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渡

零八宪章首批签署人之一,中国社会运动、网络自由观察者。

被排斥的武汉人: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哭

發布於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哭

无缘无故在世上哭

在哭我


此刻有谁在夜间某处笑

无缘无故在夜间笑

在笑我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走

无缘无故在世上走

走向我


此刻有谁在世上某处死

无缘无故在世上死

望着我


----里尔克《严重时刻》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爆发后,非常时期普通人对于病毒传播和高风险人群的担忧可以理解,但在现实中却出现了对武汉人、湖北人“污名化”甚至各种排斥、歧视、道德绑架过度管控的情况。如“不欢迎武汉人及鄂A车牌车辆”的标语,把外出旅游的武汉人、湖北人赶出入住酒店让他们在凄风苦雨中流浪,甚至有人叫嚣要对武汉屠城。


与之相反的是那些经常被我们敌视的国家。自从确诊感染个案后,日本厚生省每天都开“吹风会”公布最新信息,涉及病毒感染患者部分,不公布国籍,只写“居住在武汉市的旅客”,对此,厚生省官员表示“国籍与疫情二次扩散无关,从尊重患者的角度,不公布国籍”。


成都市委托日本伊藤洋华堂购买一百万口罩,对方在日本采购后却不收钱而是捐赠。就是这家伊藤洋华堂的成都公司在几年前的成都反日游行里被那些叫嚣”宁可华夏遍地坟,也要杀光日本人“的”爱国群众“严重冲击,损失惨重。


排斥武汉人、湖北人歇斯底里的可怕狂热,在极权社会里产生是顺理成章的事,既然不敢直视权力制造的灾难,漠视个体权利,就只能转换为地域歧视、以邻为壑的歇斯底里。这样的群体性恐慌或者说全民性的歇斯底里其实每每以各种形式上演,从义和团、反日游行到今天的以邻为壑。



令我感对欣慰的是这世界不只是只有歇斯底里,仍然有人性的闪光,这几天在微信群里、朋友圈中铺天盖地的大量公民自发捐助物资救援湖北。然而可悲的是,极权政体即使在灾难中仍然排斥、打压民间社会的自我组织、自我救助。


八人封嘴,一国封城。灾难并不可怕,可怕的不敢直面极权使灾难无限扩大,致使灾难周而复始。大国之所以为大,不在于其自我吹嘘的多少个自信,而是因为尊重自由、保障自由、符合普遍人性的的现代文明普世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野渡:开始封口,最后必然封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