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M

上班族。普通人,不自量力的想探索各種角色。喜歡閱讀和議論。喜歡狗,但頭像都會放貓。部分文章會搬到方格子。沒有其他平台。 Liker ID: vsmile20

東南亞主權爭議:新幾內亞之間

發布於

新幾內亞是世界上第二大島與,東邊是獨立國家巴布亞紐幾內亞(Papua New Guinea,下稱PNG),西邊是屬於印尼的巴布亞。印尼所屬巴布亞也稱Irian或Irian Jaya,一般譯為伊裡安。Irian 並不是單純地名,而是極為政治化的印尼語 Ikut Republik Indonesia Anti Nederland 縮寫簡稱,意思是「跟隨印尼對抗荷蘭」。當地住民也被稱為Irianese。雖然在2002年已改名為巴布亞島,但可以想像被如此命名,只是巴布亞與雅加達政權的各種矛盾之一。

媒體或學術文獻都常將「巴布亞」(有時是本島,有時是一部分)和「西巴布亞」(有時指巴布亞西側,有時指印尼省份「西巴布亞」)的意義混合使用。這裡我以「西巴布亞」稱印尼所屬的巴布亞西側,東邊直接稱巴布亞紐幾內亞,簡稱PNG。


Google Map

我最早瞄到巴布亞地圖時,就對其直線分界裡,忽然出現的不規則感到好奇:為什麼不好好劃線?

Google Map,局部放大。水域圖層。

使用Google Map將地圖放大,才知道是以河流為界。無論是一刀切的直線或是曲折的河流,都是人為劃分。直線來自殖民者便利的勢力劃分,河流是方便殖民者管理住在同一區域的當地住民。

河川為界是個不穩定因素,因為它可能隨著時間而改變,建立人工界碑較能免去日後爭端。只是河川位於密林深處,經濟價值低,而劃定界碑成本高,至今仍維持河川為界。


新幾內亞之間:獨立運動、難民與越界逮捕

雖然討論這塊土地的歷史,可以不斷往前追溯,但歷史時間拉得越長,與當代的關聯性也越弱。與本文有關的,只需認識到二戰後,西巴布亞為荷蘭殖民地,PNG屬於澳洲殖民地。PNG在1975年脫離澳洲獨立,過程相對和平。獨立前已與印尼大致談妥邊界,沒有明確的邊界主權之爭。

比較複雜的是印尼所屬西巴布亞。

1945年,即二戰結束後,印尼宣布脫離荷蘭殖民,並自稱繼承從蘇門答臘(Sumatra)到巴布亞的所有前荷蘭殖民地,也就是今天看到的印尼版圖。繼承所有前荷殖民地是印尼將分佈廣大、不同歷史文化住民統一在印尼的有力證據。荷蘭殖民者初時反對,但在1949年-50年間,已不得不承認其實質獨立,但仍否定印尼擁有繼承所有荷蘭殖民地的權力。此後開始著手扶植西巴布亞精英階層,準備邁向獨立國家。中華民國也否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有繼承權。

1962年的去殖民潮,讓荷蘭殖民政府決定撤出西巴布亞。在印尼軍方刻意操作下,由遴選出的代表參與公投,決定讓西巴布亞加入印尼共和國,而不是走向獨立。

首先需要留意到1962-63年的地緣政治。一方面,歐美焦點落在正打得火熱的越戰,將共產陣營在亞洲擴散視為重要議題。另一方面,由於印尼不認同1963年組成的馬來西亞,開啟「印尼-馬來西亞對抗」,遣軍進入馬來西亞。美國為了拉攏印尼不加入共產陣營,默認其在巴布亞的公投操作。當時仍由澳洲管理的PNG,也不願擴大軍事費用去支持報酬低的邊防事務,進而採取不要讓印尼生氣立場。

