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主頁

創作了 14 篇作品累積創作 20896 
笑蜀

作为一个爱国者,我必须说我很看不起离岸恨国主义

有离岸爱国主义,也有离岸恨国主义,二者是一枚硬币的两面,都让我看不起。我尊重去国,包括尊重在情感上割断对故国的眷恋。这是个人选择,不可强求,无可厚非。但发展到离岸恨国的程度,一朝离岸即高人一等,整天以最恶毒的语言咒骂中国人,什么支那猪,支那蛆,这就简直太变态了。

笑蜀

承平太久决非民主国家之福,今次危机我看未必是坏事

说实话,民主制度下的分散决策、共识决策,确实不利战时状态。从承平时代的分散决策、共识决策转到战时决策,危机不深化到相当程度、共识不凝聚到相当程度,是无从实现的。这种社会动员上的问题,并非今次,从来如此。而今次既有传统动员问题的困扰,也有大民主必然导致的民主品质的退化、尤其当政者素...

笑蜀

只要是国家主义,就一定反社会

我不拿别的比,就拿2003年的SARS之役比。该役也不是没有失误,否则不会撤张文康和孟学农的职。但终究将病毒堵死在广东省和北京市,没有流毒全国,更没有延烧全世界。十七年过去,理应做得更好,损失更小。拿不明病毒没经验来辩护,岂非自欺欺人?难道当年SARS就是已明病毒就有成功经验?

笑蜀

虚假绝望根本就是一种病,而且病得不轻

哨音一文接力转发大赛规模空前,而且创意无穷,简直升级成了一场网络创意大赛,成了一场羞辱网管的集体狂欢。其对专制的集体抗议意味如此明显,偏有隔岸远观者要矢口否认,轻佻地归为无力、无意义的文字游戏。这跟他们当年对柴静引爆的雾霾议题的否定,对财新疫情真相报道的否定,对方方疫情日记的否定,如出一辙。

笑蜀

短论:方方争议之我见

始发微信朋友圈和脸书。整合如下: 1、这国当然不缺比方方、比柴静、比炎黃春秋、比李锐和赵紫阳更正直更勇敢个人代价也更惨烈的仁人志士,而且,他们很多是我的兄弟和战友。我对他们从不吝惜我的赞美和敬意,并且从不吝于力所能及地给他们以最大臂助。但同时,我也决不因此而轻看方方、柴静、炎黃春...

笑蜀

【旧文重温】中国的中间社会站出来

【说明:本文始发于2013年7月31日BBC中文网。其时许志永及其同仁、郭飞雄及其同仁皆已身陷囹圄。笔者于许志永被抓前一周入京,目的即是与企业家王功权一起筹备舆论救援许、郭。救援许、郭期间写出本文。本文发布四天后,笔者即在北京被抓,由北京国保移送广州国保,押回广州关押。

笑蜀

我为什么要驳张雪忠之财新不应是点赞对象论

1、【驳张雪忠之财新不应是点赞对象论】南周被庙堂中的肉食者极度衔恨时,他们在江湖上以这种恶意揣测的箭射向南周;当炎黄春秋杂志被庙堂中的肉食者极度衔恨时,他们在江湖上以这种恶意揣测的箭射向炎黄春秋。南周被整肃和炎黄春秋被整肃终于遂了他们的意。

笑蜀

全能政府的阿喀琉斯之踵

笑蜀:看似强大的全能政府体制,每当遭遇疫情、地震这类突发性重大灾害时,却往往漏洞百出,这是因为全能政府总是长于统治而拙于治理。2020年02月04日 11:49 独立时事评论人 笑蜀 为FT中文网撰稿武汉疫情防控的失败是全能政府的失败武汉新冠病毒引发的疫情最后何等走向尚难断言,但怠政坐失疫情防控窗口期,已是无可讳言。

笑蜀

談李文亮最後的抉擇──滿屏的網路國葬,是否正推著中國轉向?

體制給他這最後的一擊,終於令他在最後時刻徹底醒悟。作為共產黨員居然未經組織批准,就接受了典型「境外媒體」的《紐約時報》採訪,他在最後一刻回到了自己的本心。這一點是官方無論如何都要刻意迴避和遮蔽的。體制要他生是黨的人、死是黨的鬼,只是夾雜幾千萬人哀號怒吼的衝天海嘯,已撲面而來。

笑蜀

武汉封城与极端政治

中国政治最大问题是政治社会生态的长期失衡,是极端政治,这一点,震惊世界的武汉封城,可能是最新佐证。迫于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疫情来势凶猛的压力,1月23日凌晨两点,武汉官方突然颁发封城令。随即,封城模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扩展。不到两天时间,湖北已有13城封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