哭喊:「不要把孩子切一半,我讓給她。」

所羅門王就此確定,這個婦人就是生母。

我聽過這個故事。以前,我認為這是一個很有智慧的故事,現在,我更懂了一些,這是一個關於愛的故事。

「你就算很勉強地考上了建中,也不會比較快樂。反正,以小勤那麼愛你的程度,以後他也是天天放學後都往這裡鑽。」爸爸跟我解釋。

「可是我有點擔心,他會不會又被同學霸凌什麼的。」

「昊子,你擔心的不是這個。」爸爸看穿了我的心思,「你擔心的是,失去一份愛。」

我撒嬌地抱著爸爸的胸口。他輕輕地拍著我的肩膀,撫摸著我的頭髮。

「昊子呀,怎麼你才國三,就要開始學習人生最大的課題了?愛,沒有作業流程,沒有標準答案。有的時候,擁有,是愛;有的時候,放手,也是愛。你和小勤之間,高中不同校,有點距離感,反而可能更會珍惜彼此。」

一陣沉默。

我承認,爸爸說的對。但是,在一個青春期男孩的心中,想著自己無法和喜愛的人同一所學校繼續讀書,很心痛。

「這就是你在朝天宮求的事情嗎?」

「嗯嗯,」我還是賴在爸爸的身上,「爸爸怎麼知道的?」

「建翔說你在媽祖面前祈求了一件大事。但他也不知道你向神明說了什麼。」

果然是建翔哥哥報的信。不過,這也不算是秘密。

「爸,媽祖靈驗嗎?」

爸爸稍微正起身來,我也從他的懷裡坐直。「十幾年前,我接到那件北港汽車旅館的案子,開工之前,就去朝天宮上香過。」

「你求了什麼?」

「我求了什麼呀?我求的後來都有實現喔。」爸爸開心地訴說一些往事,「施工順利呀,事業長紅呀,昊子聰明呀,昊子晚一點才長毛呀……」

「你最好有向媽祖祈求這個啦!」我真的覺得爸爸在鬧我。

「哈哈哈哈,我是向媽祖祈求,我的孩子能長得高。但是喔,好像青春期來得晚的孩子,發育的時間會拉得更長,應該能長得更高。」

我笑了,我最近剛剛突破160大關。起跑的確晚了,可是似乎在18歲之前,都會是我的成長期。

「可以看看李小昊的陰毛長多少了嗎?」

我起身,緩緩地脫掉上衣,再把褲頭解開到幾乎要露毛的位置。

「給吹才給看。」我鬧著爸爸說。

「給看就給吹。」爸爸反擊式的鬧著我。他也把上衣脫了。

我立刻脫掉籃球褲。一根熱騰騰的硬棒從我的雙腿之間彈了出來。

「李小昊,好久不見。讓爸爸好好為你服務。」

回想起來,我已經好長一段時間,不曾這樣,獨自享有父親對我的「愛」了。這一兩年來,爸爸為我吹喇叭的日子,都一定有小勤哥哥在旁邊當第二男主角。但今晚,極其難得地,我是唯一的男主角。

我低頭看著爸爸的舌頭舔上我的龜頭,那一瞬間,我感到無比銷魂,所有的禮義廉恥,全部拋諸腦後。

「閉上眼睛,別當我是老爸。好好享受吧!」

於是,我闔上雙眼,仰躺著,臀部翹高,開始進入我美妙的感覺。

我的陰囊正在享受著一雙巧手的愛撫,從屁縫的最深處,慢慢滑向陰莖的最底部。

有的時候,會有一隻手沿著大腿股間穿梭,有的時候,會有一隻手輕柔地摩擦我的龜頭。但我飽滿的陰囊,一直感覺到有溫暖的膚觸。

我聽到有一聲喝水的聲音,啊,那一定是「含水吹喇叭」。我的陰莖,開始接觸到暖暖的口腔,和口腔中暖暖的液體。

陰莖進入到幽暗隧道的最深處時,他的雙手抱住我的屁股,不讓我抽動。

他用舌頭攪起水花,刺激我的陰莖,我那13公分的圓柱體,被一根活蹦亂跳的扁平物體,沿著圓周,來來回回舔了好幾回。

他吞下他口中的水,我的雞雞暫時回到光明世界。這是短暫的中場休息時間。

「昊子,保持勃起的狀態,眼睛不要張開,我去拿道具。」

我聽到他快跑上樓的腳步聲,應該是上三樓,回他的寢室。會是嬰兒潤膚油嗎?

