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圈轉圈圈

追劇、塗鴉與閱讀,透過戲劇觀賞他人的人生,藉著圖文記錄自己的生活,孜孜不倦於書中尋覓人生的無限可能。sleepygirl910440@gmail.com

心肝寶貝開箱文+小蠻牛觀察日誌之電梯事件

發布於

雖然不討厭,但我一直覺得小孩是讓人心慌無措的生物,不知該如何應對,可以的話最好避而遠之。

大學時期,我曾問過我媽,妳的母愛是從哪兒來的,為了小孩拚死拚活、忍辱負重、壓力山大、苦了一輩子,什麼叫做甜蜜的負擔?負擔就是負擔呀,我真心不懂。

從小到大我從來沒有感受過什麼爺孫情,視爺爺奶奶與爸爸這邊的親戚為妖魔鬼怪,只要出現就肯定沒好事、有所意圖,把家裡搞得烏煙瘴氣。疼愛?那是什麼玩意兒?每次聽到朋友聊到跟爺爺奶奶姑姑阿姨堂哥堂妹等等等的感情多好,一起做了什麼事、出遊聚餐,都像在聽什麼童話故事般夢幻,甚至覺得像天方夜譚,畢竟,那是我從未觸及也無法理解的情感。

直到大姪女出生後,我的生活與觀念有了天翻地覆的轉變。大姪女出生時,因為在外工作又排不到假,我是全家最後一個看到她的。還記得當時的心情一喜一憂,喜的是,這是我家第一個小嬰兒,「我要當姑姑了耶!」是全新的體驗;憂的是,「怎麼辦我不喜歡小孩子」、「姑姑這個角色應該做什麼?」、「如果被討厭了怎麼辦?」

結果,是我多慮了。

不都說小孩子出生時都像猴子般皺巴巴嗎?但是第一眼的印象卻是:「怎!麼!這!麼!腫!」(大笑)但是,看著眼前那球圓滾滾的小肉球,非人母的我竟然莫名其妙忽然間湧現源源不絕的「姑姑愛」,一種自己都解釋不了的感情,而且還戴上一副超美化的眼鏡,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怎!麼!這!麼!可!愛!(之後小姪女、小姪子陸續出生,這種感情更加無限放大......)

後來轉職而搬回家住,每天抱抱可愛的小肉球便成為我苦悶上班生活的唯一期待,下班就迫不及待飛奔回家,當她開始牙牙學語,甚至會接電話後,我甚至喜歡打電話回家,期待另一頭傳來那個帶點撒嬌的可愛聲音。看到什麼可愛的事物就忍不住掏錢包,送禮某個意義來說是為了自我滿足,因為實在喜歡看那圓嘟嘟的小臉露出開心的笑容;甚至,還開始看教養資訊與相關書籍,試著了解孩子、學習與之互動,同時,也更理解自己與父母之間的關係。

心肝寶貝開箱圖

她/他們的笑容和天真爛漫都是療癒我疲憊心靈的良藥,我常說,她/他們好比冷天裡的暖暖包,覺得沒勁時的行動電源。我終於明白了什麼叫做甜蜜的負擔,明白「自己的東西捨不得買,為了孩子卻捨得花」、「把自己喜歡吃的東西留給別人吃」的心情,明白為什麼孩子可以成為活下去的動力,而不是累贅。

後來,哥哥買房搬了出去,大小姪女通常每一至兩週才會見一次面,一開始真是失落無比,還為此調適了好久。

但很快的,小姪子出生了,那時我已經開始在家工作,所以可說是打從他出生那天開始就每天膩在一塊,還記得那年年底安排了五天國外旅遊,出遊第二天我就出現分離焦慮,第三天就想回家抱小孩。朋友都開玩笑說我是不是被外星人掉包了,年紀輕輕卻像三個孩子的媽似的,我也無從反駁,畢竟,他一直在我的生活裡。


【綵衣娛親?】

一歲左右的小蠻牛被阿嬤(我媽)養得白白嫩嫩肥滋滋,當時都叫他小肉包,隨手往他頭上戴東西也不太會反抗,可愛極了。

誰知好景不常,後來對於任何往身上頭上穿戴的東西都極其反感,戴個帽子也會秒扯下,只要在家裡就會脫脫脫(外套、襪子),若不阻止,連衣褲都會脫個精光(汗)。

今年因為疫情必須戴口罩時,我們還為此苦惱,想著該如何防疫,沒想到這個不喜歡任何束縛的小蠻牛居然願意乖乖戴上口罩,全家感動得涕淚縱橫(真的不誇張)。


【討抱模式】

令人產生求生欲的畫面

還沒學會走路的時期,這顆黏人的肉球總會朝我展開雙手討抱,每次看到這般令人產生求生欲的畫面,都不忍拒絕他,有時為了哄他入睡,揹在胸前哼著歌在家門前來回走個好幾十趟,讓我這纖細的腰(好意思自己講)差點沒被這顆沉甸甸的肉球給折斷......。


