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右

電影常常,再來旅遊、有時貓咪、園藝偶爾、不要痛風

《剩餘者》沒有未來的磺窟戰俘者

發布於
假如這是一部劇情片,會是一部很精采的公路電影,只是公路變成了山路。戰俘們的回憶錄、歷史照片以及居民訪談的描述,構成了《剩餘者》全片的架構。戰俘們雖然只是短暫地路過居民眼前,但居民對於他們的記憶卻如此的深刻。來自異鄉的戰俘者們,也是台灣最後的剩餘者。

假如這是一部劇情片,會是一部很精采的公路電影,只是公路變成了山路。

每年都有不少來自各地的家屬前來追思@新店溪遊記

小喇叭響起,拉開了序幕。

我好奇地Google了一下,從新店碧潭走到磺窟戰俘營紀念碑的路程距離。大約8公里,需費時1小時54分鐘左右,從海拔20公尺走到302公尺高,可是要想像,當年的路可能沒有像現在的柏油路那麼好走,我估計應該至少要走兩個多小時左右,才會抵達磺窟戰俘營。光看這些數據,就覺得是一趟非常辛苦的路程。

《剩餘者》藉由戰俘們的回憶錄、歷史照片以及居民訪談的描述,構成了影片的架構。戰俘們雖然只是短暫地路過居民眼前,但居民對於他們的記憶卻如此的深刻。影片可以看出戰俘們從新店碧潭到磺窟戰俘營紀念碑的整體脈絡。

對於這些戰俘們的輪廓,全靠附近居民的口述歷史以及文史工作者的歷史資料。鉅細靡遺地描述這些戰俘的身形、樣貌、行為、衣著和生活,讓我們可以對於當時的環境氛圍,充滿著許多想像。

這一段沒有未來的路程,還參雜著戰俘們與在地居民的情感連結。即使國情不同、文化不同、語言不同,人與人對於彼此溫暖的心,仍然緊密地相連。即使到了今日,也一直延續著,不曾間斷。

我們生長在台灣,在這個年代與環境,已經少有戰爭。雖然有著影片的脈絡歷史,但是我們可能還是很難想像當時的實際狀況,有多麼地慘烈。我們必須感念過往的歷史,造就了現在豐衣足食的美好生活。沒有古人的努力,就沒有現在的我們。

最後,蕭邦的「送葬進行曲」揚起,戰爭落幕。

來自異鄉的戰俘者們,也是台灣最後的剩餘者。

全片觀賞:https://www.facebook.com/xindianriver/posts/3950139578427958

走讀新山水:5美元/每月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