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炉weiluflame
围炉weiluflame

围炉,大学生思想、经历的交流平台。以对话为载体,发现身边有意思的世界。 香港大学|上海纽约大学|复旦大学|香港城市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 | 清华大学

对话璎宁:在探索自我的同时为大家带去欢乐 | 围炉 · CityU

单口喜剧在中国仍算是一种新兴的艺术形式。与脱口秀(talk show)不同的是,单口喜剧并非电视访谈节目,它面向现场观众,表演者只有一个人,表演内容没有主题限定,仅由一个个幽默段子构成。

璎宁是“单立人喜剧”的一名演员,踏入单口喜剧一行已有一年半左右。与众多同行演员一样,她在白天做自己的本职工作,晚上和周末则奔波于各个开放麦(用于现场练习打磨段子)及商演现场中进行表演。在对话中她向我们分享了她的表演经历与对单口喜剧的看法。

来自单立人喜剧的璎宁

黄=黄斯怡

璎=璎宁

黄 | 请问你是如何走上单口喜剧这条道路的呢?

璎 | 我小的时候就比较喜欢开玩笑,毕竟我是东北人嘛,东北过年的时候特别喜欢让小孩表演节目,我就经常被叫去表演,大家总被我逗得哄堂大笑。长大一点后,我发现我和朋友聊天时也会想让聊天氛围轻松一点,有时不由自主地会说点俏皮话之类的。

我是18年1月份接触的单口喜剧,在别人推荐下去看了“单立人”的演出,当时演出结束后观众可以扫二维码报名尝试开放麦,我就去体验了一下。从那之后我就开始讲单口喜剧了。

黄 | 喜剧的创作往往需要丰富的生活经验作为支撑,作为一个毕业不久的年轻演员,你有没有因此感觉有所挑战?

璎|我目前觉得还好。单口的创作一个是你需要去汲取新鲜的经历,除此之外还有利用你从小到大的成长经历,在成长期间里你其实已经遇见很多事了。我目前属于可挖掘的观点和想法还没有全部被开发完。我现在既可以回顾以前的生活,同时也在经历着新的生活,所以我觉得创作瓶颈之类的问题暂时还没有遇到。

黄 | 相比线上脱口秀类节目而言,你认为做线下喜剧表演的优势和价值在于什么?

璎 | 我觉得线下比线上好的一点是线上节目可能限制比较多,因为他们可能会考虑节目效果,现在的一些节目会给你一个主题,就相当于一个命题作文,然后你要围绕着这个再去创作。而线下的状态更多是把你当下的想法做成作品,然后直接展现在舞台上。我觉得这样可能更自由一些。

璎宁最近的一次商演
黄 | 你现在做单口喜剧也将近一年多了,过程感觉还算顺利吗?有没有遇到过观众冷场的情况?

璎 | 整体还是挺顺利的。冷场的情况肯定是有的,我记得在第二次开放麦登台的时候,那次特别冷,冷到深入骨髓的那种(笑)。那时候是有点想退却,老演员们就劝我说,其实做单口喜剧冷场是很必要的,它会不断让你审视你的段子和创作过程,比如你的段子适不适合在台上讲,在表演段子时整体的呈现和规划等等。所以我觉得冷场还是挺有好处的。

黄 | 那你觉得演出氛围有哪些是来自观众的因素吗?可能有些演员会觉得为了更好的表演效果也需要去培养观众,比如让他们心态更开放、更能接受新观点之类的。

璎 | 有时候观众会稍微拘谨一些,会不敢大声笑之类的。这跟我们的文化环境可能有一定关系。在我们的环境下压抑欲望往往是一种“正确”,比如提倡“喜怒不形于色”,大家可能会因此有些不敢表达情绪。但我觉得未来还是挺光明的,毕竟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能够释放自我了。而且我觉得从业这一年半以来,观众对单口喜剧的理解是越来越好的。以前在舞台上讲一些有冒犯性的东西,观众可能会误以为演员是认真这么说,但其实不是,我们只是在做喜剧,想让大家感受喜剧这个氛围。而且以前有很多观众会比较冷漠,就有的像看傻子一样,等着你去逗笑他。但我可以明显感觉到现在的观众,在开始表演时他们是带着期待的心态去听的,哪怕演的不好他们也会给你一些鼓励。

现场热情的观众
黄 | 除了观众之外,你觉得从业以来这个行业还发生了哪些变化?

