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4 篇作品累積創作 20321 
Viner

關於音樂的若干記憶(3):盜版 vs 正版磁帶店

老家年少時,我常感覺家鄉是一片文化的荒漠。那裡的人穿睡衣拖鞋出門上街,毫不覺得尷尬。上茶館打牌,上啊噻(唱歌)街K歌,是很多市民們最大的娛樂愛好。荒漠之中,卻偏偏讓我發現了小塊綠洲,埋下了我成長的種子。

Viner

關於音樂的若干記憶(2):同學B

初遇真巧,同學B和同學A同姓。大學開學第一天,排隊報到時,她就排在我的前面。她穿著黃色的素色T卹,面龐不施脂粉,白皙清秀,神情似蒼井優,帶著靈氣,卻更加精緻,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瘦得剛剛好。我覺得她真好看,偷偷注意了她好久。直到一周軍訓結束,才知道同學A和我同班。

Viner

關於音樂的若干記憶(1):同學A

同學A只和我做過一年同學,我們說過的話不超過五句。他總是坐在教室的最後一排,而我坐在中間。我們原本毫無交集。但是,因為他的著裝,他在全班六十來人裡顯得格外特別。他總是穿著過大的T卹或衛衣,上面畫著絢麗的圖案,褲子也是肥寬肥寬的,走起路來衣襟抖動,就像身上套了個大布袋。

Viner

蟑螂出現時(論馬特市怪現象)

我知道,關於馬特市,大家各自有各自的想象。如果這裡是一桌宴席,有人要吃滿漢全席,有人要吃米其林3星料理,有人要吃農家小菜,有人只要一盤沙拉.....我不知道自己在這裡做的屬於哪種菜,也不介意被當做不果腹的沙拉。不過,大多數口味不同的市民應該都認可這一點:蘿蔔青菜,各有所愛。

Viner

我心中的Matties:那些有所熱愛、有所執著的人

等到活動快截至了才匆匆參與進來,真是好趕啊。之前Matters上動靜不斷,一時感覺氛圍上不適合寫這樣一些話,有點類似學生時代的告白小情書,這樣公開還真有點不好意思呢...... 先向主辦人@Scorpion 致歉,我沒有辦法遵守「只能選擇一位matty」的活動規則,有太多心想...

Viner

今天聽什麼:生命中最重要的十大唱片(上)

十多年前,有一本音樂雜誌滋養了我貧乏的學生生活,叫做《音樂天堂》。高二那年,我在書店一角發現了它,高中畢業那年它便永久休刊了。幸虧了學校附近的舊書市,讓我覓來不少舊刊,每本都翻來覆去看了無數遍,其中最愛的就是「生命中最重要的十大唱片」這個專欄。

Viner

初讀《紅與黑》有感

拿起《紅與黑》,沉甸甸的一本書,500多頁密密麻麻的法文,原本心裡很膽怯,要不是有朋友們陪伴共讀,恐怕它不會成為我的第一本19世紀法文著作。19世紀的法國經典文學,僅在中學時粗讀過幾部中文譯著,都沒有留下深刻印象。

Viner

今天聽什麼:一封音樂情書

那一年,我遇到了一群女孩,她們分散在天南地北,卻因為共同的狂熱,我們瘋到了一起。其中的兩個女孩和我相約,忙活出一個簡陋的音樂播客。那一年,我還遇到了一個男孩,他有著明亮的眼睛,總是將我凝視到底,他有著溫柔的靈魂,卻有著搖滾的精神,他寬大的手掌,長長的手指,撥動吉他的琴弦,也撥動我的心。

Viner

暗戀

(一) 不敢告訴你,我眼角遊離的視線,那一端連接的是你。不敢告訴你,我的枕頭墊著班級集體照片,只為睡覺也能離你近一點。不敢告訴你,我偷去你的練習冊,撫摸你的字跡,就如同親吻你的面頰。不敢告訴你,兩年有多漫長,思念有多深切,我垂下的眼簾隱瞞多少言語。

Viner

夏日讀書流水帳

我確實又退回表達欲低谷期了,或許是因為和Matters的朋友建了群組,小團體裡交流已可以滿足表達欲,或許是因為夏天,海邊的風把要說的話都颳走了。公然分享自己的閱讀清單,就和當眾脫褲子一樣,別人盯著你腿間的毛,揣測你是怎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