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真

畢業於浸會大學寫作系 寫我所愛.推廣詩詞文化 喜愛古風歌,正在撰寫歌詞鑑賞集 . 窮則獨善其身 - 全職寫作、四處遊歷 達則兼善天下 - 助人安居樂業 . IG: yi.chun.writer 紙言:易真 痞客邦:易真

品嘗記憶中的甜味|雪糕車:香港人的共同回憶|誕生於戰爭中的傳世樂曲|懷舊紅白藍|堅持着寫作

發布於
當雪糕車的樂曲響起,我們便會認得這是香港;我們都品嚐過那份甜,都有着共同的回憶——在這個動盪不安、充滿哀愁的時代裏,這樣的回憶尤關重要。在混亂的世界裏,忙碌的生活中,我努力地抓住了那一點的快樂、打撈起雪糕車的短暫香甜;唯有這些美好,才令我有盼望地走下去,迎接忙碌的一天。

🍦雪糕車:香港人的共同回憶🍦


*非業配文,純粹抒發個人感受*


夾雜在中西文化的縫隙,生活在節奏急速的城市,或許,香港人一直都在思考着「我是誰」這個問題。


文化是一個地方的根,飲食文化更是最與我們息息相關的文化。從1970年開始,雪糕車至現時已經營了五十多年之久,為好幾代香港人帶來無數的珍貴回憶。當雪糕車的樂曲響起,我們便會知道,我們回到香港了,我們都品嚐過那份甜,都有着共同的回憶——在這個動盪不安、充滿哀愁的時代裏,這樣的回憶尤關重要。


夏日炎炎,走在街上,總想吃一些冰涼的飲品或食物。當雪糕車優美的樂聲飄來,我總會上前買一杯軟雪糕。


雪糕車的軟雪糕充滿濃厚奶香及打發後的空氣感,甜而不膩,香脆的雪糕筒又增添別種口感,售價相宜,是我最喜愛吃的軟雪糕。


我也吃過其它或貴或便宜的軟雪糕,但大多不感滿意,因為當中總是夾雜太多水份,奶香不足;即使有其它配料,如水果、朱古力醬、丸子等,仍然不能補償那份最簡單的美味。


多年來,雪糕車只提供四種雪糕,就是這一份執著,才成功建構起一代代香港人的共同回憶。


🍦四種雪糕

  1. 香滑軟雪糕 $12
  2. 果仁甜筒 $10
  3. 蓮花杯 $9
  4. 珍寶橙冰 $9


🍦在農歷新年,會發售草莓味軟雪糕(現在才知道!下年要去試試!)

🍦果仁甜筒及蓮花杯有四種口味:雲呢拿、朱古力、蜜瓜、芒果

🍦蓮花杯的命名:1950年代的雪糕是用澳洲奶粉製成,奶粉供應商的商標是一朵蓮花,會將商標印在雪糕杯的蓋上,故稱


🍦消失的雪糕車?期盼廷續美好🍦


1978年,政府以小販阻街和影響市容為由,停止發出流動小販牌照,同屬無牌小販的雪糕車從此便只能維持現狀14架的規模,所以,我們現在在街上來到的雪糕車,是貨真價實的古董。


由於牌照不能轉換到其它車輛,在歲月的流逝下,車輛亦會逐漸損耗。若政府不重新考慮發牌,恐怕雪糕車的美好回憶也會消失在歷史中。


與其說是阻街,相信大部分香港人也覺得雪糕車是一份珍貴的本土回憶。若有好的道路規劃,重新發牌給數架雪糕車,絕對不會造成阻街,小小的舉動,便可以令所有市民和遊客享受那份簡單而美好的回憶,何樂而不為?


