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馬

希望能在一个免于恐惧的环境下畅所欲言,且保证一定的讨论质量。尽量不仅仅做就事论事的争论,努力走从现象到概念的思考路径。

你相信光吗?

發布於
“看个奥特曼还看出优越感来了?中国的战斗英雄还不够你看的吗?” 十年后某爱国小将对着能看到奥特曼剧集的小朋友酸道······

最近讲述朝鲜战争的主旋律电影《长津湖》上映,在中国票房表现还不错,在中美敌对的当下,“抗美”题材还是非常受欢迎的。然而这次与以往不同的是,几乎所有质疑长津湖战役真相,质疑朝鲜战争官方叙事,甚至对电影本身的还原度的质疑都遭到了封杀和打压。最夸张的是一名名叫罗昌平媒体人因为质疑朝鲜战争的正义性而涉嫌触犯“英烈法”。

再播送一条旧闻。前一阵中国以内容过于暴力为名下架了一些动画片和电视剧,其中陪伴过无数人童年的迪迦奥特曼也位列其中。虽然这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新闻,但是其荒唐程度也足以让人摸不着头脑,而民间舆论对于这件事的讨论也远远超过了奥特曼本身,各其中不乏对下架奥特曼这一行为的嘲讽。不知是不是迫于舆论压力,各大影音平台又把奥特曼重新上架,但是删去了一些片段,放上去的是阉割版。

虽然政治对文化产品的审查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是看到这两条消息,还是不禁让我感到如今中国对大众文化的钳制已经到了荒谬的地步——大人不能质疑“战斗英雄”,孩子不能欣赏“宇宙英雄”。

不能质疑官方树立的战斗英雄容易理解,但下架奥特曼到底是为什么呢?真的是因为太暴力吗?作为童年时代奥特曼的粉丝,我想多聊几句。

战斗场面是手段,传播价值才是目的

小的时候经常听到家长们对奥特曼抱持负面的态度:

“不要学习里面打打杀杀的!”(同样是邪恶的侵略者,杀日本侵略者就应该被倡导)

“不就是正义战胜邪恶吗?没啥营养,多看点涨知识的东西多好”

“小日本的东西有什么好看的,多看点中国的东西”

“都是瞎编乱造的东西,还不如多看点真实的英雄人物故事”(比如语文课本中那些牺牲的小英雄)

我小的时候其实并不把这些话放在心上,看着奥特曼画册和剧集,对奥特曼招式的研究和对怪兽的威力比较才是最吸引小朋友的部分,对这些眼花缭乱的绝招的着迷早就盖过了家长的唠叨。

然而,等我长大以后再回过头去看奥特曼系列,才发现它真正的价值并不在于这些打斗场景,更为重要的是它对孩子们的价值观的影响,说白了就是“正三观”

首先,我认为奥特曼给孩子最大影响在于建立孩子常识性的朴素正义观。诚然,现实世界是复杂的,也并不是非黑即白的。然而对于孩子来说,首先理解“正义应该战胜邪恶”,“侵略和恃强凌弱是不正义的”这些信念和道理非常重要。更为重要的是,这个正义观不是建立在某个国家的基础上的,而是建立在人类共同体基础上的,是人类所共有的价值。反观官方树立的榜样都是什么样的呢?为了祖国牺牲个人,这些人物的正义性大多是建立在国家立场上的或某政党的立场上的,而且血腥暴力恐怖不输奥特曼。更吊诡的是,奥特曼是用虚构和略显粗糙的方式表现真挚的情感和道理,而官方树立的这些榜样们的故事,是在用非虚构的方式传播谎言和粉饰惨剧。

其次,有了基本的正义观还不够,维护正义需要的是力量和对抗邪恶的勇气,奥特曼贯穿始终的主题就是勇气。再进一步,奥特曼中所突出的勇气源于善良以及对人类与地球的爱,而不是恨。反观那些在抗日神剧熏陶下长大的孩子,从小就埋下了“勿忘国耻”,“杀光小日本”的观念,再配合上近代史的屈辱史观,其结果却是用对他者的恨来激发对祖国的爱。然而这种畸形的“爱”是不会培养出什么真正的勇气的,他们只会依附在绝对权力的羽翼下恃强凌弱。

当然,奥特曼的正义观并不是非黑即白。并不是所有怪兽都是坏蛋。也不是所有怪兽都要赶尽杀绝,这里就不展开了。

奥特曼并不是无脑热血动作片

奥特曼作为宇宙科幻特摄剧,其中参半了许多对人类共同面临的严肃议题的探讨。

奥特曼中出现的怪兽,大体上可以分为宇宙怪兽(或宇宙人)和地球怪兽。前者往往是为了征服地球而来的侵略者,而地球怪兽的现身大多是因为人类的活动和对环境的破坏惊扰到他们——比如对矿藏的过度开采,飞机场的噪音等等。这里所传达的观念就是:破坏环境所带来的后果必将由人类自己承担,实际上是要教育小朋友保护环境,热爱大自然。

实验室中被合成的,猪笼草和动物的合体怪兽雷奥格

此外,还有关于科学伦理的探讨。记得有杰克奥特曼中有一集动植物合体的怪兽,这个怪兽是由一个科学家在自己的实验室中制造出来的。这个科学家并没有想要用怪兽征服地球,他只是把他的研究看作自己的孩子一样。然而他并没有顾忌什么科学伦理,也没有考虑后果,最后这名科学家被自己制造出来的怪兽喷出的藤蔓所吞噬。

党国大还是人类大?你必须做出选择

总的来说,封杀迪迦奥特曼等“带有暴力内容”的文化作品,并非是官方反感奥特曼中所提倡的价值观,也并非真的因为奥特曼很暴力,而是因为他们阻碍或干扰了官方灌输基于党国的正统价值观,这些不受官方”指导“的作品的存在是对大众注意力的争夺。在这场注意力争夺战中,对于宣传部门来说最根本的一点是要保证在面对是非判断的时候,就算是孩子也要优先用党国倡导的价值观判断是非:当党国的利益与朴素的正义感发生冲突的时候,要保证党国的正义观压过人类所共享的正义观。

照这个节奏,我怕啊,十年之后真的看个奥特曼都要翻墙。到时候能翻墙看奥特曼的孩子会被爱国革命小将酸:“看个奥特曼还看出优越感来了?中国的战斗英雄还不够你看的吗?” 被酸的小朋友却反问道:”你相信光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言起教育】意识形态教育——不是洗脑而是从零塑造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