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ston

随便写写 个人博客:winstonblog.ink

阿富汗:塔利班统治下的阴霾

「一封阿富汗女生的投书」

星期天上午,当我正前往大学上课,一群女生从女宿跑了出来。我问她们发生什么事?其中一位女生说,警察正在疏散大家,因为塔利班已抵达喀布尔,没有穿罩袍的妇女会被殴打。

我们都想回家,但不能使用交通工具。司机不让我们上车,因为他们不想承担载送女性的后果。对于宿舍里的女生来说情况更糟,她们来自外县市,惶恐着不知道该去哪里。

于此同时,站在我们周围的男性竟然在嘲笑我们的恐惧,「去穿上妳的罩袍吧!」一个男的喊道,「这是妳们最后一天在街上逍遥了!」另一个说,「有一天我会把妳们四个都娶回家!」第三个男人这么说。

随着政府办公室关闭,我姊姊跑了好几公里穿过城镇回家,「我痛苦地关闭了四年来帮助人民和社区服务的电脑,」她说,「我泪流满面地离开办公桌,与同事们道别。我知道这是我最后一天工作了。」

我几乎快要同时完成阿富汗两所顶尖大学的两个学位,本该在11月从阿富汗美国大学和喀布尔大学毕业,但今天上午,一切都在我眼前一闪而逝。

「“我日夜努力,才成为今天的我,但今天早上回到家,我和姊姊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藏起我们的学生证、文凭和证书。”」

这一切真是毁灭性的。为什么我们要隐藏这些应该引以为傲的东西?在如今的阿富汗,我们不能以真实的自我活着。

作为一名女性,我感觉自己是这场由男人发起的政治战争的受害者。我感觉我不能再放声大笑,我不能再听我最喜欢的歌,我不能再在我最喜欢的咖啡厅见我的朋友,我不能再穿那件我最喜欢的黄色连身裙和涂上粉色口红。我再也无法继续工作,也无法完成我努力多年才获得的大学学位。

我喜欢去做指甲。今天,在回家的路上,我瞥见曾经去修指甲的美容沙龙,原本挂着美丽女孩照片的店面,一夜之间全被粉刷地面目全非。

原本挂着美丽女孩照片的店面,一夜之间全被粉刷地面目全非

在我周围,唯一存在的是女性恐惧与害怕的面孔,以及讨厌女性、不乐见女性接受教育、工作和拥有自由的男人的丑陋面孔。伤我最深的是那些看起来很开心并取笑女性的男人。他们没有和我们站在同一边,而是与塔利班站在一起,给他们更多权力。

阿富汗妇女为她们终于拥有的一点自由牺牲了很多。作为一名孤儿,我编织地毯以接受教育。虽然曾面临很多财务困难,但我对未来有很多计划。我没想过一切会这样结束。

现在看来,我必须烧毁我这24年来取得的一切。现在持有任何美国大学的学生证或奖项都是有风险的。即使我们留下它们,也无法使用它们,因为现在我们不能在阿富汗工作了。

当阿富汗的省份接连陷落,我想起我美好的少女梦。我和姊妹们整晚都睡不着觉,想起母亲曾告诉我们,关于塔利班时代,以及他们从前如何对待女性的故事。

我没有想过,我们会再次被剥夺所有基本权利,倒退至20年前。我没有想过,在为权利和自由奋斗20年后,我们会忙着找件罩袍并藏起自己的身份。

过去几个月里,当塔利班控制了个省,数百人逃离家园来到喀布尔,试图保住他们的女儿和妻子。他们睡在公园或室外。我是美国大学助人社团的其中一员,帮忙收集捐款、食物和必需品并发给这些人们。

当听到一些家庭的故事时,我止不住眼泪。一户人家在战争中失去了儿子,没钱支付来喀布尔的车费,所以他们把媳妇送走了以筹措旅费。一个女人的价值怎么能等于一次旅行的费用呢?