璎 | 一个是现在的新人演员越来越多了,这就说明单口喜剧无论是在中国的市场还是这种表演形式的影响力都是在慢慢扩大的。在我之后也有很多优秀的新人演员加入这个行业。我是很期待有更多的新人演员来刺激一下我们这些老演员们,让我们努力进步,我们也能从他们身上学习到很多东西。

单立人跨年夜演出票仅用两分钟售罄
黄 | 发展新人演员的过程会很难吗?

璎 | 是挺难的。可能一开始是吸引了十个人想上台,但最后要是能留下一个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单口喜剧进门容易,但往后会很难,它的门槛在门里面。我们可以想象一下,有一个人在台上,他要讲一件事,这时候他需要讲出一个画面或者一个场景观众才能代入进去,而不是像演讲或者辩论那样直抒胸臆,他要用自己的语言去给别人画一幅画,而且这个画里要有笑点,要有情绪起伏,要让观众感受到和表演者的联结,这其实特别的难。

黄 | 未来你还是打算继续做单口喜剧吗?

璎 | 对,我还是挺喜欢单口喜剧的。刚开始的时候我还没有这么热爱单口喜剧,只是觉得人生要多点体验。但在第二次冷场之后我就觉得不行,我一定要想办法把场子热回来,用自己的实力证明我还是可以干这个的,是有点赌气的感觉。后来在有一次炸场之后,我就觉得站在台上观众给你即时反馈的感觉,其实是别的行业或者我以往经历都没有带给我的,所以我挺留恋的,就想继续讲,继续讲。后来觉得单口喜剧对我最大的意义是,我以前是个比较拧巴的人,讲了单口后发现想不开的事情就慢慢解开了,就相当于和自己的生活、自己的缺点和解了。我现在越来越觉得单口喜剧特别好,创作者既可以和不好的事情和解,同时也可以通过表演放大它们,给予更多人快乐,就相当于在二者间建立了双向的关系。这使我获得了极大的满足感。

黄 | 作为一名为数不多的女单口喜剧演员,你觉得女性身份是否有为你的创作带来一些不一样的想法,或者说有没有起到哪些特别的作用?

璎 | 不一样的想法肯定是会有的,毕竟男生女生成长过程中受到的家庭和周围环境的塑造还是不太一样的。但我觉得这个事还好,不同的人看同一件事总会有不同的想法。其实有的时候性别符号是被放大的,就像同一个题材不同的女演员处理的也不一样。所以我觉得性别这个事更多是被当作宣传的炒作点吧。至少我认识的女演员里,没有人说在创作中要去怎么刻意利用它,都是自己讲自己眼中的世界

美国单口喜剧演员黄阿丽(Ali Wong)的专场《铁娘子》海报
黄 | 有的观众可能会觉得喜剧不该纯粹搞笑,应该传达些更深刻的意义,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璎 | 我觉得还是以笑点为主。每一个单口演员都有自己的追求,就像我肯定是希望我的想法被更多人听到,也就是进行观点输出。但观点输出必须建立在笑点密集度足够的基础上,不然就和TED演讲没什么区别了。

在采访中我们可以感受到璎宁对单口喜剧的热情。从认识自己的喜剧天分开始尝试,再到台前幕后的不断实践,她在单口喜剧演员的道路上逐渐成长,也更深刻地认识到喜剧表演对自我和大众的积极意义。

中国单口喜剧发展到如今可以说是达到了巅峰时期。但我从“单立人喜剧”的联合创始人Icy口中了解到,目前行业的整体形势是“供远远小于求”,这需要不断提高优秀演员、节目与品牌的影响力来吸引更多新人的加入,同时耐心培养演员,从而促进行业的良性发展。

“单口喜剧是一种艺术形式而不是产品”,它背后展现的是每个演员的个人经历与对世界独特的认识和见解,而这些是普通的网络段子所难以替代的。希望未来能有更多优秀的单口喜剧演员出现在舞台上,用他们真诚的作品带给观众一夜的快乐与温暖。

文 | 黄斯怡

图 | 源自网络

微信编辑 | 张一楠

Matters编辑 | Marks

围炉 (ID:weilu_flame)

文中图片未经同意,请勿用作其他用途

欢迎您在文章下方评论,与围炉团队和其他读者交流讨论

欲了解围炉、阅读更多文章,请关注本公众号并在公众号页面点击相应菜单栏目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对话Mex:社交媒体对岸的观察者 | 围炉·HKU

对话Carrie:那个在光影里凝视瞬间的人 | 围炉 · HKU

对话Justice Centre:生而为人的平等尊严 | 围炉 · HKU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