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M

上班族。普通人,不自量力的想探索各種角色。喜歡閱讀和議論。喜歡狗,但頭像都會放貓。 Liker ID: vsmile20

新加坡選舉 II:退選風波、網路輿論與政治現實

打從6月24日,人民行動黨(PAP)宣布Ivan Lim將成為候選人開始,網路上就湧現針對Ivan 的人格批評。27日,在政黨要求 Ivan應自行澄清的同一天,Ivan宣布退出選舉。

針對Ivan的批評裡,主要集中在目中無人和過分的精英主義,最後連進電梯不微笑也成為主要指控點。這一連串批評,可以說是將Ivan不同階段的同事都逼出供證。大家多少在職場見過這類同事,大概因為很能引起共鳴,火勢迅速燒起。

至於Ivan的生涯和遭遇,還蠻有象徵性的。

國民服役(National Service)

「我們當時在有冷氣的帳篷總部裡,而各排與司令被來進行演習匯報。Ivan 對此感到不快,以居高臨下的口吻,提醒司令官不應踏入帳篷。我對此感到噁心(disgusted)。他的言行都說明他只是個精英主義者。」其中一則流傳極廣的批評貼文如是寫道。

新加坡公民需服役24個月,退役後成為後備軍人。國民服役可說是特別能引起共鳴的經驗。精英主義則是新加坡人又愛有恨的元素。雖然沒有明確規定,但人民行動黨推派的候選人常有軍人背景,例如本屆參選的陳國明(Desmond Tan)曾是新加坡武裝部隊(SAF)準將、黃偉中(Shawn Huang)曾是F-16戰鬥機飛行員和第一位女性準將顏曉芳。

吉寶岸外與海事(Keppel Offshore & Marine)

雖然對Ivan任職於Keppel期間的批評大多落在言行,但Keppel是近年很熟悉的企業名字。吉寶是最大的石油鑽機製造商,前幾年爆發舞弊醜聞——透過中間人向巴西行賄五千萬美金,以換取13項合約——是新加坡企業最嚴重的貪污案。新加坡政府擁有100%股權的淡馬錫控股是Keppel股東。

石油業是新加坡政府重點投資產業。近年隨著石油業價值走低,以及新加坡各黨開始重視氣候變遷,而有了碳排量等政策,都考驗現行投資方向。

聯署抗議

Change.org上出現聯署要Ivan退出選舉的提案,在短短幾天就有兩萬多人參與。乍看之下有點奇怪:如果反對Ivan,為何不直接投給別人就好?事實是,有的選票可以懲罰候選人,但有的選票不行。

Ivan原本預計上陣的是5人集選區。按以往選舉策略,人民行動黨會在集選區搭配民望高的部長級人物,幫助年輕議員當選,達到帶小雞之效。李顯龍也會競選集選區。在如此選舉模式下,因為討厭其中一人而改變集選區傾向是非常困難的。關於集選區討論,可看上篇。

難以複製的網路之戰

本屆選舉因應疫情而減少實體接觸,讓焦點自然集中在空戰,而網路聲量在選舉中的重要性似乎也達到史無前例的高點。網路聲量是否會轉換為選票,目前還不確定,但已成功更換候選人。

在Ivan 宣布退出選舉後,網路上出現對另一位人民行動黨參選人黃偉中的「不禮貌」指控,但參選人迅速回應滅火。在以往選舉裡,也有其他參選人被指控人格缺陷,例如拿著Kade Spade包包自拍的Tin Pei Ling,被指物質主義和拜金,但未能動搖結局。

經常轉貼文章的何晶,也轉了一篇支持文章。

私德以另一種面貌影響新加坡政治,最明顯的是婚外情。2012年的工人黨議員饒欣龍、人民行動黨議員Palmer,2016年人民行動黨議員王金發,都因婚外情而辭職,並觸發補選。值得注意的是,婚外情或通姦在新加坡都非刑事罪。

Ivan的情況很可能不會再重複出現在其他候選人身上:大量實名的人,在短時間內站出來分享不愉快的共事經驗,同時能引起共鳴的各種條件,並不容易達成。至於認為新加坡年輕選民因此嘗到說話權利,並改變政黨方針,就說得太過了。

雖然部分輿論試圖以此重挫人民行動黨的威信,質疑其遴選機制無法達到選賢與能(這一直是人民行動黨維繫權威的元素之一),但沒有明顯撼動的痕跡。

新加坡政黨沒有炒作此事的習慣。當記者詢問反對黨領袖,也是工人黨的Pritam Singh對此有何看法時,他表示這不過是人民行動黨內部問題,要新加坡人更關注當前議題。在台灣可能會有所不同。

新加坡選舉:有哪些背景以及可看些什麼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