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86 篇作品累積創作 115470 

標籤整理說明:我在Matters的書寫

KM

我從去年12月開始加入Matters。加入的時候,完全沒想過規劃Matters人格設定。大致上屬於當時看到、閱讀哪些,或是觸發哪些想法,就寫自己所想寫的,定位不明。偶爾某些類型的文字有幸的吸引到幾位追踪者,我也會抱有歉意,因為同一類型可能隔很久才會再寫。

看奧運的你,為何不看帕運?

KM

帕運(Paralympic Games,馬來西亞和香港稱殘奧)舉辦於奧林匹克閉幕之後。相比熱鬧的奧運競技,帕運顯得冷清。

余英時著作三種:陳寅恪、方以智和朱熹

KM

雖然讀過余英時不少著作,但對其人如何,一直沒有深究,而只是從其文推其人。這三本是首先浮出腦海的著作,原本沒有特別挑選,似乎也有某些相連的關係。

1

儒家·儒枷活動推廣文:道德需要情境

KM

道德個別主義強調道德實踐不依賴道德原則。《論語》討論的一個個實踐難題,就如儒家·儒枷活動也設定場景是必要條件。

5

那些無法視為整體、也無法視為普遍性存在的人生片斷

KM

而那些能讓自己在權衡時考慮的因素,往往來自於無法被放入生活排程中,「那些無法視為整體、也無法視為普遍性存在的人生片斷」。

1

必須回應的年代:讀韓麗珠《半蝕》

KM

身處在必須回應的時代與城市,又該如何正確的回應?身為寫作者,被編輯告知必須避開敏感字眼,只能奮己之力,堅持拒絕。身為老師,學生被控告,只能堅持出席旁聽每一場庭審。第一篇寫著穴居生活的作者,此時命運已和周圍的人,乃至這座城市,相連在一起。

1

疫情下(像個外國人一樣)的台灣筆記

KM

上週末得知新增180例確診時,一度猶豫著是否有必要對居住在單日新增4000例的馬來西亞家人提及。疫情下,一些瑣碎紀事。

4

(有點遲到的)歲末紀事

KM

「跟各位見面彷彿是昨日之事,實際上已過一年。我根本記不起來自己在這一年做過什麼。」 在馬來西亞的朋友,年前發了一則訊息在群組。雖然中學畢業多年,平日也不多話,但群組內分散各國的朋友還是固定每年聚會一次,十餘年來如此。今年成了唯一例外。或許數年後回看,會成為不再相聚的第一年也未可知。

2

東南亞主權爭議:印尼與東帝汶,飛地的邊界

KM

飛地,指的是某個國家的主權土地在其他國家境內。東帝汶的Oecusse(歐庫西)即是其中一個有名的例子。無論通過海上或陸地,都需要先經過印尼海關,才能抵達本國。雖然是飛地的邊界,而不是飛地本身,才是東帝汶與印尼之間不解的主權爭議,但為了敘述方便,還是先從Oecusse成為飛地的歷史說起。

3

疫情,和無法往返的艱難

KM

換作是今年以前,10月底到11月期間,是我訂好明年過節機票的日子。一來希望是在尚過得去的價格訂下機票,但最重要的是提前請假,無論是公司或我,都能預留操作空間。這是因為我一年累積下來的特休,大半多會銷在這段時間。「根據台灣勞基法,勞工工作1年至2年,特休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