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6 篇作品累積創作 15944 
yeyzh6

想得偏不可得:高等教育的负向选择

(搬运自我的个人公众号,因为和两位朋友轮流写作,所以文风常有差别。) 引言 “负向选择”这个词是在大二夏天的统计课上第一次听到的,至今记忆犹新。我还记得梁老师的感叹,“也许人生中一切的被动选择都是负向选择吧”。

20
yeyzh6

一分千人:大学扩招如何左右教育不平等

引言 每年一度的高考寄托着中国人太多的情绪,曾经的学子在追忆往昔,考场上的考生则神经紧绷,而场外的家属总抱着满怀期望。国人之所以对高考如此着紧,很大一个原因是高考是目前影响个人社会流动的最重要的制度之一,也正因为如此,高考的公平性牵动着我们的心思。

yeyzh6

先射箭,后画靶:美国精英大学如何维系教育机会不平等(1972-1992)

【本文搬运自我和几个朋友的公众号】 1.引言 每逢高考季,我们总能在不少高中或新闻里看到一句标语“没有高考,你拼得过富二代吗?”这仿佛给了我们一个期许:你在高考很有机会拼过富二代。

yeyzh6

瞎扯一下微信封号

自去年反修例事件以来,我的微信账号已是第五次被暂停使用了,再往前也有零散几次,时间从一日到两星期不一。苦中作乐,思考一下微信封号的机制,明面上写的是“涉嫌传播恶性谣言”,但我清楚自己一直有fc的习惯,至少是不会转fake news的。

yeyzh6

双黄连治nCoV,真的是个笑话吗?

大家都很容易看出两个逻辑,针对药物快了->光发布研发进程即可稳定民心;针对药物暂时瓶颈->找一个别的无害且增强抵抗力的药物稳定民心。所以说双黄连有用并不是一个好消息,这意味着对nCoV还是处于生死有命的阶段,没有针对药物,还是得靠抵抗力扛。

yeyzh6

作为一种正当化手段的定量社会调查及其背后的“科学至上主义”

当今的潮流似乎是写东西总要夹带些数字,最好这些数字还是所谓的“统计数字”,最好这些“统计数字”还是你独家收集的,仿佛如此,写出来的文章便专业可信,独家权威。但是真的如此吗?在我看来,这只是在“科学至上主义”色彩下,将定量社会调查当成了一种正当化自己论断的手段而已(本文的社会调查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