然而今天,在我听说塔利班已到达喀布尔时,我觉得我也要当奴隶了。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地玩弄我的人生。

之前,我也在一家英语教育中心做老师。我不忍去想,我再也不能站在全班面前,教他们唱ABC了。每次想起我可爱的小女学生们将停止接受教育,只能待在家里,我的眼泪就掉下来。

塔利班入侵后的极端教义统治虽然让不分性别的所有人都受难,但从女大生的投书可见,在女权议题上,阿富汗男性选择和塔利班站同阵线者大有人在。在保守的社会里,性别始终是一道更深而残酷的阶级。


「塔利班的历史与严苛教条」

该组织于1994年兴起,自1996年在阿富汗掌权后,以严厉的伊斯兰教法统治阿富汗。 2001年911事件后,因塔利班窝藏并拒绝提交基地组织首脑本拉登,美国率领北约发起阿富汗战争,塔利班伊斯兰政权被推翻,此后塔利班分子以游击队的形式分散在阿富汗,以坎大哈为据点,与新政府及多国部队对抗。失去政权之后,塔利班转为游击队作战,以广阔的阿富汗南部山区和巴基斯坦为腹地,不时用绑架杀害人质、汽车炸弹等恐怖攻击的方式,威胁民主选举和宪法,攻击国际组织与使馆,在其控制的南部地区执行严酷的伊斯兰教法。

美籍阿富汗裔作者卡勒德·胡赛尼(Khaled Hosseini)的小说《灿烂千阳》曾直接描述内战与塔利班治下的阿富汗女性悲歌,其中一段内容也记录了塔利班执政初期的传单:

「“ 我们的祖国现在改称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下面是我们将要颁布、你们将要服从的法律:

所有的市民必须每天祷告五次。如果你们在祷告时间做其他事情,而且被人发现的话,你们将会挨打。

所有的男人必须留起大胡子。长度是下巴之下最少一个拳头那么长。如果不遵从这条规定,你们将会挨打。

所有的男孩必须穿长袍。一年级到六年级的男孩将会穿黑色长袍,六年级以上的穿白色长袍。所有的男孩都必须穿伊斯兰教的服饰。衬衫的领口必须扣上纽扣。

禁止唱歌。

禁止跳舞。

禁止打牌、下棋、赌博和放风筝。

禁止写书、看电影和画画。

如果你们养鹦鹉,你们将会挨打。你们的鸟将会被杀死。

如果你们盗窃,你们的手掌将会被切掉。如果你们再偷,你们的脚将会被切掉。

如果你们不是穆斯林,别在任何穆斯林能看到的地方做礼拜;否则,你们将会挨打,并被关进监狱。如果你们被人发现正在拉拢一个穆斯林改信你的宗教,你们将会被处决。

女人请注意:

你们在任何时候,都必须待在家里。女人在马路上瞎逛是不合礼节的。如果你们要到外面去,必须有男性的亲戚陪同。如果你们被人发现私自上街,你们将会挨打,并且被押送回家。在任何情况之下,你们都不能露出面孔。你们若到外面,必须用布卡把脸蒙起来。否则的话,你们将会被毒打。

禁止使用化妆品。

禁止佩戴珠宝。

你们不得穿迷人的衣服。

如果没人跟你们说话,你们不得说话。

你们不得和男人对视。

你们不得在公众场合发笑。否则的话,你们将会挨打。

你们不得涂指甲。否则的话,你们会失去一根手指。

禁止女孩上学。所有的女子学校将会很快被关闭。

禁止所有的女人工作。

如果你们通奸被发现,将会被石头投掷至死。

听着,听好了。要服从。真主伟大。

其实,《古兰经》仅列出特定罪行如窃盗或通奸。但并没有一连串针对女性的详细行为准则,如外出不得没有男性陪同、禁止女性工作等等。在不同伊斯兰教国家中,对女权的解读亦有所差别。

悲哀的是,当塔利班政权在1996至2001年控制阿富汗时,女性须身着连眼睛都是网格的罩袍,也不能工作与随意外出,超过十岁的女孩不得接受教育。塔利班也禁止音乐、电视等他们认为会引发「罪恶」的娱乐。

违反的女性,会被公开鞭打或施以其他酷刑。根据国际特赦组织,1996 年,喀布尔一名妇女因涂指甲油而被砍断拇指。


「塔利班的承诺与质疑」

塔利班发言人穆贾希德(Zabihullah Mujahid)向阿富汗人承诺实行大赦,说不会进行任何报复,即便是那些与西方军队合作的人。他说:“我们向你们保证,没有人会去盘问为何那些人帮助西方军队。”

