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4 篇作品累積創作 850 
may

n号房

女性的社会边缘人的被社会排斥的人们的权益都是一步步 咬着牙 含着血泪 挣出来的 受压迫的被剥削的从来不是少数群体 要求性别平等的 从来都不只有姐妹 只举着女性大旗 就会容易让女性成为不平等中的特权者 从来没有什么平等的先后顺序 让女性先平等还是让同性恋者先平等 不应该以性行为...

may

为什么要拒绝宏大叙述? 宏大叙述之外,还有什么可行的叙述方式?

对以一个太过模糊的笼统的目标为焦点,进行宏大的目的论叙事时,我们要保持怀疑。相应的,提出关于很多具体的,“小”的动因的叙述来取代宏大叙事,可以发现,小的动因各自为战,独立运作,并无意于取得整体结果。如果选择了这样的方法,我们就不会再去讨论诸如“疫苗的发明”,而是会去研究疫苗的制作...

may

除了封城还有更好的方法吗?

虽然看上去“封村”,“隔离”是个“理性”的好方法,但为什么我总是隐隐有着不安和反对?面对“封锁”和“隔离”的时候,我在排斥什么?(主动自愿的自我隔离不在此列) 感染并不是病人之过,在观念与形式上把病人排除在外,在道德上应该被谴责。因为理性作法的反义词不是感性,而是疯癫。

may

科学与疾病

现代科学的进步给疾病贴上了病症的标签,当我们看到疾病被人们抽象出来,被科学地事先划归进科、属、种的等级系列,形成一幅能帮助我们了解和记住疾病的图表的时候,其实将患者作为疾病载体,而投以关注特殊性之上普遍性的目光。在这个过程中,个体却被忽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