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爱遛弯

玩家/行者/键人 高校在籍,心不安职;母亲在任,惟愿孩子行路万里、识人无数、过好一生。

没有大峡谷的科罗拉多(1)

2020年夏季美西自驾37日之科罗拉多纪行。“寻亲记”+“独行记”

美西37天,除了最爱的犹他,驻足最长的便是这个州了,旅程一周在疫情期间算奢侈的了。长到果爸忍不住发牢骚:啥时候才到大峡谷?(是的,还有人不知道大峡谷在亚利桑那,请脑部果妈当时的愕然和无语,宝宝心里苦啊!)对果妈而言,7天走马观花都不够,没能坐上皇家峡谷号火车和乔治镇Loop,Mountain Evans 景观公路、登山博物馆、Coors啤酒厂、Children’s Museum暂时关闭,留下诸多重返的理由(虽然不知猴年马月)。

   7.5 Grand sand dune national park--George town 宿洛基山国家公园营地

起床后果宝和邻居小伙伴在儿童游乐区玩到舍不得分开。她们一家今天要去附近徒步,我们去大沙丘国家公园。十年修得同船渡,这是前世多少年的缘分,才会让我们今生在这里相逢?果宝把剪纸送给她们作为纪念,双方依依惜别。

猛犸洞国家公园留下的心理阴影还未散去,果妈暗自祈祷大沙丘一定要给点力。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两边荒漠风光类似于新墨西哥州,只是多了连绵起伏的群山。还没到景区入口,远远地望见沙漠优美的曲线如油画般展现在眼前,忍不住停车歇歇脚。果爸果宝兴奋地跑到路边的沙棘地,遍布着一丛丛的球形仙人掌,黄色的小花煞是好看,俩人还恨不得找条响尾蛇才好。只是乐极生悲,一不小心果宝踩到仙人掌,立马痛得哇哇叫。果爸只得背上小情人到路边,果妈睁大眼睛一根根把她洞洞鞋底的刺挑出来,但还是有几根短的漏网之鱼。这双Marshal买的Crocs劳苦功高,除了去奥兰多玩,几乎每天都穿,鞋底磨得很薄了,回国之前她还舍不得扔掉。

没多久就到了景区入口,第二次用果宝的四年级年卡。服务中心已关门,但有工作人员在门口解疑答惑。门口只有简易厕所,异味可想而知。没提前做功课,不知还可直接开车到沙漠脚下,而且那边还有国家公园的露营地并未关闭,而且还有淋浴卫生间。早知道应该提前多刷刷,试想一下,傍晚过后,大漠人稀,入夜后繁星闪烁,如梦似幻。公园还组织夜里徒步观星活动,并未因为疫情中断,只是需要提前申请PERMIT。我们从服务中心背面走小路,向着远处的连绵沙漠进发,一路沙棘丛生,黄花满地。果宝的洞洞鞋还是不舒服,加之一路毫无遮挡,走了一会便宣告投降。果爸带她返回门口,果妈孤独前行。看着很远,其实没多久便到了。很多游客带着滑沙板一路跋涉到山腰,再享受几秒钟飞驰滑下的酸爽。果妈连走到滑沙处的欲望都没有,关键是腿脚不给力,越到近处望山跑死马的无奈更强烈。心中安慰自己,之前在美奈白沙滩也差不多是这种风格,即使租了滑沙板,果宝也决计不肯爬上爬下享受骄阳炙烤。饶是如此,大漠的景致还是极好,纯天然没有商业污染,270度无死角,尤其当云彩不停漂移,在不同山脊打下自然的光影时,令果妈忍不住像个二哈一样兴奋地转圈圈拍全景拍自拍。看到附近有停车场,心下后悔不迭,想给果爸打电话告知开过来玩沙子,结果一点信号都没有。于是原路返回到服务中心,一路还是没信号,到停车场不见车子踪影,估计果爸已经带果宝去了山脚下。向工作人员求助,打电话给果爸,结果那边也没信号。这下算是走散了,硬着头皮走另一条TRAIL去山脚“寻亲”吧,结果没走几步看到沿途标牌上警示有熊和土狼。虽然概率不大,但就怕万一不是!走到主路上想搭个顺风车,居然胆怯不敢伸手做那个经典搭车手势了。悻悻返回,左右为难,干脆原地等候。好在没多久熟悉的车又回来了,父女俩果然也去了山脚,小家伙也算是玩了沙子。

