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炉weiluflame

围炉,大学生思想、经历的交流平台。以对话为载体,发现身边有意思的世界。 香港大学|上海纽约大学|复旦大学|香港城市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 | 清华大学

13位粉絲的飯圈自定義|圍爐·秋日艺文

發布於
13位資深粉絲的自白,探討與反思

連續幾周,一場前所未有的“清朗”行動將“飯圈”推向了風口浪尖。隨著媒體對諸多“飯圈亂象”的責備,原有嚴密的、高度規模化的粉絲組織受到質疑與挑戰,而長期以來以控評、反黑、打投、集資為代表的飯圈活動模式也由此終止。

這樣的行動本身究竟會產生怎樣的效果,我們尚未可知,但它無疑說明了在當今資本、藝人、粉絲為一體的內娛環境之下,粉絲作為基數最大的群體,其內部的組織架構與行為模式都與福斯娛樂產業緊密聯系。

究其根本,粉絲文化的內在邏輯源自粉絲個體情感的主體性。囙此,粉絲個體如何定義和評估過往(“清朗”行動前)的“飯圈”環境,對於討論近期行動具有關鍵性意義。

今年6月,我們邀請了13比特深入“飯圈”多年的、不同類別的粉絲,分享了他們追星的經歷與對飯圈的態度。將這次討論置於當下情境之中,也許能够對讀者探討這次前所未有的飯圈震盪提供一個新的思路。

注:

(1)組織討論的時間為今年6月,囙此文中內容均為對過往的飯圈環境的討論,未涉及對最新政策的迴響。

(2)13比特討論者均在網絡上招募,追星時間1—10年不等,他們為不同藝人的粉絲,為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本文隱去了這部分的相關內容。

(3)13比特討論者分別為:K、阿晨、松果、Dreron、首席、天音、小胡、XYZ、空空、柚子、不麻辣、芋頭、花花(按文中出現順序)。

1

粉絲文化的情感內核

飯圈黑話指南01
選秀|當前一般指《創造營》《青春有你》等由粉絲擔任全民製作人,參與偶像出道全過程的偶像養成類綜藝節目。
公演|公開演出,向社會售票。
人設|人物設定(包括性格、風格、打扮等)。是一個人自我塑造,或由他人為其塑造的形象。
養成系(偶像)|指製作公司以粉絲訴求為覈心選拔和塑造藝人,通過公開藝人訓練過程等管道,使粉絲與偶像共同經歷從素人到藝員的全部歷程。在這個過程中,粉絲能够與偶像保持互動,共同成長。目前國內的養成系偶像包括少年偶像團體(TFBOYS、時代少年團等)和女子偶像團體(SNH48)。
媽粉|指將愛豆當成兒子或者女兒寵愛的女粉絲。
女友粉|指將自己視做偶像女友一般的女粉絲。該類粉絲對於藝員有著如同對男友一樣的執著與熱情,具有專一性,一般很難接受藝員的戀情。

圍爐|是什麼讓你開始追星?偶像身上的什麼特質是最吸引你的?偶像對你來說意味著什麼?

K |總的來說,我喜歡在舞臺上有魅力的人。我對唱跳選秀有種天然的熱情,最遙遠的回憶甚至可以追溯到小學追快男快女。這幾年三大平臺(愛奇藝、優酷、騰訊)的選秀節目我基本都真情實感地搞過,關注了不少選秀愛豆。不過我覺得選秀更大的魅力不在於這些藝人本身,而在於它的整體氛圍。相比其他類型的真人秀,選秀節目更像是一個成熟的文字,甚至是一本連載小說。你能看出節目的主題和劇情線,瞭解人物的成長過程和情感關係變化,這個過程是我非常享受的。

阿晨|我是把偶像看得比較重的,對偶像的瞭解也不止於外表和舞臺。我會在偶像身上找到一些和自己相似的地方,或者同自己相合的價值觀。堅持喜歡他,希望他能走得更遠,其實也是期待他能替自己完成一點夙願,這算是一種被感動催生的熱愛吧。現在很多人只是從偶像身上獲得快樂,把他們當做生活的調味品,但是我可能更願意把他們當做一個庇護所——生活裏有很多的不如意,但是偶像可以讓我感受到世界的美好。或許可以說他們為我建立起了一個烏托邦,一個屬於我的精神樂園。

