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31 篇作品累積創作 111515 
一朵

李文亮的微博没有停留在2月 | 迟来的采访手记

一年过去了呢。李文亮的最后一条微博在2020年2月1日,报告着“今天核酸检测结果阳性,尘埃落定,终于确诊了(狗头表情)”。狗头的表情就很灵魂,一下就让人觉得他和我们一样的,热爱网上冲浪的广大年轻人中的一员。写下这段话的时候,我又刷出好多人这条微博下的留言。

一朵

你怎么能花20多块钱在香港买烤红薯吃

这是一个突然想起来的爸妈轶事。爸爸从小家里比较穷,家里又是右派,广西也没钱,一段时间每天没有米饭吃,早餐吃红薯,中饭吃红薯,晚饭还是红薯,过年才有难得的半边白切鸡。他说他小时候要吃吐了,都没有米饭吃,推碗哭着和我爷爷奶奶说为什么家里只能红薯,然后也只能默默吃不然会饿。

27
一朵

平素相逢的同學仔啊,被判監了

19年運動還熱烈燃燒在中大校園的時候,我和朋友一起寫了一篇讀者來函。我寫的部分包含了一段校長見面會的經歷,裡面記述了一個坐在我旁邊的扎髮髻的local男生。好吧,我得承認,留意到有一部分確實是因為他的髮型,但是更重要的是,他顯得很體諒,他沒有因為誰是內地生的身分產生什麼歧視,他希...

一朵

我们输给了Covid-19,神明也没法改变的灌篮高手式残酷青春

昨天真的是非常不好的一天。其实本来应该是快乐的,@JinlyWong 来我的小公寓一起吃饭一起学习聊天,然后我邀请她和我一起看春高排球赛(就是日本高中排球全国大会),她将会听见我看排球少年们扣球时候的鸡叫,和和乐乐过一天。然而……我一早醒了,打开电脑等Jinly也等东山高中的...

一朵

十八岁的冠军不是冠军吗?Winter Cup 2020观赛记录

灌篮高手和黑子的篮球里的高中篮球生活,在现实里就是,甚至超越漫画,那么热血又感动的。决赛的Tip Off每年12月的Winter Cup对于三年级的球员来说,这就是高中最后一个赛季的全国舞台了。

一朵

我是个很会「察言观色」的孩子

昨日我从家乡来到了深圳,和我的大学同学重聚(为了去香港不隔离,来广东省度过自由的14天> <)。很神奇地的是,我发现五官像是哈利波特里大家吃了复方汤剂变成哈利的镜头一样,脸部开始不停怪异地重组表情,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神态。想想,为什么会有夫妻相,一定是在长年地相处里...

40
一朵

出走中大一整年

中大保衛戰整整過去一年了,我的相冊裡已經充斥著我喜歡的排球少年和各種電影電視劇圖片,一年前我的相冊裡,全是各種反修例時評文章選段和新聞截圖(然後在數次過關怕被關小黑屋被很不捨的刪除)。坐在舒適安逸的家裡,完全難以想像一年前我的生活充滿的是抗爭!

60
一朵

我的「内卷」青年伙伴们选择回乡

上个周末和一些与我一样大学本科刚毕业的伙伴重逢或是初见面,她们都在大城市名校毕业,但选择回到偏远的省份家乡工作,让我想起「内卷」这个词在年轻人群体引发的讨论。「内卷」在年轻人的语境中是一种因资源有限、越来越难的社会流动性所带来的自我消耗和内部竞争,语气里也有一种无法阻止的焦虑。

一朵

如果說寫作可以療傷,似乎只能治癒思念外婆的我自己而已

上一次見到外婆是在今年的八月十五中秋,家裡人一起去吃海鮮。我坐在外婆身邊,我媽給我們還有我表妹拍了一張照片,我嫌棄很醜,拒絕讓我媽發朋友圈。外婆問我什麼時候出去讀書,她說她好擔心,但又說讓我記得去日本給她買感冒藥回來。我還問了很多關於她喜歡打的紙牌的問題,那是一種類似麻將的玩法,...

一朵

毕业焦虑和耳机里的My little airport

疫情袭来和香港运动消亡的这个夏天,我从香港的大学毕业了,回到了身在内地的家,等待着去读研究生。没有什么毕业相关的仪式,就感觉生活的这个阶段没有结束。九月一开学,我还要回到吐露港边上课,不用思考未来。感觉自己在把matters当作树洞,想写很多往日在非匿名和内地平台上说不出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