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oeeicc

结交 新朋友 1-2天内回拍😁😁

核酸检测

此时棉签已经全部插入鼻孔,看我室友狰狞的表情,就知道很难受了


这应该是在隔离期间最难受的一件事了!!!

早上已经接受过一家医院检查了,这是下午的核酸检测,捅完之后还得抽血。这是我营地宿舍的室友,我们俩住对门儿,虽然这里隔离全靠自觉,但我们俩隔离这么久却从未串门儿(因为我们太想回家了,还是安份一些好一点)。

医护人员首先是拿着10多厘米长的采样器(又叫咽拭子),采集咽喉部位的唾液,医护人员会让你一直“啊,啊”的张大嘴巴,然后捅到恶心就好了(不知道别人怎样,反正我们旁边的对门儿也是这样的反应)。其实这个恶心也不是最难受,最难受的就是接下来捅鼻孔,也是一根10多厘米长采样器,只不过这个要比刚刚那个细一些,有一种感觉就像捅到嘴里了一样,此时医护人员还会来回转动棉签,眼泪是哗哗的往外流,然后继续忍着,医护人员接下来捅下一个鼻孔,这真是酸爽,完事后就是抽血抗体检测,今天的核酸检测就算结束了。

在做鼻子采样时,有很多同事头会往后仰,前段时间遇到一个特别不能忍受的同事,我们排在他后面,医护人员给他做鼻子采集时,他的头一直后仰,导致医护人员根本无法采集到鼻腔内部的样品,然后有另外医护人员托住同事的头时,他的手又会反射弧的反抗,导致棉签刚进入鼻孔一般时,把医护人员手给拍了一下,我们看到棉签一半在鼻腔里,这种感觉更加难受,然后我们说,眼睛一闭忍一忍就过去了,这位同事拖沓好长时间才结束,后面好多同事都有些不耐烦了。

分享到这里就结束了,最后还是得说一句祝我们好运!!!谢谢大家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