松果|我好像一直比較喜歡養成系的、陽光可愛、有少年感的愛豆。起初可能更多是所謂的“媽粉”心態,希望他們能越來越好,想要陪著他們一點點實現夢想,但現在我好像更享受這種青春氛圍裏的純粹快樂。我覺得養成系的氛圍感會好一點,大家都是好朋友,這是讓我最開心的地方。看到那些真誠的、有元氣的男孩子,我會希望他們能够一直這樣健康快樂下去。這樣想,我現在搞養成系愛豆應該是因為我自己不想長大。有句話不是說嘛:“沒有人永遠18歲,但永遠有人18歲”,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

Dreron |我對偶像好像既沒有親密關係的訴求,也沒有“媽粉”那種想要呵護他們的感覺,更不會把偶像作為精神支柱。我喜歡的偶像大多數和我的年齡差不多,我還是更傾向於單純把她們當作自己欣賞的同齡人來看待。

首席|其實作為CP粉,我可能並不喜歡CP雙方的任何一個人,但卻會“愛”他們之間的情感和故事。我對這兩個人的喜歡建立在他們之間情感的基礎之上,我會先喜歡上這段關係,再喜歡他們這兩個個體。

2

粉絲與偶像的關係建構

Credits to Richard Vergez

圍爐|在你看來粉絲與偶像之間最合適的距離是怎樣的?

K |如果能够有機會同偶像近距離互動,確實是很特別的體驗。像我追“糊”豆的話就可以離偶像更近一些,有更多接觸和交流的機會,你可以直接往愛豆的公司寄禮物,他們甚至會發個視頻拆你的禮物,因為真的沒有幾個人送。此外,還有一個很快樂的地方是省錢,不過有時候他們真的太不讓粉絲操心費力了,幾個月都沒有活動,追到最後根本不是無錢可追,而是無活動可追,這才是最大的悲哀。

首席|我覺得與偶像距離太近可能也不算好事。舉個例子吧,雖然我算是個戲劇愛好者,但我從來沒想過要在劇場裏找一個偶像,因為劇場太近了。臺上的演員就是我身邊經常能見到的人,他們只是更耀眼一些罷了。可一旦我“摘下”他,他就不再耀眼了。所以我覺得偶像還是要離我們遠一點,就像月亮必須高懸。

天音|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個人化的問題,還是要看每個粉絲對自己的定位和表達愛的方式。不過我的情况大概有點特殊,因為我並不是一個單純的粉絲,我的工作也是和娛樂產業相關的,所以很難簡單地去界定這個問題。但有一點是我一定要堅持的,那就是我喜歡一個有尊嚴的距離。如果喜歡你會犧牲我的尊嚴,我是絕對不會去做的。

圍爐|你需要偶像的情感迴響嗎?什麼樣的情感迴響是讓你覺得真誠的?

小胡|我覺得我是需要偶像相對直接的情感迴響的。如果偶像本身很少分享他的生活和情感,粉絲對他的瞭解就只能通過大粉的描述與解讀,這樣一來,你會慢慢覺得自己喜歡的並不是真實的他,有一種“霧裡看花”的感覺。所以我還是希望自己的偶像能够有較為直接的行動或表達,比如說在簽售會上,偶像跟粉絲像朋友一樣聊天,沒有超出該有的界限,雙方又是很平等的。我會覺得這是最真誠的迴響。

Dreron |我可能不太需要那種狹義上的情感迴響,比如線下交流或者感謝視頻,我希望我喜歡的人永遠不知道我是誰,希望我的喜歡是單向的情感傳遞。

XYZ |我其實不會太在意自己對偶像的付出有沒有得到回應。像我們做一些視頻、圖片的產出,如果他們果能看到的話,我們當然會很開心,但如果看不到的話,也沒什麼太大關係。大家自己玩的盡興、留個紀念就好了。粉絲能够從偶像身上受到觸動,或者學到一些東西,這才是最重要的,而不是自己要被偶像看到才有意義。

圍爐|哪些因素讓你維繫對偶像的喜歡?一般什麼樣的原因會讓你“轉粉”或者“脫粉”呢?

