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fredo

網誌Blog on Cinema的作者 業餘影評寫作者 Cinemagoer

[電影短記] 《罪,米開朗基羅》Sin

發布於

《罪,米開朗基羅》Il peccato / Sin (2019)
導演:Andrie Konchalovsky
[7/10]

2020/5/9

不暪各位,在戲院看這部片時,開場沒多久因為太累就睡著了,有時候死命撐著不如小睡一下,精神回來才好專心看下半場。而這部片多少需要對歷史和藝術史的背景知識,其實看完後覺得抓到了大致的故事,卻沒法說真的看懂在說些什麼。但因為和《日暮》沒隔幾天看的,兩部片都是在玩時代重建,感覺可以稍微說一說。

Konchalovsky過去的片子零星看過幾部,並沒有建立起對他的一貫印象,《郵差的白色夜晚》的偽紀錄藝術片的風格,《尋找天堂的三個人》的黑白納粹歷史奇情劇,似乎都不太能和本片有什麼有意義的連結。這次和義大利電影圈的合作是非常古典的古裝劇,演員、服裝、場景,在非常精美的俄式攝影美學下,每個鏡頭都像是一幅畫。和《日暮》的手持跟拍的侷限視野相較之下,導演仍是傳統的剪接與構圖手法的信仰者,這仿古手法和藝術家的題材,彷彿是向他和塔可夫斯基合作的《安德烈盧布烈夫》致意。

而導演自行編寫的劇本並沒有走傳統藝術傳記電影的套路,看不太到米開朗基羅的謬思與作品之間的浪漫連結,反而主角大部份的時間都是蓬頭垢面地陷在他的創作與世俗的痛苦,被打算利用他才華的各方勢力威脅利誘,同時汲汲營營地向金主要更多的錢,再投入他創作的石材之中。裏面每個人都讚嘆他的才華,卻也痛恨鄙視他的自私與無賴。而片中的時代充滿了鬥爭、貧窮、疾病、死亡,美麗的攝影之下我們看到更多的是髒亂與污穢。

這也是個多少去情節去戲劇化處理的電影,乍看不少戲有舞台劇的錯覺,但更多的是電影化的影像、視線的折射,與人物的片段剪影(或許稍嫌斷裂)。最震撼的一場戲或許是那段眾人將巨石運下山的場面,除了聯想到荷索的《陸上行舟》之外,更可以看出導演在電影中放入的觀點與創作肌里。

將巨石鑿出搬運這件事,既是藝術家對自然的提煉,也是人類對環境的剝削,它牽涉到權力、金錢、階級,也展現了工匠的技術、勞動與勇氣,這是藝術家的自大也同時是謙卑。畫面剪接的斷點配合著眾人齊聲呼喊的節奏,這律動之美統合了電影中各種矛盾的情緒,它讚美著萬物的生命,也哀嘆著文明的痛苦。片名的「罪」是藝術之罪也是文明之罪。

這也是非常需要巨型銀幕的電影,原本小廳坐在最後一排(其實也不過就第四排),看著看著我就忍不住坐到了第一排,尤其1.33:1的畫面比例非常需要巨大的包圍感。現在IMAX影廳片荒之下不斷重映之前的舊片和經典,如果能放個幾場《罪,米開朗基羅》不是更好?可惜也只能想想。

https://blog-on-cinema.blogspot.com/2020/06/2020-May-review.html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