我很希望疫情能快點過去,人們不用再戴著惱人的口罩,並看到大家三五成群,在街上從容地吃著雪糕和小食,展露笑容。


🍦紅白藍的交織.懷舊.香港情懷🍦


「紅白藍膠袋」有着濃濃的舊香港情懷。小時候回鄉,總見人們帶著各式各樣的「紅白藍膠袋」,想必是因為它價錢便宜,卻又輕巧、防水、堅韌;只需將其放在帶有滑輪的小車上,並繫上有彈性的綁帶後,便可輕鬆擕帶體積不同的行李。


現時,人們生活指數上升,都會選擇使用更堅固和美觀的行李箱,大部分行李箱都會有360度的旋轉滑輪,非常方便。「紅白藍膠袋」幾乎絕跡於市,只能偶而在工地或店鋪的遮蓋看到。


除了黑色的窗框,紅白藍三色便構成了雪糕車的設計,總令人感受到那種舊香港的情懷。有時候,緬懷一下過去也能帶給人們種種安慰。


在我來看,紅白藍這三種顏色搭配得非常好:冷靜、深沉的藍色(冷色)+熱情奔放的紅色(暖色)+中和的白色=調和的美


🎵播放《藍色多瑙河》🎵


雪糕車在營業時,總會播放着奧地利作曲家小約翰.施特勞斯(德語:Johann Baptist Strauss)於1867年所創作的一首圓舞曲《藍色多瑙河》,旋律優美,節奏明快,一聽之下令人煩惱頓消。


當甜甜的雪糕在口腔融化時,聽着此曲,我總覺得世界突然變得可愛,充滿美好,好像變回小孩般天真無邪、容易滿足。雪糕與童年不可分割,童年亦充滿單純和美好的回憶,吃雪糕,總能帶給我最簡單的快樂,撫慰心靈。


🎵美好的樂曲:誕生於戰爭時代🎵


然而,我從未想過,這樣美好的樂曲,竟然是因為戰爭而誕生的。


作曲家在創作這首傳世的歌曲時,竟然正值奧地利帝國慘敗於普奧戰爭之時。那時侯,奧國與鄰國普魯士交戰,兩個幾月後已大敗,死了超過 71,000 人,國民都沉浸在一片愁雲慘霧中。


作曲家施特勞斯的朋友──維也納男聲合唱團的指揮赫伯克看到這樣的境況,便鼓勵他寫一首合唱曲,用音樂來鼓舞國人。施特勞斯從未寫過合唱曲,卻很想用音樂來撫慰、鼓舞國人的心。


失去親人,失去家園,人們又該從哪裏找回希望?


施特勞斯朝思暮想,終於在依舊美麗的森林裏、碧波盪漾的多瑙河旁找到希望的泉源,一氣呵成地寫出合唱曲「美麗的藍色多瑙河」;後來,施特勞斯又把它改成管弦樂《藍色多瑙河》圓舞曲,成為一首傳世名曲。


🎵我為何在寫作?🎵


大自然永遠陪伴着我們,呼吸着大自然的空氣,我們的心靈會慢慢地被療癒。


聆聽音樂、閱讀文字也讓人放鬆(於我來說,寫作也會令我放鬆^^),忘卻世間的煩惱,並看到更廣闊的世界:文字、文學和藝術就是有這種巨大的力量——可惜在香港,它們很多時候被認為是無用之物,不能賺錢,實在令我感到灰心⋯⋯


我也不知道為甚麼會堅持在這裏寫作,唯一的解釋是,做任何其它事也不能帶給我這樣的滿足感。


在混亂的世界裏,忙碌的生活中,我努力地抓住了那一點的快樂、打撈起雪糕車的短暫香甜;唯有這些美好,才令我有盼望地走下去,迎接忙碌的新一天。


藉著這些文字,希望大家也能找到生活中那些小美好。


🎵藍色多瑙河:創作軼事🎵


有一天,約翰·施特勞斯回家時換下一件臟襯衣,衣袖上寫滿了靈感突現的五線譜,卻被洗衣婦拿走了。


施特勞斯的妻子發現後,顯得很焦急,卻不知從何找尋洗衣婦的居所,便只好坐著車子到處尋找,奔波了半天,也沒有下落。


在她陷於絕望的時刻,幸好一位酒店里的老婦人把她領到那洗衣婦的小屋。當時,洗衣婦正要把那件襯衣丟入盛滿肥皂水的桶里,她急忙抓住洗衣婦的手臂,搶過了那件臟衣,才挽救了衣袖上的珍貴樂譜,這正是約翰·施特勞斯的不朽名作——《藍色多瑙河》圓舞曲。