小胡|我覺得偶像對粉絲的態度是我要不要繼續粉他的最主要原因。我脫粉一般就是因為,我覺得他不再需要我這種小粉絲了,我的存在對他意義不大。其實最開始,我對愛豆談戀愛的抵觸情緒沒有那麼重。但後來我覺得,特別是選秀裏出來的愛豆,都是粉絲花錢讓你出道的,你口口聲聲說要實現夢想,結果轉頭就去談戀愛,這就是完全不把自己的前途和粉絲當回事了,換成誰都會很生氣。

圍爐|你覺得偶像可以談戀愛嗎?你會因為偶像戀愛脫粉嗎?

空空|在我看來,藝員能不能談戀愛主要是看他們對於自己身份的認知。如果你是以日韓標準的“偶像”自稱,用這個標準來要求自己的話,曝出戀愛我是不太能接受的,就算你30多歲了,我也不能接受,除非你放下“偶像”這個身份。但如果是普通藝員,在不犯法的前提下,戀愛什麼的我都還可以接受。

松果|我覺得偶像肯定是不可以談戀愛的。因為他們在進入這一行的時候就知道,偶像不應該戀愛,先不管這個所謂的“規定”是不是合理,你明明知道這個事情還去談戀愛,這就是你有沒有事業心、敬不敬業的問題了。

3

高度組織化的“飯圈江湖”

飯圈黑話指南02
後援會|藝員的粉絲組織。本指政治上的一種政黨支持團體形式,後語義擴大,被延伸到娛樂圈使用。可縮寫為hyh。
站子/粉絲站/應援站|為發佈偶像相關資訊而建立的社交媒體帳號(微博號)。站子發佈的內容包括偶像的資訊、行程、資訊、照片、視頻、周邊或者應援文宣等。
站姐|粉絲站的管理者和經營者。一般來說,由於站子最覈心的內容是偶像的照片,所以站姐們最主要的工作就是盡可能多地追著偶像的行程,在各種公開場合為偶像拍照,經過後期處理,配上文案後發佈在應援站中。
大粉|粉群裡面比較多人關注、影響力和號召力比較大的粉絲。
solo追星|不參與飯圈之間的互動(即不混圈),一個人安安靜靜的追星,不跟大粉,沒有追星小團體的一種追星管道。
應援|指粉絲為喜歡的偶像加油打氣或慶祝/紀念偶像某些重要的時間節點,形式可以是在演出現場舉燈牌、手幅,揮螢光棒,以及製作花牆、大屏等。
氪金|飯圈的氪金一般指為自己的偶像花錢,包括購買愛豆的代言、雜誌、周邊,以及為愛豆集資應援、打投等。
集資|在飯圈,粉絲群體經常要為愛豆花錢,集資就是把一個個粉絲的錢彙集在一起做某件事。比如說愛豆過生日了,得集資買禮物;選秀節目為了讓自己支持的愛豆出道,也要集資打投。另外還有集資為偶像買周邊、租廣告位做宣傳、投票以及做慈善公益活動等等。
白嫖|獲取某種東西(如福利)但並不付出代價(金錢、時間等)。在飯圈一般用來指口口聲聲說喜歡某比特藝員,卻不花錢支援TA的行為。
做數據|粉絲通過給偶像在微博帶話題,使得轉發、評論、閱讀等量化數據上升,讓藝員新增人氣,從而得到更好的資源。
控評|操控評論,把正面的評論頂上熱評。通常需要在與自己偶像相關的微博下麵發讚美TA的評論,並且給同樣讚美TA的評論點贊。
打榜|通過投票、發微博等管道讓自己的偶像在榜單中保持在靠前的名次。微博打榜的意思是通過發微博將話題刷上熱門話題排行榜。
反黑|粉絲在自己偶像的負面新聞或評論下麵為偶像洗白的行為。
搬家|在新浪微博的藝員勢力榜中,將偶像從新星榜搬到內地榜的過程稱為搬家。微博新星榜藝人大多都是剛出道且不太為人所知的新明星,而內地榜的藝人通常具有更高的流量和知名度。一般來說,成為內地榜的條件是:藝員的互動量、閱讀量、轉發量達到千萬/百萬。所以粉絲為了能够讓愛豆可以成功搬家,都會在一段時間內竭盡全力地文宣、打榜獻花、做數據等。
八組|豆瓣鹅組,是豆瓣APP上討論明星八卦的小組。
兔區|晋江論壇中的網友留言區,可以匿名發帖、回帖、留言。因為該板塊ID號是2,所以被稱為兔區(英文two的諧音)。經常討論各種明星八卦,因其內容勁爆而被大家所知。
兔區不加蓋|兔區是沒有准入限制的。從任何一個瀏覽器都能進入,且注册了帳號就能發言,是一個開放的討論區。

圍爐|你有加入大型的粉絲組織嗎?還是solo追星?你喜歡與同擔交流嗎?