印尼將馬來西亞和巴布亞獨立,形容為西方國家的新殖民傀儡政府,也是當地被改名為「跟隨印尼對抗荷蘭」的原因。目前10,000印尼盾紙鈔印著的,就是當時大力支持巴布亞加入印尼的人物Frans Kaisiepo,形塑的是對抗殖民價值,以及巴布亞作為不可分割一部分的民族認同。

自攝。 相比鈔票上印了什麼,大部分人更在乎10,000印尼盾能買到什麼。雅加達路邊攤,一碟炒飯大約落在 20,000 - 40,000 之間。

西巴布亞獨立運動者在西巴布亞被併入印尼後,以「自由巴布亞運動」(Organisasi Papua Merdeka,OPM)活動,開啟訴求獨立的抗爭之路。印尼軍警在60年代開始追捕獨立運動及其同情者,造成大量巴布亞難民越界進入PNG。

R.J.May (Ed.) Between Two Nations, Pg 201. 這是80年代難民營分佈點,主要設在PNG內陸地區。

由於邊防難守,OPM成員仍能成功跨越邊界,同時,印尼軍方也不斷越界追捕。印尼指責PNG窩藏「分離運動」成員,PNG則指責印尼讓人民越界入境,無視邊界與主權。

我不打算在這個主題對OPM著墨太多。西巴布亞住民與爪哇在歷史文化上都有極大差異。蘇哈托執政時期(1967-1998),制度性的將其他地區人民移居西巴布亞,以改變當地種族文化結構。發展西巴布亞礦產採集,成為印尼獨立後經濟發展的重要來源。近幾年礦產明顯下滑,一直掏空而未發展的西巴布亞,反而成為經濟補助上的「累贅」,更激發巴布亞與中央政府的衝突。對其他地區的國民而言,則又是「拿了特權好處,為什麼還要抗議?」。去年即爆發一系列衝突,可參考轉角國際簡說

印尼的指責並非沒有來由。雖然PNG不願得罪印尼,明確表示不支持獨立運動,卻是同情者。一般認為,這與區域同屬美拉尼西亞(Melanesia)文化情誼有關。

Source: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Pacific_Culture_Areas.png

萬那杜(Vanuatu,瓦努阿圖)、圖瓦盧(Tuvalu)和諾魯(Nauru)更是西巴布亞獨立運動支持者。圖瓦盧和諾魯也是中華民國邦交國,萬那杜則是在2004年曾短暫建交。


小國外交的邊界

在印尼吞併/統一西巴布亞後的60年代,國際上曾局部討論印尼是否將開啟擴張主義。今天回看,印尼的主權原則還是守在「繼承所有前荷殖民地」(近代自印尼獨立的東帝汶,為前葡萄牙殖民地),而無積極擴張意圖。至於如何堅守,又和究竟與哪國為鄰有關。印尼對待實力相近的馬來西亞和明顯更弱的PNG,態度完全不同。

這也是為什麼有的學者喜歡用「小國外交」,形容PNG處理印尼問題的方式。

Google Map,水域圖層。界限南端往西巴布紐幾亞延伸的河流即為Torassi,一般地圖不會顯示名字。

2002年,PNG發現印尼在Torassi River一帶,以方便軍隊進入西巴布亞內陸基地為由,在不應有任何設施的緩衝區建立碼頭。經PNG抗議後,印尼決定拆除。但是,2012年和今年,印尼在往PNG境內的30公尺處重新建立碼頭。PNG只能一再地向對方抗議和等待答复。相較之下,PNG士兵在2015年,誤入印尼轄區摘下對方國旗,就很謹慎的採取外交道歉。

印尼與PNG之間的衝突,來自於印尼境內的難民、獨立運動,以及真正意義的犯罪者,往返於兩國邊界,而使雙方(尤其是PNG)覺得自己被侵犯主權。今年疫情蔓延,PNG採取與各國相同的封鎖邊界措施,也曾引起「邊界控管是否太弱」的短暫討論。慶幸的是數個月下來,單日新病例只落在個位數或雙位數,而邊界也未成為主要議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讓愛發電第二季 | 書寫東南亞系列主權爭議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