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80 篇作品累積創作 106909 
KM
置頂作品

標籤整理說明:我在Matters的書寫

我從去年12月開始加入Matters。加入的時候,完全沒想過規劃Matters人格設定。大致上屬於當時看到、閱讀哪些,或是觸發哪些想法,就寫自己所想寫的,定位不明。偶爾某些類型的文字有幸的吸引到幾位追踪者,我也會抱有歉意,因為同一類型可能隔很久才會再寫。

112
KM

(有點遲到的)歲末紀事

「跟各位見面彷彿是昨日之事,實際上已過一年。我根本記不起來自己在這一年做過什麼。」 在馬來西亞的朋友,年前發了一則訊息在群組。雖然中學畢業多年,平日也不多話,但群組內分散各國的朋友還是固定每年聚會一次,十餘年來如此。今年成了唯一例外。或許數年後回看,會成為不再相聚的第一年也未可知。

97
2
KM

東南亞主權爭議:印尼與東帝汶,飛地的邊界

飛地,指的是某個國家的主權土地在其他國家境內。東帝汶的Oecusse(歐庫西)即是其中一個有名的例子。無論通過海上或陸地,都需要先經過印尼海關,才能抵達本國。雖然是飛地的邊界,而不是飛地本身,才是東帝汶與印尼之間不解的主權爭議,但為了敘述方便,還是先從Oecusse成為飛地的歷史說起。

160
3
KM

疫情,和無法往返的艱難

換作是今年以前,10月底到11月期間,是我訂好明年過節機票的日子。一來希望是在尚過得去的價格訂下機票,但最重要的是提前請假,無論是公司或我,都能預留操作空間。這是因為我一年累積下來的特休,大半多會銷在這段時間。「根據台灣勞基法,勞工工作1年至2年,特休7日。

103
KM

東南亞主權爭議:新幾內亞之間

新幾內亞是世界上第二大島與,東邊是獨立國家巴布亞紐幾內亞(Papua New Guinea,下稱PNG),西邊是屬於印尼的巴布亞。印尼所屬巴布亞也稱Irian或Irian Jaya,一般譯為伊裡安。Irian 並不是單純地名,而是極為政治化的印尼語 Ikut Republik I...

75
4
KM

讓愛發電第二季 | 書寫東南亞系列主權爭議

東南亞主權爭議自今年八月開始的寫作系列,已經圍繞馬來西亞完成五篇,是我針對國家邊界的思考與書寫。我們對於「國家」的想像,經常在不自覺情況下,受到具體邊界的影響。例如當我們說「國家如何對待國民」,這裡的國民經常是指「在特定邊界內有關係的人」。

133
13
KM

(我印象裡的)Matters訴狀及其討論事項

Matters是有訴狀機制的。只要有人發起「訴狀」,並有10人附議(曾設定為5人與20人),就能對單數或複數的對象提出控訴。我在剛加入Matters不久,即注意當時的Matters判決是有延續性的,就如普通法,上一個判例可以成為下一個判例的依據,甚至無需訴狀,簡易裁示。

140
2
KM

關於跑步,我的跑步習慣,以及新建立的標籤

入秋以後,天氣轉涼。「疫情將在夏日趨緩」的說辭言猶在耳,如今夏天來了也走了,一切似乎已被延長。延長的,還有隨著天氣轉涼的賴床時間,早晨的瑜伽已經不知被我略去多少天。延長的,還有晚上跑步前的熱身。熱身大概是運動裡最惹人厭的部分。它不是你心裡惦記著的「運動」本人,卻又不能不做。

77
1
KM

我心中的Matties:跑步者、求知者和異見者的无法

趁著今天有連續好幾篇活動文,也想藉此談談對一位作者的「刻板印象」(刻板印象是活動文的用字):@无法 我和无法交集不算密切,至少不是每篇固定拍手的類型,在Matters以外更是毫無接觸(我估計他大概也會驚訝我在這個主題寫他),但要是許久不見无法的文章,也會想要搜尋名字,看看最近更新了什麼,錯過了哪些。

125
1
KM

東南亞主權爭議:低調爭議的丹絨達督

最後一篇圍繞馬來西亞主權爭議的文章。之後會以印度尼西亞為中心,繼續撰寫東南亞主權爭議系列。馬來西亞和印尼在婆羅州上有2,067公里領土銜接,至今仍有4區約87.7公里屬於待解決的「邊界問題」(Outstanding Boundary Problem,OBP)。

65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