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an

日常摸鱼

瘟疫似乎要告一段落了

發布於

最先是从小县城开始的,3月中,甘肃刘家峡,小城里已经没有人戴口罩了,黄河沿岸公园里尽是三三两两散步踏青的人。但是兰州这样的大城市还是绷紧着一根弦,市场和公园只对本地人开放,有些小区用共享单车垒出一堵墙来阻挡通行,巷口有戴红袖套的居委会大爷大妈呵斥人们打开手机检查通行码。但即便不说,也没有人认为这是长久之计。早晨拉面店外已经排出了长长的队伍,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只是稍稍拉开一点,过去的日常状态好像马上就要回来了。

4月底,浙江丽水,安装在巷子口阻挡人们通行的铁网被人剪出了一个规整的正方形口子,不时有小区里的人探出头来观察街上的状况,也有快递小哥将外卖从开口外送进去。街上戴口罩的人越来越少了,而出门散步的人越来越多了,饭店、食铺、街头摊贩开张了,夜宵档坐满了吃客。没过多久,巷口铁丝网的一边被人给扒出一个仅供一人出入的豁口,随后几天,这个豁口越来越大,直到整张铁丝网都躺倒在了地上,被过往的行人踩得平贴贴的。这显然是被默许的,或者起码是不便明说的默契。五一前一天,所有的小区的关卡都撤了,铁丝网的残骸也一并被收走了。

官方仍然没有宣布瘟疫的结束,也不便宣布。但人们从新闻报道的迹象里觉得无需担忧了,5月底要召开两会,这是一个相当积极的信号。当一些人正在为五一假期谋划出行旅游的时候,他们大都收到了单位(一般指公营机构或政府部门)通知,有的语气缓和,有的态度暧昧,总的来说,就是阻止人们在五一节去外省旅游,并提醒人们不如实向单位申报可能面临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实际上这样的忠告既流于形式也无法追查,只能看作是官僚主义的最后反扑。风险仍然存在,这几日,但凡从广州、深圳、黑龙江和内蒙回乡的人仍然被要求强制隔离和咽拭子检测,同时出行码也会变成醒目的红色,只有在通过检测之后,才可能恢复让人放心的绿色。

大体上,人们开始齐心协力reopen了,公益广告呼吁人们不要松懈,要戴口罩,但并没有强调需要social distancing(这个概念在中国一直没有流行起来),现实是,人们已经脱掉了口罩,并开始拥抱往日的生活了。大的概率是,出行码将作为一种强有力的措施而被保留下来,个人的流动将在统计意义上被严密监控,必要的时候也可以落实到具体的个人,这一新常态是否会长期存在还有待观察,但一定会催生出一些新的需求。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