松果|最開始追星的時候,我關注了很多粉絲之間的事情,但到後面你會覺得,在這個圈子裡面,就算沒有正主我也可以呆下去。因為影響我的已經不僅是藝員一個人,而更多的是我與其他粉絲之間的聯系,我甚至跟許多粉絲成為了現實生活中的朋友。但現在,我已經不太想關注同擔的粉絲了,因為我覺得這會影響到自己的快樂。我想把更多精力放到正主本身身上,讓快樂簡單純粹一些。

柚子|我有在管理兩個粉絲站,一個是數據站,主要是通過互評、轉發拿積分,當然日常的數據工作我們也一直在做;另一個是地區的粉絲團,一般大型的活動都會按照區域完成,比如錄製生日視頻,線下應援等,也都會通過我們這個途徑去傳播。地區粉絲團會有和藝人工作室對接的機會,大多是在做應援的時候聯系公司,來獲得圖片的授權。還有臨近演唱會的時候,與公司討論一些應援的安排。我們這個粉絲團是沒有盈利行為的。其實現在應援花錢的大部分都是有錢的散粉,不少“富婆”會一個人包一整塊荧幕,所以我們就基本上沒再集資應援過了。像有的時候組織觀影等線下活動,站子會出一些小禮包,但每個禮包做出來我們都會列出明細的。

Dreron |我算是solo追星吧。我很少通過微博超話這些通路追星,因為超話在我看來有比較明顯的“一言堂”的情况,所以相比之下,我更喜歡到(豆瓣)公共組發言。另外我也不太喜歡加入粉絲群,一方面是因為我更喜歡和單個的人——也就是我身邊的同擔朋友聊天,而不是和一群人交流;另一方面,我覺得在這個大家普遍多擔的時代,如果你的擔和他的擔恰好是對家,或者有點恩怨,又或者你們喜歡的類型和管道不太一樣,各種不協調的因素作用在一起之後,追星這件事情就會變得非常複雜。在這種情況下,如果這個和你同擔的人在現實環境中已經和你有了不錯的關係,追星只是你和他交往的一個方面的話,情况還好一點;但如果你們相識於網絡,你和你的同擔唯一的共同點就是你們喜歡同一比特藝員,那麼一旦在追星上你們觀點不同,就很有可能會發展成不可調和的衝突。

不麻辣|我一般關注(晋江)兔區比較多。喜歡兔區大概是因為兔區比較隨意,兔區是“不加蓋”的,什麼樣的人都可以參與,什麼話都可以說,大家也會有各種各樣的反應,所以就“另類”地達到了一種“兼聽則明”的狀態。不過得提醒大家,兔區真的很烏煙瘴氣,所以如果沒接觸過的話還是不要來了。

兔區最早是完全匿名的,所有人的ID都一樣,樓主只有開樓這一個功能,連删回復、删樓的資格都沒有,開了樓之後,這個樓就跟你沒什麼關係了,帖子也是沒有點贊和加精的。這樣一來有一個好處,就是不會像微博、豆瓣一樣把注意力集中在“大粉”身上,也不會被熱門精選評論影響帖子的走向,在討論的時候也就不會有“意見領袖”甚至是帶節奏的人了。雖然從去年起,兔區開始實名制了,言論變得可追溯,會比從前溫和一些,沒有早些年那麼“髒”了,但其實大多數人還是每天都在“吵架”。不過儘管這樣,我還是更喜歡兔區一些,因為我已經對這裡足够熟悉了,能够在這裡輕易判斷出情况,找到感興趣的氛圍和自己喜歡的狀態。

Credits to Les Dame

圍爐|你如何看待內娛粉絲後援會等層級、分工明確的組織的存在?它們對於追星發揮了哪些積極作用與消極作用?

