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

无业游民,社会闲杂人员,朝阳群众帮扶对象

只要是国家主义,就一定反社会

我不拿别的比,就拿2003年的SARS之役比。该役也不是没有失误,否则不会撤张文康和孟学农的职。但终究将病毒堵死在广东省和北京市,没有流毒全国,更没有延烧全世界。十七年过去,理应做得更好,损失更小。拿不明病毒没经验来辩护,岂非自欺欺人?难道当年SARS就是已明病毒就有成功经验?还有什么可说的?

其实,那些吹鼓手们不是不知道没法跟十七年前的SARS之役比,不是不知道四万外省医护援汉前武汉人民地狱般的日日夜夜,不是不知道武汉那么多惨绝人寰的人道悲剧,不是不知道全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付出的高昂代价,但他们还是要昧着良心做吹鼓手,在同胞的尸骨堆上献媚而公然鼓吹“恃君”,同时嘲笑邻居救火姿态不合其审美偏好,他们就不怕武汉那么多冤魂会半夜敲响其家门?

我这说的献媚者,包括了所谓儒家学者秋风。他抱怨那篇鼓吹恃君的马屁文被主流媒体人拒稿,倒让我略感欣慰,可见主流媒体还有良知在。




我当然认为国家必须有组织力。国家没有组织力,必是失败国家。生活在这种失败国家是可悲的。但国家组织力重要,社会的组织力更重要,国家组织力必须建立在社会组织力的基础上,必须以尊重、保障社会组织力为己任,而不是反过来,以遏制乃至扼杀社会组织力为己任。正常国家必是社会为本、国家为用,反其道而行之,国家凌驾于社会之上,这样的国家必沦为马恩所说的“祸害”、“毒瘤”。而在当下中国,到底最需要社会组织力,还是不以社会组织力为基础的国家组织力,答案显而易见!

只要是国家主义,就一定反社会。把社会当无机物,把亿万人当无机物,因而自身不可能组织力,只能由圣君来组织,由国家来组织力。这种反社会、这种对社会的轻贱,是我为什么讨厌国家主义的根本原因。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