离开大沙丘,我们没有原路返回走右边经科泉去洛基山国家公园,而是走左边半个圈,正好经过GORGE TOWN,也算是一日打卡两景点。途中植被越来越丰富,有些观景台可稍作停留,有标志牌讲解修建公路、铁路的历史。在某个路边停车小憩,走小路下到小溪边,终于有山有水了,与新墨西哥风格迥异。戏水半晌,不说赶路的话,果宝能玩到天黑。果爸却是心事重重,愁容满面,原来过隧道时已经发现车子右边后轮有异响。终于开到乔治镇,本想找个修车厂,却发现是痴心妄想。首先这天是周末,而且到的时候已是傍晚,人老美才不兴996。问了位男士,结果他也是游客,但他只能建议找AAA道路救援。果爸反复检查,听声响,横下一条心先到目的地再说吧!虽然心里有了疙瘩,但仍不妨碍我们在这个满是维多利亚风格建筑的小镇打卡。小桥流水,文艺小店,有点丽江的感觉。可惜小火车已经下班了,只能望着高高的山间木桥铁轨挂个眼科,想象复古小火车在林间突突突吐出白烟的情景。

离开乔治镇,天色已经渐黑,离露营地却还有好远。经过一个boulder镇,停下去超市买了点食材。一路饥肠辘辘,只吃了点零食,途径快餐店居然都打烊了。到10点多才进入国家公园,黑黢黢的夜里,找露营地又花了不少功夫,好在国家公园露营地预订的时候已经给了编号。对了,疫情期间,进入洛基山国家公园除了门票以外,还需要提前花2美金买进入许可,已预订营地了则不需要。果妈很不厚道地想,这里要想逃门票也太容易了,晚上工作人员下班后开进来就是了。只是美国是个信用社会,而且年卡也不过80刀而已,而且管全车人,真心犯不着。至于国内,门票+区间车动辄300以上,一家人玩一个景点就得上千,两相比较,唯有呵呵了。扯远了。此时果宝已经睡下,果妈一边呼哧呼哧打气,一边暗自在心里向左右邻居致歉。这天月亮挺圆,果爸仍然做了晚饭(更确切的说是宵夜),果妈吃了包泡面,把食物全部放到防熊专用箱,困极睡下。老天保佑,车子哐当哐当,菩萨保佑我们安然无虞到达。公园里面有shuttle bus,至少明天可以暂且放下一切,专心享受大自然的美景了。

   7.6 洛基山国家公园徒步,宿营地

经过一夜修整,钻出帐篷,发现营地群山环抱,最高的几个山头还有皑皑白雪,倍感惊喜。这里虽不如加拿大的班夫出名,但它毕竟是曾经无数次出现在电影中、小说中的洛基山啊!终于近在咫尺!营地像个小村庄,早上晨雾缭绕,遛狗的,骑车的,做饭的,一派祥和。我们离卫生间很近,有sink可以洗碗。附近防熊的标志随处可见。旁边一家有车顶帐篷,好怀念自家的那顶。左边邻居正在收拾(果爸很八卦地指出她家男人在车里一动不动,所有行装全是她一个人忙里忙外,言下之意呵呵),和她闲聊了几句,性格很好,非常热情推荐了徒步线路,也就是我们今天要去的四湖这条线。