天音|因為我追韓娛也比較多,對比之下,後援會的角色和權力是在內娛追星中比較獨特的一部分。追韓團的話,粉絲只會做一些同步的文宣,而不會和公司有太多的交涉,藝員與粉絲之間的距離是比較遠的,雙方基本不會互相影響。追星更像是一種比較“烏托邦”的事情,這讓我覺得更舒適一些。

但在內娛,不管是選秀愛豆還是養成系,後援會的角色都更複雜。它好像既像是公司的一部分,又不是公司的一部分,藝人公司把後援會當做“白撿來”的文宣,粉絲則是希望能離愛豆更近一步。這種情況下後援會的權力就會被無限放大。後援會被賦予話語權之後,一方面想要插手藝人的事,通過給公司發聲明、發郵件來賣慘、維權;另一方面後援會還試圖管理粉絲,每天盯著你打錢、投票。這些事情都是只有在內娛環境下才會發生的。

松果|我覺得如果是愛豆的話,肯定是需要後援會做引導的。因為愛豆本身和演員不一樣,很多時候是需要數據和控評的,那既然必須要做這些事,還是由後援會來號召比較合適。但我自己一直對後援會比較抵觸,因為我覺得追星這件事,說白了還是為了能够得到比較好的情感體驗,它本質上是一個娛樂的事情。而後援會在娛樂上面又加了許多權力的東西,那麼他們到底是喜歡愛豆本身,還是更喜歡這種話語權,就很難區分了。

圍爐|你如何看待飯圈中控評、輪博、打投等為偶像做數據/應援的行為?你認為這樣的活動模式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阿晨|這些活動我基本上都參與過。在我還不太瞭解飯圈的時候,對這些事情非常不認可。但當我真正參與進來之後,我發現這是一種飯圈的大氛圍。就像現在的大學生內卷一樣,飯圈也在內卷。作為流量藝員,你的數據就一定要跟得上,而這就使得粉絲不得不參與輪博、控評、打榜這些事情,雖然很多時候我自己覺得完全沒必要,但一旦別家的粉絲開始了,你就不能落下。所以儘管我內心會抗拒,但還是會盡力參與。不過我沒有加入相關的粉絲群,因為我不太喜歡被命令和捆綁的感覺,還是希望這些事情可以按照自己的意願去做。

芋頭|如果是數據battle的話我都會參加,要爭取在數據上好看,讓“金主爸爸”看到我喜歡的愛豆。不過這些花錢又花時間的活動的實際價值往往很難考量,像之前微博上的“搬家”活動,就是將愛豆從超話的新人榜搬到藝員榜,它的意義其實也只是明面上的“好看”。榜單只能用來證明愛豆的一個身份,證明他不再是新人了,但其實這也沒有多大價值。“是不是新人”是不能用榜單來定義的,真正有價值的是他的實力、經歷和經驗。雖然我們每個人都對這種活動很不滿,但我還是參與了“搬家”。其實我慢慢會有一種想法,愛豆能不能火,能不能有資源,都是靠粉絲拿錢砸出來的,感覺更像是一個用愛跟資本抗衡的過程,雖然很無奈,但也不得不參與鬥爭。

小胡|我很抗拒做數據這件事。因為我曾經加入過數據群,感覺群裏就像“軍訓”一樣,天天被逼著做數據,包括輪博和控評,把我搞煩了,所以我就很少再參與了。但比如說像春晚這種比較大的場合,就會有一些大粉當起“意見領袖”,說不能咽下這口氣,你家被超了,你就要去把別人超過,這時候也會激起我的好勝心,去點幾個贊,但也只是點點贊了。

4

飯圈標準與身份認同

飯圈黑話指南03
團粉|喜歡整個團體的粉絲。
團偏|大體上可以被歸為團粉,但是有偏愛的成員。
CP粉|嗑某對CP的粉絲。
唯粉|只喜歡組合中某一比特成員的粉絲。比如某藝員團體由ABCD四比特成員組成。只喜歡A一個人,對BCD無感的粉絲就被稱為“A唯粉”。
腐唯|唯粉的一種進階版,指“只喜歡某一個藝員,並且喜歡按照自己的喜好,隨意給該藝員組成腐向CP,而且對被拉來湊CP的一方毫無感情,甚至只有利用心理”的粉絲。
毒唯|唯粉的一種進階版,比較極端,對與自家的愛豆相關的任何其他藝員/工作人員/團隊/合作對象等都抱以找茬挑事的態度。

圍爐|什麼樣的人能够被認定為粉絲?你怎麼看待飯圈白嫖的行為?白嫖粉該被認定為粉絲嗎?

