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杉非狐

化学本科,梵语硕博,语文教师

时间的女儿

發布於

昨晚终于睡了个好觉,今天早上起来翻译,顺便听洪老师讲课,上午两节,下午又有两节,听着听着又睡着了。电话慰问病号,被告知没事不用去看了。

其他时间除了上网闲逛,还时隔将近一个月重新玩了一会儿健身环,但是主线任务前进不下去,不知是不是要把支线任务都过掉?

大部分时间是犒劳自己,休闲娱乐,看了前一阵网上推荐的推理小说《时间的女儿》,作者约瑟芬·铁伊。本来只是午休时候催眠用,结果拿起来就放不下,一下子看完了。这是是一个因为疫情受伤不能出门无奈只好看书写论文的故事,有对教科书的怀疑,对权威人士的否定,对原始文献的追查,还有一点点对历史惯性的无奈。总之感觉很好,觉得可以推荐给学生看。

今天教务处发通知,说期中到了,在线教学应该给学生布置作业,进行期中考试或考察。我仍然中二的逆反心理瞬间暴起,本来想下周给学生布置的作业一下子就不想布置了。于是除了《学会提问》,就再推荐一本《时间的女儿》吧,大家看看就好,不必写作业了,这样也不用改作业了可以专心去翻译。

翻译嘛,今天只是早上翻了一点点,多年不动了手生得要命,看来这篇交稿以后没有合同也要每天翻一点,保持状态。

晚上听一个党史讲座,看题目还以为能讲点有意思的内容,结果真的是党史,形式就是念PPT。我一半在看小说,洪老师对这比较熟,听到一半开始给我讲八卦,我听的云里雾里。不过讲座有很多史料,所以洪老师现在仍然在认真听,我嘛,我在一边听一边等洪老师提议吃冰棍。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