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岛

@东京,走路,写写画画

小波

發布於
一滴水流入大海,一个人离开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不同,终将无影无踪。

如果不是偶尔在朋友圈看到他的动态,应该会像大学时代所有一切一样模糊,然后彻底忘记,都快忘了大学时代的这位朋友,小波。

前些天还想着跟他好好聊聊,可惜再没了机会。

得知他患绝症,是两个月前,看到他在医院里的照片,带着戏虐的语气说让朋友们千万要以他戒。那时并不知道他病得那么重。 上一次轻松的闲聊,大概是两年前,其实我们平时几乎不联系,大学时的朋友们都藏匿在微信好友列表里,很难从昵称区分出谁是谁。要不是他常在朋友圈里发的自己的画,偶尔互动一下,否则应该和其他陌生好友一样,只是一串陌生的字符。印象中他总是在画美女头像。美女们造型都差不多,这么多年来,绘画水平似乎并没有特别大的变化。

那次闲聊得知他也在国外,在东南亚一个小国,细节没有多说,不过看起来,工作似乎也还轻松,大概他在做设计一类工作。我们互相感叹时间过得真快,他也很长时间没再回学校,约定好有机会能来日本旅游相见。简单的寒暄,就像在以前在学校里见面打个招呼。

当时学校的动画学院刚成立头两年,学生四面八方赶来,我们那一届新生,就像外来殖民者到了新大陆,大家都很新鲜,见所有人都热情,陌生的校园就是我们人生的新起点,新生入学第一天,大家收拾好床铺,一个瘦瘦的小个子过来打招呼,看起来他很开朗,大方地介绍说自己是隔壁宿舍的,原来他的老家与我相隔不远。系里大部分是外省人,这天南海北的新生里算是多了一层缘份,说话间总是带着微笑,露出两只大牙,让我对他印象深刻。

大学的军训是去附近部队军营进行的,常在打水处碰到他,拍拍肩膀,聊一下军训中的新鲜事。军营的辛苦,在他的口中变得很有趣,绘声绘色地描述,像在说某个秘密。

印象都模糊了,当时场景的样子记忆中也不那么清晰,后来我们被分在不同的班,宿舍就在一墙之隔,上学很忙,路上碰到打招呼。 晚上去宿舍里一起吹吹牛。 一起抽烟,几年时间就那样飞快地过去了。

他几乎是全系最瘦的,那时他的女朋友是同系另一个很胖的女生,几乎是全学院最胖的。脾气急躁的四川女生,很难想象他们怎么会在一一起,但也许正是互补,所以相处很好。

我离开学校早,大三提前参加实习,后来几乎没再没联系过。

所有关于他的一切,只停留在了朋友圈的只言片语的动态。他的头像是手绘的酷酷的动漫角色。

世界留给他的时间太少了,应该是突然离开,甚至没有留下像样的道别辞。 最后一条动态是她的妹妹代发的讣告。再往前是他最近的生日的照片,家人与他一起,疾病让他的身体看起来有些浮肿 ,笑得很开心,文字是,“最幸福的生日”。还有一段家人围坐一起,让他许愿的视频。

他的朋友圈留言不多,应该是我与他有交集的朋友少。从留言里,找到他另外一位当时他的室友。顺着他的头像点进去。还有其他人同学院的人在问,好久没联系他了,他怎么了?

朋友圈定格了他人生的全部。

大部分都是他的画,还有他从笨拙的钢琴练习,到慢慢熟练的记录。平时他还写小说,写满十万字那天他开心截图纪念。

第一条动态是2012年10月6号,他觉得自己养的猫贱贱的,一张可爱的小猫的照片。

第二天,他理了个新发型,那时的他,与大学时几乎没有变化,他对他的平头发型很满意。

那几年似乎猫是他生活很重要的一部分,两只猫,一黑一白。宿舍有点乱,吃饭也是一个人。 大概与大学的女朋友分手了吧。

2013年,一个看起来很温柔的女生出现在了他的生活里。约会时他偷拍了合影。

他是个很棒的段子手,有些段子会配上自己手绘的插图。总是调侃自己画得丑。

又过了一两年,他去了海外,独身一人去了海外。照片里的视角对着机舱的窗外,他说要亲自看看这个世界。

2015年左右,他交了很多陌生朋友,到处玩。频繁地换工作。照片里他们玩得很开心。

后来回了国,又回到了四川。

画画越来越熟练,买了自己第一台电钢琴,又过了好多天,开始能弹出完整曲子了。

画画,练琴,家人,猫,有压力的工作,应该是他生活的全部。

2020年11月,他被检查出结石,医院里他还调侃医生扎针技术不行。照片里,他的手肿得很历害。

大部分时间仍在画画,似乎他有更多闲余时间。画里有更多美女,不同的美女。

2021年,他总要去医院。开始介入治疗,我不知道介入是什么,但从他的描述来看,是生不如死的手术。

一整年都是关于画画和搞笑段子的。偶尔去医院。

7月,他开始在朋友圈里用筹款平台筹钱,他说他需要一大笔钱。说可能接下来会不断在朋友圈里发筹款链接,可能会打扰大家。但发了两天,又觉得打扰了别人,不再转发。

我当时联系了他,只是闲聊。捐了一些钱。也没敢多问。

有一段时间,好多天没有动态。我怕他有事,给他发消息,很快有了回复。似乎那时还很平静,他说可能问题不大,寒暄几句,他感谢我还在关心他。

他在动态里写道:

“遥想当年,大学毕业远赴桂林工作,结果误打误撞解救出两个被囚禁在某工作室长达半年的小伙子,从此开启了本王的传奇人生.

经历过512,也经历过某私企与一群不知真名的“同事”玩“宫斗”……

经过过某公司的大起大落,还经历过独自一人海外谋生,更有从容td去他国的胆量.

怎么可能被今日这小小病魔所败!

何其惧哉!”

病痛让他不得不花更多时间去医院,他写了一封长信,说哥生命告诫朋友们要大家一定要注意身体。标题是「得了癌症是怎样一种体验」,

8月,他开始觉得剩余时间不多,自己想吃的东西可能再也吃不到了。

动态越来越少,看起来也不能再画画。

在他生日一星期后,没有动态,没有任何告别,离开了这个世界。

他在葬礼将老家举行。他的妹妹公布了告别式的时间,不知道会不会有大学同学为他送行。

我联系上了他室友的兄弟,曾经睡在上铺,虽然都在成都,与他联系也不多。最近一次与他联系也是几年前。大概没有时间参与道别。

他说,波娃,可惜了。短暂的一生,才三十多岁,都没有结婚。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