柚子|這還是要看自身的經濟情况。不過我覺得最基本的東西還是要花錢的,因為就算你只是一個對他有好感的人,可能你不會去買他代言的產品,但你也會去看看他的影視作品,花錢買張票。所以我感覺,粉絲和偶像之間的關係確實是需要一定的金錢維繫的,總不能“一毛不拔”吧。像“白嫖”的話,如果你整天說自己很喜歡他,把偶像吹上天,但又不付出行動,既不看他的作品,也不關注他的音樂,這種人在我這裡是不算粉絲的。

花花|飯圈為什麼會有“你我本無緣,全靠我花錢”這樣的說法,就是因為粉絲在用氪金營造一種身份認同,只有氪金才能讓他們覺得自己是同類,並且產生一種為偶像的事業添磚加瓦的感覺。

對我自己來說,我並不否認這種想法,但我覺得氪金一定要買自己喜歡的東西,一定是要讓自己開心的。我不會買一堆廢品放在家裡。如果我買一個周邊或者代言,它本身一定就是我喜歡的東西。它除了有飯圈内容之外,本質上還是我想要的東西,是可以帶給我快樂、服務於我的。

不過我很好奇“白嫖”這個詞究竟是誰發明出來的。首先,只要你對一個藝員付出了關注度,這個關注度可以被販賣給廣告商,它就可以被定義為“花費”。其次,就算我沒有氪金,沒有花出實體的金錢,但我是付出了時間的,我的點贊和轉發都能起到文宣的作用,這就不能算是“白嫖”。退一萬步講,如果我們只把白嫖定義為不花實體的錢,那我覺得花不花錢也是個人的自由,我們沒有義務為其他人花錢。飯圈責備白嫖,本質上還是因為有些人心理不平衡,覺得我花錢了,所以你也要花。但如果大家都不氪金,就不會存在這種情況。

小胡|我是支持白嫖的。說實話這些娛樂公司賺的已經够多了,不缺我這點錢,所以我也很少買那些粗製濫造但是很貴的周邊。所以我覺得我就算半個白嫖粉吧。為什麼說是半個?因為有時候粉絲站出的那些周邊,我是真的喜歡,就會去買。但每次給他們花錢,我都要衡量一下這個月的生活費還有多少,花錢之後會不會對我的生活品質造成什麼影響,以及它到底是不是真的值得我買,最後才做出决定。所以我覺得“白嫖”其實是一種對生活負責的態度吧。

圍爐|你怎麼看待這種嚴格的標準之下劃分出來的唯粉/團粉/團偏/CP粉呢?

柚子|我覺得劃分是肯定要有的,因為一個人可能只喜歡一個團裡的一個人或兩個人,他就可以只做某個人的唯粉或者CP粉。而且每個愛豆與公司之間、愛豆與愛豆之間,也都有利益競爭關係,所以這種劃分是有意義的。粉絲會被劃分成團粉、唯粉、CP粉等類別,其實只是由於喜歡的人和管道不一樣罷了。

K |分別看這幾類的話:唯粉是最辛苦的。每天都要“律己”,得先把數據做了,要氪金、打投、買代言,如果這些你做不好,就是不為哥哥著想,就不是合格的粉絲。做完這些之後,你還要盯著對家——我也不知道哪兒來那麼多所謂的對家,一有什麼事情就要開始撕逼對打。我覺得自己沒怎麼做過唯粉,在我看來,唯粉的投入和產出是很不對等的。做了那麼多事情,卻只享受到了看一個愛豆的快樂,這種快樂不够豐富,太單薄了。甚至你的煩惱會比快樂多,比如每天擔心他排名不好,擔心行程錶太空了,操心他的事業,甚至還會被別家粉絲“痛扁”,這太不值得了。