【巨型暖暖包】

這個可愛的大肉包,是我冷天的巨型暖暖包。抱著身體暖,心頭也暖烘烘!但不僅要避免那小手的猛力拔髮,還要小心口水攻擊,一不小心手就被塞進他嘴裡。但還最可怕的,還是他可愛的笑容攻勢!(融化)

如今這顆肉球已經很少往我身上爬,只有意識到要挨揍了,才會機警地往我懷裡鑽,一種尋求庇護的概念,讓人哭笑不得。


【電梯事件】

平常小蠻牛下課後會由阿嬤(我媽)接回家裡來玩耍吃晚餐,等我弟下班後再接回家,偶爾因為阿嬤身體不適或有事要忙,蠻牛媽(弟媳)就會把他帶到公司去。

那天,蠻牛媽帶著小蠻牛去公司(辦公大樓),在樓下等著電梯,這時手機來了工作相關的訊息,就在她低頭回覆時,電梯來到了一樓,結果門才剛敞開,說時遲那時快,小蠻牛衝刺般奔進了電梯,小小的手指以迅雷不急掩耳之速按下了關門鍵!蠻牛媽還沒來得及反應,小蠻牛就這樣消失在電梯門後......

蠻牛媽著急地等著看電梯停在哪一樓,結果居然每一樓都停(八成是小蠻牛亂按),只好一樓樓去找人,找不到小蠻牛讓她近乎崩潰,火速衝回辦公室想搬救兵,卻見小蠻牛已經一派悠然地安坐在裡面,等待她的河東獅吼。

(我聽轉述時也嚇出一身冷汗,照顧小孩子──尤其是像小蠻牛這種不按牌理出牌的──真的不容一絲分心呀,真是太驚恐了,幸好有驚無險。)

等蠻牛媽冷靜下來後,幾位同事七嘴八舌重現了幾分鐘前的場景。

原來,小蠻牛走出電梯時碰巧遇上一位大叔,那位大叔問他:「小朋友,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媽媽呢?你媽媽叫什麼名字?」

小蠻牛以宏亮的聲音大聲宣布:「圈圈圈!」(←他喊的是我的本名)

結果呢,這位好心的大叔就這樣牽著他的手,一樓樓去詢問:「請問這是誰家的小孩?他說媽媽叫做圈圈圈!」(難怪我那天覺得耳朵很癢)(誤)

整棟辦公大樓裡當然沒有人叫圈圈圈,不過幸好蠻牛媽的同事都認得小蠻牛,這才解了這次的驚魂,大家都納們著小蠻牛口中的圈圈圈究竟是何方神聖。

「圈圈圈是他姑姑啦。」蠻牛媽沒好氣地說。

「跟姑姑感情這麼好喔~」

蠻牛媽聽了同事的轉述後,整個哭笑不得,回來當笑話把這件事告訴我弟。聽我弟描述此事,我是好氣又好笑,既開心又尷尬,嘴上開玩笑說「喂喂喂,怎麼半路認媽呀?我什麼時候養了個兒子了,不要敗壞我的名聲喔!」心裡又不免有些慌張地OS:「天啊,臭小鬼,你不要害我被蠻牛媽討厭呀!」


就像《素食者》(分享文)裡拴住仁惠的兒子般,這個可愛的小肉包是我人生黑暗低潮期唯一的亮光,牽引著我繼續往前走,只有在面對他時,即便留著眼淚也會不自主地微笑,在不知為何而活時,他成了我活著的動力,是我與這個世界的羈絆。

真心覺得三個寶貝是上天帶給我最美好的禮物,讓我發自內心想對他們好,不需要任何回報,只要他們開心,我也會感到幸福。

*最近的一個小插曲(之後再分享),讓我內心既感動又感慨,決定陸續來更新<大小公主觀察日誌>與<小蠻牛觀察日誌>,留作紀錄(給寶貝們的小情書)。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