*將音符寫在襯衣上真的超酷!可惜(?)現在有手機,不然我也會將文字寫在衣服上哈哈~


🍦關於雪糕車的回憶🍦


🍦童年


幾乎沒有回憶⋯⋯家裏沒錢,第一次吃富豪雪糕,應該是親戚請吃/家庭旅行時吃的,味道也忘記了。


🍦悠閒的司機叔叔


有一次,雪糕車前沒甚麼顧客,司機叔叔便在車內悠閒地看著手機影片;出現客人時,司機並沒有關掉螢幕,在聽着影片的同時,司機便純熟地擠出軟雪糕,並遞給顧客,整個畫面十分和諧。


我突然也想開雪糕車,把吃雪糕的歡樂帶給人們,那種感覺一定很幸福。


*附:


在網上看到招聘廣告,全職雪糕車司機的月薪有港幣$20,000之多,但一星期卻要工作六天,朝10:30晚10:30,幾乎無時無刻都要上班,私人時間也太少了⋯⋯


話說,我從來沒有看過雪糕車有在請人,如果有請兼職,相信應該會引來一大批應徵者(笑)——我也想第一時間走去應徵,可惜我不懂駕車,該是時候去考車牌吧XD


🍦回港後第一時間去吃


兩年前從台灣作交換生回來後,第一時間就到了海港城看海和吃雪糕,真的很懷念雪糕的味道。


那時在雪糕車前拍照(見圖),正值六月炎夏,雪糕已經融化了⋯⋯


🍦停留十五分鐘的雪糕車


疫情令本港遊客大減,上一年,雪糕車經常駛入屋苑,希望可以吸引在家工作的市民買雪糕,此舉亦非常成功。


可惜,我住的屋苑較偏僻,雪糕車很少到來,有好幾次還要在晚上9-10點才來,並只停留十五分鐘⋯⋯令我有點哭笑不得。


~~~~~~~


🎵《藍色多瑙河》歌詞截錄🎵


多瑙河多麼藍、多麼亮,

溪谷、田野,你總是平靜地流過。

維也納要跟你打招呼。

你這銀色的溪流

無論到那裡總教人滿心欣喜

你極美的河岸總教人滿心欣喜。

.

巍峨的古堡一邊俯瞰,

一邊在峭壁上笑著問候你,

陡峭的峻嶺,

遙遠的山景,

都映照在你舞動的波濤上!

.

居於河床的美人魚,

在你流過時喁喁低語。

美人魚的低語,

藍天之下的萬物俱能聽見。

.

多瑙河的波濤,

請在維也納留步。

這城市愛你若此!


🎵台灣的垃圾車🎵


在台灣第一次聽到街上童話般的樂聲,便以為是有雪糕車(笑)。


後來才知道,台灣垃圾車在收集垃圾時,會播放音樂提醒居民。附近的居民每天都會在垃圾車到來的時間等待,一個個將垃圾袋拋到車後(作為香港人,感到有點新奇),也許是台灣人的集體回憶?(沒有冒犯的意思)


或許,每天在街上丟垃圾時碰面,會與鄰居的關係更好(?腦補中)——香港也快實施吧哈哈~


🎵垃圾車常用曲目:《給愛麗絲》、《少女的祈禱》


~~~~~~~


IG: https://instagram.com/yi.chun.writer?igshid=lga4slds26dp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