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如是

少时壮且厉,抚剑独行游。谁言行游近?张掖至幽州。饥食首阳薇,渴饮易水流。不见相知人,惟见古时丘。路边两高坟,伯牙与庄周。此士难再得,吾行欲何求?(陶渊明诗)

陈晓雷导演《王阳明》观感之二

發布於

@亲情还是最能感动人。父母对子女的爱,是毫无疑问的真爱。但成人对父母的爱,却容易慢慢变得冷却淡漠而流于形式。怎么办呢?礼法如何不断召唤起这种亲爱,并且如何让这种亲爱不成为伤害人的东西,这是维系儒家家庭宗教的根基所在。

@龙场悟道:身处天涯海角偏僻蛮荒之地,不可能做需要信息和学术交流高度发达才能做的学问,不可能做时尚的学问,也不可能做需要大量实证和考据博采众长的蜜蜂采蜜的学问,只能学阳明在石棺中冥思苦想的宗教悟道的内省学问,或者就地取材做一点零敲碎打的学问。

阳明通过对正统圣学重新解释,虽被部分人认为离经叛道,但终究凭借其奇迹般的事功和精湛动人的讲学,吸引弟子和同道,获得了广泛而深远的认可。当今之世,信息爆炸,早已不是那个信息闭塞的贵州龙场,也不是海禁初开仍昧于世界大势时期的西樵山(康南海三湖书院),只能以一种具体专深的学术形式去探索天下大道。否则必被视为大言炎炎的民科野狐禅。

学问是解决当代问题的,如果能有效解决当代思想中的诸问题及更深层次的学术和信仰问题,才是证道的试金石。当年王泰州先生能于眉睫之间醒觉人最多,闻者爽然,值得效法。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