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Y手作小人物

生活即是藝術,享受生活,分享自我

聲音的故事| 成長中的困擾

發布於
修訂於
有一雙過於敏感的耳朵,不知是優點還是缺點....

在我成長的生活中,有一雙過於敏銳的耳朵,無論在人煙稀少的地方,或是人山人海的環境,只要一放鬆,許許多多奇特的音頻就會傳進耳朵,無論是人聲或是環境裡的特殊聲音。

在國小時期,因為父母忙碌,成為一個鑰匙兒童。回到家也就是桌上的餐費與搖控器。

因常常獨自一人在家,所以電視時常是開著。某次的機會,看到了電視在播放恐怖的電影,就是俗稱的恐怖片,一開始是害怕的,但因為有緊張氣氛,所以感受力是被刺激的,但看多了,也會麻痺。與同學去看人生第一部電影院的恐佈片,印象非常深刻,叫”X子“。是部日本電影;在現場看時,我環繞週圍及我的同學,我發現她們一看到緊張的畫面,手不自覺會擋住眼睛,但對我而己,不知是不是在家看了不少恐怖片,都沒什麼感覺,只知道當有人尖叫時,我會大笑。因為不理解為什麼她們看到恐怖畫面會尖叫?所以從那時開始,恐怖片對我而言就是看喜劇的心情。

也許是自己膽子較大?或是已經麻木了?其實不是恐怖片讓我麻木。而是我的生活常常有恐怖片的場景。

說幾個我生活中,有趣的情況吧。有次我在家裡看著一部恐怖片,我正坐在沙發上專注的看著影片內容,突然耳邊傳來一個很特殊的音頻,這音頻比較像收音機要切換的雜聲,過了一會,壓壓耳朵,以為是耳鳴,過了不到一分鐘,感覺身邊似乎有什麼東西,因家中是無人的,餘光看了一下旁邊,呵呵,好奇真是害慘了我,那餘光看到一個人,穿著紫色服裝,筆挺的坐在單人沙發上,哇賽。。以往自己在家看到都是黑色影子閃過,都以為自己飛蚊症,沒當一回事,結果從此時開啟了特殊的視覺與聽覺。

我第一次將這事跟我的母親說,我母親沒有做任何回應;但就在過一週後,我母親跟我說,她有跟我父親說這事,因為我父親跟整棟鄰居愛聊天,將這事問了一下鄰居,得到一個驚人的訊息。原來在很早之前,這棟公寓就有一些事情發生,而這事件的角度其一就是穿紫色服的,嚇到我家人們。

在家中經歷過這事之後,也開啟了特殊生活,一開始是很害怕的,只要耳朵聽到了一些特殊音頻,接下來眼前的畫面,比恐怖片還要恐怖。當然事後,還是有副作用的,就是頭痛。只要一到特殊的節期,例如七月平安月或是每個社區辦大型的拜東拜西儀式,都會讓我冷汗直流。

不過這個特質,也有好處,讓我學到遇到什麼事,都能處變不驚。怎麼說呢,例如在學校宿舍,跟同學走到一棟宿舍時,耳朵收到特殊音頻,我慢慢的抓住同學的手,用極為小聲的聲音告訴她,前面有個洗手台,等等靠圍欄走,不要亂看也不要出聲音,一開始同學一直盯著我,一直追問為什麼,我說照我的方式做,離開這區後,我再跟她說;走著走著過洗手台後,我們倆就像是壁虎一樣,貼著圍欄邊邊走,雙眼直盯著前方的路。直到走到音頻聲沒了,我才用力的吐出氣,這時我同學就一直問,怎麼回事,我告訴她在洗手台那區,有透明的物體一直站在那面向著洗手台方向。同學聽完後,那驚恐的睜大眼,告訴我以後再也不陪我去那裡了。我笑著對她說,不知者無事,別擔心。

因這事傳開到同年級的各班級裡,有些人下課後,就會很好奇的要來討聽特殊故事聽,但我提醒她們一件事,當現場有人在講恐怖故事時,會吸引不該來的一起聽。建議她們不要隨便好奇。她們聽到這事就離開了。不過同學想住校外看房子時,會拉上我,要我去看看有沒有什麼特殊情況,我無奈的說我並不是法師好嗎?

之前有些長輩知道這事,覺得是什麼八字輕才有這樣的體質什麼的,但事實上這跟輕重沒有太直接的關係。我也懶的向長輩做任何回應。

最前面有提到,我母親很早就知道我這樣的體質,她帶我到教會,直接請牧者禱告後,並宣告耶穌基督的寶血遮蓋,一隻大手用力壓住我的額頭;很奇妙的,漸漸的我眼睛很少看到不該有的畫面。不過只要環境開始大規模的拜東拜西儀式,我一定立刻馬上快步離開。因那是一種窒息感。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