腐唯的話,我覺得還是會有一些唯粉的品質,但比純唯粉“沒有心”一點,過得也會更快樂。

CP粉要分為“端水的”和“不端水的”兩種。端水的CP粉費心程度不亞於唯粉。因為你要操兩個人的心,還要同時被兩家唯粉審視有沒有“歪屁股”,還要和其他拆家的CP粉打架。但不端水的CP粉就不是那麼排他,會過得更舒心,不過要克制自己,一定要在“安全範圍”之內發表一些有點歪屁股的缺德言論,不然會被罵。

空空|大家都說唯粉是最高貴的,CP粉就不招人待見,我挺反感這種說法的。特別是後援會,都要求必須是唯粉才能進,我覺得這其實很難做到。這種“只能喜歡一個人”的要求,在我看來是很不科學、很違反人性的。人的本性就是永遠會被美好的東西吸引,會喜歡很多東西、很多人,這是自然而然發生的。而且追星又不是結婚,結婚是被法律規定只能有一比特伴侶,但追星又沒有什麼只能喜歡一個人的義務。所以你去看那些自稱是唯粉的人,也都有其他牆頭,只是在某兩個人之中他們只喜歡一個罷了。自己都沒做到只愛一個偶像,還要自認高貴,我覺得這是一種自我感覺太良好的表現吧。

花花|唯粉為什麼會鄙視CP粉?是因為在所有人的觀念裏,把愛分成兩份,一定比一份少。但我覺得,喜歡和愛是一個黏糊糊的東西,你不能把這個東西量化,也不能精確地比較哪個多哪個少。况且,我們每個人放在偶像身上的喜歡的總量也是不一樣的,在這種情況下,根本比不出唯粉和CP粉的高低貴賤。

天音|我覺得做這些區分並沒有太大的必要。在“粉籍劃分”這個問題上,我一直希望自己是一個“去身份化”的人。因為我在三次元一直處於留學環境裏,所以“尋找身份認同”是我必須解决的人生課題。切身體會過這些之後,我再去看互聯網上的身份、粉籍等問題,也會更看得開。

在我看來,飯圈會越來越去身份化。粉絲在剛開始混飯圈的時候都會急於貼標籤,用來向別人證明自己是誰,但到一定階段之後就會發現,這些標籤沒有那麼重要。就拿粉籍來說,10年前混飯圈你可能會很在意它,因為可供選擇的圈子很少,但現在娛樂圈更新換代這麼快,換“牆頭”已經成為再正常不過的事情,既然你身上永遠不可能只貼著一個標籤,那這個標籤是不是存在也沒有很大意義了。此外,還有不少標籤本身就存在很大爭議,比如在這個人均都在拿奶茶錢買專輯的時代,你怎麼去界定“白嫖”?路人都不一定在真正的白嫖。當這些身份標籤已經變得難以界定的時候,那麼它也將不再具有意義,粉圈自然也會去身份化了。

最初發起這次討論,是希望可以讓粉絲作為講述者來解讀“飯圈”,用飯圈自己的語言體系和行為模式來記錄粉絲文化。而如今,面對眾多針對飯圈的改革,我們依然希望能用這樣的管道,讓福斯聽到飯圈的聲音。改革的效果如何,交由時間作答。但無論如何,在複雜的福斯娛樂環境之下,圈外人應該放下本能的排斥和偏見,而圈內人也應該在表達對美好的熱愛的同時,保持一份清醒和理智。

參考文獻:
[1]胡岑岑.(2020).從“追星族”到“飯圈”——我國粉絲組織的“變”與“不變”.中國青年研究,2(1),112-118. DOI:10.19633/j.cnki.11-2579/d.2020.0031
[2]尹一伊.(2020).粉絲研究流變:主體性、理論問題與研究路徑.全球傳媒學刊,7(1),53-67. doi: 10.16602/j.gmj.20200004
注:文中討論的完整版可關注微博@Z-FILE

文|王晨璿

稽核| Nicole

圖|來自網絡

微信編輯| Bullet

matters編輯|Marks

圍爐(ID:weilu_flame)

文中圖片未經同意,請勿用作其他用途

歡迎您在文章下方評論,與圍爐團隊和其他讀者交流討論

欲瞭解圍爐、閱讀更多文章,請關注本公眾號並在公眾號頁面點擊相應選單欄目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围炉夜话:我们,在路上 | 围炉 · RUC

围炉评论|文学赋予痛苦以姓名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