因为国家公园营地太过走俏,果妈刷了好久,好不容易刷到连续两晚,但今天的地点在别处,好在没几步就到了,气垫也不用收拾,父女俩直接把帐篷一并抬了过去。吃过早饭装好路餐,去营地服务中心拿地图,被告知景点附近停车场已经停满了,只能坐摆渡车过去。等车的功夫看到附近还有露天电影院,只可惜疫情期间不开,没法体验在营地看电影的感觉了。从营地不能直接到第一站熊湖,而是到一处停车场转摆渡车,有专人指挥,限制人数,间隔就坐。沿途会经过好几个停车点,都是不同的徒步线路,可长可短,老少咸宜。我们到最后一站bear lake才下。

今天的行程特别简单,就是四个湖依次打卡,难得有这么悠闲的时光,车子正好可以休养一天。这四个湖依次为bear lake-nymph lake--dream lake--emerald lake,中文叫熊湖、仙女湖、梦幻湖,翡翠湖,距离分别是0.5、1.1、1.8迈,乘以1.6貌似也不远,但因为不断爬升,还是有点小累。熊湖360°有环形步道,不停歇的话十分钟便可环湖。右侧有一条路可通向山顶,果妈有贼心没信心,还是作罢。如今回想起来,四个湖各有千秋,相比较而言,熊湖算是最普通的,但因为是第一个打卡的,当时也乐在其中,忍不住到湖边的枯树、巨石边玩耍片刻,而且在这里看到了天空中漂过五彩祥云。树林间有大牛们背着登山设备,我们眼拙不知,还纳闷为啥背那么大那么沉的床垫:)

仙女湖的特色在于湖面漂浮着大片大片的莲叶、浮萍、小花,还有远处山峦的倒影。一只鸭妈妈带着一群小鸭子不时滑过一片涟漪,后又在枯木上晒太阳,任由游客拍照,想睡就睡就游就游,果宝蹲着静静欣赏这和谐的亲子画面,直到一家子潇洒游走。有只BLUE JAY和花栗鼠居然玩起了躲猫猫,你追我跑不知多少个回合。我们不舍美景,干脆在岸边找个僻静的地方吃了自带的盒饭,快哉美哉!

仙女湖到梦幻湖一路攀爬,小径没有修成国内那种整齐划一的漂亮栈道,而是尽量保持天然台阶。越往里水声越来越大,有几处雪堆可以玩耍,没曾想大夏天的可以和雪如此近距离接触,穿着短袖抓雪不要太爽!沿途很多花栗鼠穿来穿去,鼓着腮帮子的样子令人忍俊不禁。公园内到处都有标志提醒游客不要投喂食物,但一路总看到有游客给它们喂各种坚果零食,我们也不好阻拦,毕竟别人也没有坏心,我们还不是想和这些萌物亲近亲近,也是费了好大力气才抑制住投喂的冲动。在梦幻湖也看到有钓鱼者,这里难道还允许钓鱼?梦幻湖确实挺梦幻,在大石头上拍湖水、雪山、枯树美极了。

翡翠湖是终点,还是很费脚力的,好在一路有美景相伴。翡翠湖名不虚传,雪山脚下一汪深潭,碧蓝幽深,松枝嶙峋,倒下的树干形成天然独木桥,石壁上雪堆仿佛近在咫尺,分明是电影中的场景。附近还有大片大片的碎石,果宝兴致勃勃寻宝,找了好多漂亮的矿石,当然走之前都留下了。国内动辄觉得孩子小记不住带出来没意义,但我们一路看到好几对将几个孩子放在专用背包的夫妇,翡翠湖歇脚的时候还看到直接把小BB放到湖中”涮一涮”捞出来哈哈大笑的,对他们而言,多小的孩子也可以旅行,我们主动帮一家人拍了照。虽然这里游客也算不少,但游客彼此都很友好,一边保持社交距离,一边发自内心地跟对方说have a good day!enjoy your hike之类的,我们也不自觉养成了这样的习惯。遇到我们想自拍的时候,马上有旁边的游客主动提出帮我们拍。在这里,你会自然而然觉得争抢拍照点这种事情实在太low影响人格国格。

