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ters好色情喲

纯洁的我们,总是因为不够变态,而和皿煮与背叛格格不入。

【诉状】好多用户严重违反社区约章,请封禁,并敦请社区以此案为判例通过立法

發布於

這幾個人劣迹斑斑,恶性明显,污染環境不需要说什么理由吧。相比較前兩個污言穢語者,慣犯Fai倒顯得沒那麼可惡了。全體matters用戶監督matters處罰一定要一視同仁,不能搞雙標包庇罪惡。

诉求 1:永久封禁
诉求 2:删除或隐藏其所有发言记录(就算不删所有,也应当删除上面截图中列出的所有人身攻击言辞)。

另外,与站方和各位 Matties 共商的一点是:为什么这样恶劣的一個個水军马甲,也需要20个人赞赏我,才能讨论是否可以封掉他呢?

民主自治的情况下,一定要尽量降低交易成本呀,20个人的门槛让交易成本反而扩大太多了,难道每次要封这样一个恶劣的马甲,都要那么用户付出自己精力、注意力、时间,才能取得合法性吗?


当然不是!

所以很显然,站方之所以设置 20 个人赞赏的诉讼门槛,背后真正的用意,在于故意折腾善良的用户们,在于以此制度推动民主的、自治的立法。

這樣就是搞階級對立,讓新人和窮人沒有發言權,把現實中的醜惡也搬到網絡中,這是一個什麼樣醜惡的社區?

这一门槛,并不只是进入司法程序的门槛,更是进入判例法立法程序的门槛。

毕竟,完全民主的司法,是非常原始的民主,现代社会是法治社会,社会和民众的意志通过法律体现,民众有权以民主和自治的方式实现立法,而立法的门槛自然要高些

Matters 站方一直拒绝做审查者和删帖者,我认为个中原因,从来不是很多人所以为的,在语言暴力面前固守某种「迂腐的言论自由」;

而在于,Matters 作为一个以分布式的 IPFS 技术推动公民数据主权的平台,并不认为自己作为平台,就拥有主宰所有实质上来自于用户贡献的数据的权力。

这一点,让 Matters 一下子区别于所有出现过的中心化网络社区。

意识到上面这一点,至关重要!

这一点,也是到目前为止发展得还不够完善的 Matters,之所以与其他中心化社区性质完全不同的根本原因所在。在 Matters,用户对其数据、隐私拥有绝对主权,所以站方自然无权侵犯这一主权。

也就是说,Matters 站方在主动地把自己从技术角度与生俱来的权力关进笼子

那么,为了维护社区秩序,社区公民可以通过自治性质的立法,把权力授予站方。这样的制度,如果能够彻底贯彻下去并技术化、产品化,也可以让社区公民在站方作恶的关头,把权力收回。就算站方不作恶,只要社区认为适当,也可以随时再经立法程序将权力收回,这是真正做到数字时代的主权在民

所以,对本案,我还有——

诉求 3:请社区以此案为判例(如果此案诉讼成功的话),通过立法:对于凡是对其他用户进行与本判例中当事人行为性质一致的人身攻击的用户,社区授予站方酌情立即永久封禁之的权力;对于凡是与本判例中当事人发言性质一直的人身攻击的发言(无论该发言是评论还是文章),社区授予绽放酌情立即永久隐藏/删除其发言的权力。

给一个例子。比方说假洁平冒真洁平身份案。

我是一个 Matters 用户,我看不下去了,虽然我只是普通用户,跟洁平非亲非故,但我希望社区秩序好好的,所以我行使自己的权利,提起控告。
于是,我发了个贴,标题是《请假洁平停止冒充真洁平》之类的,然后将它关联至「诉讼标记」公用贴。下面会有一些朋友同样关心此事的,来参与讨论,他们都可以被视为干系人,同时也是陪审员。
我的诉求是让他停止冒充。这时另一位用户寓森发言说,这样的人就该永久封禁他。这条评论得到了123个点赞,1个踩。
假冒的洁平口才很好,回复寓森很多话,听上去好像挺有道理,有 10 个用户以为他真的是捍卫言论自由,于是给他点了赞,但还有很多人认为他的话是狡辩,这条自辩评论又收获了66个踩。
72 小时后,量刑生效,编辑映昕在后台操作,执行社区通过的生效量刑,把假洁平账号封禁,然后到诉状贴下说明了投票结果和行刑过程,并附上截图。
与此同时,用户 不明爬行兔 认为假洁平是在捍卫言论自由,在评论里提出不仅不惩罚,反而要奖励,他的诉求是「奖励假洁平 1000 个MAT」。这条评论获得了 200 个踩,没有赞。72 小时后,该量刑被视为未通过。

全體matters用戶監督matters處罰一定要一視同仁,不能搞雙標包庇罪惡。

所以,请各位支持民主和法制、支持公民的数据权利的 Matties,走过路过不要忘了投我一票 MAT,让这个人得到应有的惩罚,让社区获得应有的安全和法制保障。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Matters诉状区

1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