他也说塔利班希望与其他国家建立和平关系,并将在伊斯兰法的框架内尊重妇女的权利。穆贾希德表示:“我们不想要任何内部或外部敌人。”

穆贾希德还发誓要尊重妇女的权利,允许他们工作和接受教育,并说妇女将在伊斯兰教允许的框架内,在社会中扮演活跃的角色。他说:“我们致力于让妇女按照伊斯兰教的原则工作。”

但在国营RTA电视台工作了六年的沙布南-道兰(Shabnam Dawran)说,与她的男同事不同,她本周没有被允许去上班。据沙布南-道兰说,“尽管局势改变后,我没有放弃,去了我的办公室,但不幸的是,我没有被允许进入,尽管我出示了我的办公卡,"她在视频中继续说道,"持有办公卡的男性员工被允许进入办公室,但我被告知我不能继续履行职责,因为形势已经改变。”

阿富汗妇女事务部前副部长贾立尔(Hosna Jalil)表示,她不相信塔利班现在会以不同的方式解释伊斯兰教法。

「伊斯兰教法对他们来说意味着无法接受教育、医疗服务受限、无法诉诸司法、没有住所、没有粮食安全、没有就业,几乎什么都没有,」她说。

尽管塔利班承诺不会对任何人进行报复,但是据《南方都市报》报导,阿富汗第一位女省长萨立玛·马扎里已被塔利班逮捕,或已遭处决。

「塔利班主要收入来源」

2020年,北约对塔利班的收入情况进行了一次秘密调查,报告显示塔利班上个财年的收入为16亿美元,其中最大份额为矿产收入,达到4.64亿美元。毒品是塔利班的另一支柱经济来源。它的收入(2020财年)为4.16亿美元,与矿石开采相差不大。

阿富汗政府无力阻止走私贸易,许多穷人抱持运毒致富的想法,也确实有人因此发财,这造成了鸦片种植、加工和贩运的长期恶性循环。

毒品贸易利润巨大,也因此为塔利班带来了丰富的税收。

塔利班从毒品生产到销售的全部环节都能谋利。它对管辖区的罂粟种植收高达10%的农业税,同时也向鸦片和海洛因制造工厂征收巨额税款,向贩毒集团征收保护费,一些受塔利班庇护的毒枭还会对塔利班贡献数目惊人的捐款。

「阿富汗人仍未放弃」

反苏抵抗运动英雄马苏德指挥官的儿子艾哈迈德-马苏德已经在潘希尔与阿富汗前副总统阿姆鲁拉-萨利赫会合。他说他 "准备追随他的父亲的脚步",并在《华盛顿邮报》发表的一篇专栏文章中呼吁华盛顿提供帮助,提供武器和弹药支持,他恳求说:"你们是我们最后的希望。"艾哈迈德-马苏德说,他有足够的战士来对抗塔利班,并且已经有 "对指挥官的投降感到厌恶 "的政府军士兵加入。

虽然政府军弃守,但民间仍有民兵组织不放弃一丝反抗塔利班的希望,北部巴格兰省20日至21日间爆发游击战,民兵组织宣称获得初步胜利,夺下该省三个行政区。这是自首都喀布尔陷落以来,对塔利班反击并获胜的首例。

阿富汗多地爆发了反塔利班游行,示威者手持阿富汗三色国旗并高喊反伊斯兰组织口号。

阿富汗当地的新闻机构Pajhwok Afghan News却拍摄到在阿富汗东部的贾拉拉巴德抗议活动中有示威者手持阿富汗国旗在逃亡,背景不断传来枪声。Pajhwok Afghan News的记者阿米尔扎达(Babrak Amirzada) 说:“当我正在拍摄时,一名塔利班成员开始从后面用枪打我。”

阿富汗人手持国旗抗议

路透社报导则称,至少有三人在18日贾拉拉巴德的反塔利班抗议活动中被杀。两名目击者和一名前警察官员告诉路透社,当居民试图在该市的一个广场上安装阿富汗国旗时,塔利班开火了,造成三人死亡,十多人受伤。

选自于我的博客:winstonblog.ink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