不得不说美国的自然保护做得到位,小径旁边都属于restoration area。就在上行途中一条瀑布尽头便看到了小鹿,蹦蹦跳跳跃入湍急的小溪。回程时又看到一头麋鹿,自顾自吃着草,游客全都保持安静拍照,唯恐打扰了它享受美味。公园内禁止宠物,但护卫犬可以进来,非常人性化。

从梦幻湖下来回仙女湖一点点途中有个岔路,通向另一个不太大众化的高山湖泊lake Haiyaha,距离熊湖是2.2英里。这条小众线路游客明显少了很多,小径狭窄,更加纯天然,没有经常抹平处理,石头和土混在一起,没穿运动鞋的脚走得生疼。果爸果宝往上走了一小段便折返了,果妈一向秉承“来都来了,怎么都要看一眼”的理念,掐指一算时间,单程不到4公里,怎么滴也能在2个小时内回到熊湖,赶上7点的末班区间车,于是继续硬着头皮上行。越往上,巨石越多,一边庆幸好在孩子没过来,要不然穿着那双完全可以报废的洞洞鞋,一不小心扭伤了脚就掉得大了。但同时也有点遗憾,毕竟“无限风光在险峰”,越是人迹罕至,风景自然别有韵味。在山脊上行走,肉眼可见山脚下的仙女湖和远处的层峦叠嶂。刚开始还遇到两个下行的妹子,后来又遇到一个独行的男子,特别提醒我一定要爬上巨石,第一个看到的湖泊并不是HAIYAHA。别过后就再也不见一个人影听不到一点人声,耳边只有自己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吧嗒吧嗒的脚步声,和若隐若现的潺潺流水声,在这寂静山林里越发显得清晰。暗自有点害怕,这要是突然出来一只熊,果妈唯有听天由命了。越往里走,越发觉得这里像亚丁,丛林,小溪,木桥,草地,巨石,雪山,如此亲切又陌生。这个HAIYAHA湖,分明就是五色海牛奶海,好在这里没有高原反应,除了担心熊以外,眼睛也和在亚丁一样一直在天堂,忍不住一路狂拍。幸得有人提醒,否则真的会以为刚开始遇到的一个湖泊就是haiyaha,湖面很小,里面很多小石头,并不觉惊艳。继续往里找寻别人走过的痕迹,爬过一个小坡,别有洞天,又一汪深潭赫然出现。和翡翠湖有点相似,胜在偏僻,多了分神秘。美中不足的是山中不时传来轰隆声,随时可能下雨的样子,旁边一个伴儿都没有,心中委实惶恐。天气由晴转阴,湖面自然也没有五色海那般层次感,没有牛奶海那般乳蓝令人心醉。但做人嘛就要知足,徒步就要开开心心,一边觉得意犹未尽,一边又忍不住拍到停机,导致坐区间车下山时遇到一只巨大的elk悠闲吃草也只能望而兴叹。越着急越掉链子,走了一段发觉登山杖忘记在湖边了,又折返回去拿,毕竟万一遇到熊,登山杖好歹还能壮个胆儿做个武器赖活几秒。

下山途中一路无话,幸而只是下了几分钟,算是提醒果妈加快速度。到熊湖时还有人背着装备往里走,大概是住下明早登山的牛人。到车站等了一小会,问了个华人妹子时间,估计是个ABC,和她美国男友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果妈暗自汗颜。到了终点站问工作人员,回营地的班车不知何时到来,索性将自虐进行到底,按照她的指引和残存的记忆走回营地,十来分钟就到了。难得天黑前就安营扎寨做好饭,也在“村里”晃悠了一圈,要是有电影就完美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