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JH

👭

羨慕曾經愛過的人

愛過的意義,於我而言,就像證明曾經存在過,熱烈地感受過什麼。如果沒有愛恨情仇,沒有情緒,那還真不知道活著是為了什麼。

我在很小的時候,就對這世界有無限大的好奇,想要體驗各式各樣的感受,體驗愛、慾望、痛苦和心碎。但小時候不知道的是,每一個感受都會留下痕跡。

就像小時候,我認為跌倒就只不過是一件芝麻大小的事,天天發生,也沒什麼關係。曾幾何時,我才了解到,原來跌倒會是一件嚴重的事情,傷口會留下疤痕,或是留下無法愈合的傷口,又或甚至是失去性命。

也許是發現一次次扭傷腳踝以後,突然有一天在教室中痛到無法站起時,才了解到原來很多受傷,都不會只是當下的痛,還也許會成為舊傷,在出其不意的時候跑出來折磨我,跟著我一輩子。

我從小就對痛覺很敏感。記得我奶奶以前帶我們家小孩去按摩,希望我們可以多長高幾公分。我永遠都是小孩之中最不受控制的那一個,一下喊痛,一下想逃,讓按摩師傅頭痛不已。

我小時候,也對心痛很敏感。我特別記得自己在還是孩子的時候,被父母、手足責罵的時候,難過以及氣憤到想要傷害自己的念頭。還有國中時,發現自己喜歡班上女生的時候,崩潰地把自己寫的自白撕爛的時刻。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長大以後,慢慢變成只對物理上的痛覺敏感,情感上好像變得有些麻木。

到底是誰讓我感覺:我的感受不重要?我不應該表現出我的感受?我已經習慣地壓抑憤怒、難過、失望、需求、愛、開心、快樂,甚至有時候會不想要讓對方看到我的感受。

我記得有一次收到一張手作卡片的時候,我其實是開心的,但我卻不想要露出微笑,讓我的情緒暴露在別人面前,但是心中又覺得:如果不笑,表示開心,一定會讓送卡片的人很受傷。不知道,那一次我的笑是否曲折到讓他看不懂。

也許是習慣了壓抑,有時候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不開心了。只是感覺怪怪的,卻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直到有人問我:你是不是不開心?我才意會過來:對,我剛剛有點不開心。

即便到了現在,我還是會搞不清楚自己的感受,持續性地忽略自己的需求。還好,現在有人會在旁邊敏銳地攫取到我每一個細微而渺小的情緒。她讓我知道,我的情緒和需求也很重要。

而相較於我需要他人來幫忙識別情緒,我有一位朋友的情緒是爆發性的。之所以會如此有感觸,是因為最近這位朋友才談戀愛幾個月,她這個月另一半剛去當兵,在接到男友第一通在軍營的電話時,才沒講幾分鐘,我這位朋友就已經痛哭流涕。

這麼愛嗎?怎麼可以這麼愛呢?我對這樣濃烈的愛,感覺好陌生。

但也突然想起,當時談600多公里的隔海異地戀時,我好像也曾經因為另一半來找我玩幾天,最後離開的時候,我痛哭流涕,在地鐵上哭到無法控制自己,鼻涕和淚水糊成一片,衣袖都不夠擦。

雖然不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不過感覺好遠好遠。勉強記得畫面,卻再也想不起來那些感受了。

看我朋友濃烈的愛,聽我伴侶描述對前任的愛,我真的只有羨慕。

我期待自己在未來的人生中,還能感受到一次濃烈的、熱烈的、無法控制的愛,在愛中沉淪一回。祝福大家都還有能力,能碰到一個人,可以打開心、骨氣勇氣,肯定這是一個想過一輩子的人,可以一起牽手突破所有窒礙難行的障礙,可以,再愛一次。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