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5 篇作品累積創作 9769 
王也

民主運動中的階級問題

6月9號百萬人遊行當晚,我借宿在潔平家。第二日一早跟朱濤老師同乘出租車去往大埔墟地鐵站,路上自然免不了聊起昨日的種種見聞。不曾想,司機中途突然插嘴,開始對抗議者大加斥責,說香港人就該好好掙錢,亂鬧下去早晚被共產黨鎮壓云云,逼得我們不得不改變了話題。

王也

民主能不能帶來經濟平等?

(這是一則讀書筆記) 最近在讀Adam Przeworski老爺子2010年的書"Democracy and the Limit of Self-Government",發現他在第四章中對民主和平等之間的關係進行了非常有趣的探討,在這裡跟各位分享一下。

王也

怎麼才能讓獨裁者放你出國

如果你是某個獨裁政權下的一名異議分子,那麼被遣送出國大概是你最為理想的結局之一。一方面你能在安全無虞的條件下繼續宣傳自己的主張,並收穫國際社會的廣泛讚譽;另一方面你可以積蓄力量,招攬門徒,一朝時局有變,立馬坐個罐頭車回國化身革命導師。然而,這一切的前提是,獨裁者願意放你出國。

王也

獨裁者維繫統治的秘密——當代視角下的威權主義理論

在討論威權主義研究在今日政治學中的發展之前,我們首先應當釐清「威權主義」(Authoritarianism)這個詞的來源為何。今天我們講到威權主義之時,大多數時候所指的只是民主國家的反義詞。但在歷史上,人們表達同一概念的時候,更常用的術語其實是「獨裁統治(Dictatorship)」。

王也

非民主國家的憲法有什麼用?

在很多出生於民主國家的人眼裡,非民主國家的憲法和法律不過是一堆“橡皮圖章”。既然實際上一切都由那位“Big Brother”說了算,各種規章制度還有什麼意義?毛澤東那段很著名的話,似乎也支持了這一觀點:“我們基本上不靠那些(指法律),主要靠決議開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