我聽到他小碎步地回到一樓,為了不想破壞我對驚喜的期待,我未曾睜開過眼睛。

他回到我的面前,再喝了一小口水,再對我的陰莖進行一次深深的濕吻。

然後,「李之昊,繼續閉著眼睛,這是我第一次為你做這樣的服務!別問,好好享受。」

他要我跪在沙發椅上,雙腿張開,屁股翹高。我聽到嬰兒潤膚油的開瓶聲,和油脂從罐中倒出來的咕嚕咕嚕聲。

「不舒服要讓我知道。爽的話,就叫出來!」

我信任他,他畢竟比小勤多了30年的經驗。

我聞到了,我確定那是嬰兒潤膚油獨有的香氣,但他把那股油脂,輕輕地繞著一個神祕的地方按摩著……


我的菊花!


「爸,我好爽!」真的,我從未獲得這般的快感。

「還沒還沒,還有更開心的!」

我知道我的括約肌在慢慢放鬆,愈是放開道德的束縛,愈是能感受到後庭花的快樂。

他是要對我插入嗎?應該不會。我猜,那會很痛。

沒有,不是插入。但他的下一步動作,讓我完全銷魂到九霄雲外!


菊吻!


我已經無法用爽字來形容了。

那是一種麻,通了電流的麻,輕輕地刺激身體所有的感覺。我的陰莖持續充血,我自己撫摸著小小的乳頭,讓他們全力挺立,我的屁股,跟著菊吻的節奏,在空中微微地畫圈圈。

而我的呼吸,帶著重重的喘息,我實在找不到形容詞了,那就乾脆,用「啊~ 啊~ 啊~」的節奏,告訴他,我現在,極度亢奮。

我可以感受到,那片舌頭,想要竄入我體內的慾望。我其實可以大大地掰開那最「恥度」的四度空間,但我也可以感受到,那就是舌頭無法進入的異次元世界。

第二度中場休息時間。

他把我翻到正面,讓我的菊花好好休息閉合。我找到觸感,發現他仍然穿著牛仔褲。

應該不會被插入了。

這是失望嗎?


「李之昊,這一次,我會讓你射出來。」


我依然閉著雙眼,期待著下一場的驚喜。我再度聞到嬰兒潤膚油的香氣,好大的一股油脂,潤滑著我全力勃起的陰莖。

他的雙手在撫摸著我的雞雞,前前後後,來來回回……

接著,一陣完全不一樣的觸感襲擊。

不是他的雙手,不是他的嘴巴,我相信,也不是他的菊花。

但是,好繃,好緊,是一種環繞音響的極致感覺,陰莖的每一個細胞都被緊緊地貼合著。

像是一種容器,在我的雞雞上來回摩擦著!

那是什麼?我的陰莖進入了一個五次元的隧道?

我哪管他呀,那是比極致開心再高好幾等級的感受,我的臀部小馬達開始發動,對著空間中那股不知名的隧道,猛力地撞擊。

不超過20下,我受不了了!睜開雙眼,我把那個東西脫掉,他立刻用口腔來接替。


我精華的液體在他的口中噴射,他咕嚕咕嚕地當作飯後飲料,大口地吞了下去。


我癱了!

李小昊從他口中滑出來的時候,已經了無元氣,整個軟了下去。

但這無疑是我14年來,此生所經歷過最高的高潮了!

「這是兒子才有的福利。乾兒子還暫時輪不到!」

我笑了。



爸爸本來想抱著我走向二樓一起去淋浴的,但我不再是當年35公斤的小正太,我起身,爸爸牽著,緩步地來到淋浴間,一起盥洗。

爸爸也把「我的弟弟們」射出來,噴在我的胸口。我們一起抹著沐浴乳和洗髮精,一邊嬉鬧著,洗去那些子子孫孫。

「你可以帶著小勤慢慢發掘這些樂趣。那會很享受的。」

我笑著說,「你剛剛讓我射出來的東西,是什麼?」

「自慰器,又叫飛機杯。爸爸有好幾個,以後放一個在你的衣櫃裡,小勤不在家的時候,可以自嗨!」

不得不說,爸爸,就是我最棒的性教育老師!

那一夜,又是賴在爸爸的床上,裸睡。才稍稍緩解我對於當晚小勤沒睡我家的不安感。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二十九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二十八章)

愛最大 (正太長篇小說第二十七章)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