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59 篇作品累積創作 70653 
KM

新加坡選舉IV:1,000萬人口的憂鬱和兩種反對黨面貌

「1,000萬人口」 新加坡民主黨(SDP)打從一開始,就將「拒絕1,000萬人口計劃」放入主要選舉政綱。目前居住人口約570萬。人口計劃意味有更多的外籍人士和移民。SDP在第一次政黨辯論時再次掀起人口話題,終於引起人民行動黨(PAP)的強烈抗議。

KM

留學:像個外國人一樣在台灣

早晨久違但莫名的想起大學生活,剛好最近也在不同場合和不同人聊起在台灣的生活,在選舉系列期間穿插一篇留學紀事。但這篇不是分享趣事,同樣會寫得很政治。我印象深刻的是看著第一次當選總統的馬英九,從高民望轉向人人喊打,也看著不同的氛圍變化。像我這樣從馬來西亞來台灣唸書的人並不罕見。

KM

新加坡選舉III:再一次全面開打,打什麼和怎麼打

寫在前頭:本篇上半部討論選舉議題,涉及更技術性的內政事務,對於新加坡完全不暸解的讀者或許會看得很不愉快。下半部討論競選方式,會比較輕鬆。歡迎點閱、餵食、拍贊。本屆選舉是新加坡再一次全選區開打,沒有任何一席任由人民行動黨(PAP)參選人自動當選。

KM

新加坡選舉 II:退選風波、網路輿論與政治現實

打從6月24日,人民行動黨(PAP)宣布Ivan Lim將成為候選人開始,網路上就湧現針對Ivan 的人格批評。27日,在政黨要求 Ivan應自行澄清的同一天,Ivan宣布退出選舉。

KM

新加坡選舉:有哪些背景以及可看些什麼

新加坡在6月23日解散國會,6月30日提名,投票日落在7月10日,整個過程17天。若從提名日起算,扣除一天冷靜期和投票日,競選期有8天。跟過去兩屆大選相似。選區:懶惰製圖又不侵害版權,只好用新加坡選舉委員會(ELD)準確但簡陋地圖。

KM

塗黑臉但不是blackface:台灣和馬來西亞的兩個黑臉例子

「反骨男孩」模仿「黑人棺材舞」的影片出現時,我並沒有特別感興趣點開,因為網路上已經好一陣子出現各式延伸模仿和哏圖。一直到後來出現各式討論,才知道反骨男孩在模仿裡時「塗黑臉(Blackface)」。

60
KM

與LGBT朋友往來的兩件小事

不確定如何下標題。活動寫的是「性少數」,但我認識的同志朋友好像很少自稱性少數。寫LGBT,但內文又沒有G和T,這裡僅作為一個統稱來理解就好。朋友Y 認識Y的前幾年,我並不知道她是同志。一直到共赴某個半公開活動,Y在現場說自己是女同,我才意識到這點。

KM

「不平等」之眼:看見新加坡的不平等模樣

新加坡學者Teo You Yenn的《不平等的模樣》(This is what inequality looks like)是一本充滿人文與溫柔的社會學專著。如標題所示,本書討論新加坡社會裡,底層人們如何在社會價值裡,被不平等的評價與生活著。

KM

台灣防疫下的受災戶:外籍學生

台灣連續53天沒有本土案例,防疫也已轉成樂活防疫,但是+零的原因,還是與嚴格防堵境外移入有關。2、3月時,為了避免不確定性而禁止外籍人士入境,可以說是奠定了台灣低-無本土案例的原因。如今繼續禁止,就變成是在維持數字+零的面子。當中受害最大的,是寒假出境後就不得再回臺灣,以及下學期開學的外籍學生。

KM

去了一場紀念活動

晚上到自由廣場出席六四紀念活動。紀念活動辦在牌坊外,空間不大,大概有1,000人,間中也有不少偶爾加入或離去。我一直覺得這不是個好的集會地點,偶爾路過的車輛頗為嘈雜,但勝在捷運交通方便和免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