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Fang

❤️ Heart set in Game Theory & Public Finance - determined & disciplined dreamer in making Pareto Improvement. 📬 v.v.fang@gmail.com ❤️ 加拿大公立大學經濟系講師,精通賽局&公共財政,回台後在各不同產業領域闖蕩,職務包含高階特助、BDM、策略行銷等要職。

打燈

😡頭頂冒煙的 Vera

「我氣炸了!那個 Peter 又在工作上陷害我,還講話很不客氣,你知道他直接在郵件裡顛倒是非,還故意信件裡加上高層來壓我,真的欺人太甚了。」隔著電話我也彷彿看到 Vera 血壓飆高,頭頂冒煙。

Vera 是我朋友,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她跟我抱怨這位 Peter 哥了,那是一位她公司的同事,Peter 設計讓 Vera 幫他背過幾次黑鍋,而且還會口出惡的言羞辱她。最可悲的是他們曾經是好朋友,因此也讓心軟的 Vera 特別為難。

「放輕鬆,深呼吸。我也領教過類似這位 Peter 哥的招數,我能感同身受。冷靜一下,去外面買杯咖啡,走走路,什麼也不急著做。等你冷靜下來後,公事公辦的回 Peter 哥的信就好了。記得維持妳的專業及風度。」我跟 Vera 這樣說。

幾個小時後,Vera 傳訊息給我說那個 Peter 哥臉皮真有夠厚,專程去找 Vera 當面談話,裝死一副什麼都沒發生過,好像沒有陷害過 Vera 一樣,跟她稱兄道弟的聊天,還約她下班一起去吃飯聊天。

「妳有要去嗎?」我突然問Vera。
「嗯我還在猶豫,有點晚了的確有點餓。」她說。
「身為妳朋友,良心建議妳今晚慎重三思後才去這飯局。」我緩緩的說。

Vera 很好奇為何我會這樣說,我很少會這樣介入她私事,即便她身邊有些朋友我很不欣賞,我也很少出聲。

我告訴她:「妳如果今天去吃這飯,妳給了這位 Peter 哥錯誤的訊息,打錯燈了。」

我點到為止。對我來說,Peter 的舉動已經太明白的擺出態勢。他敢約今天被他惹怒的 Vera 去吃飯,粉飾太平,就表示 Peter 在告訴 Vera 他們還是老友鬼鬼,跟以前一樣出去吃飯聊天。

我是 Vera 的話,我才不會今天跟他去吃這飯呢!去吃這飯就等於給出一個明確的信號:我已經原諒你了,一切沒事。事實上超有事啊!所以最佳回應(BR)就是拒絕赴約。


Photo: Bun Lee, a flavored artist in music, videos and photos.


🎲 賽局理論: 訊號

之前的文章〈好奇心II〉我也談論過訊號。我認為這是賽局裡最有意思的題目。今天我打算多花點篇幅,用生活上小故事來多談一點訊號,以及打訊號燈的藝術,後面很多時候我會簡稱打燈。

「一個玩家將私人資訊傳達給其他玩家的行動稱為傳訊(signals)」阿維納什·迪克西特(Avinash K. Dixit),以及貝利·奈勒波夫(Barry J. Nalebuff)的《思辨賽局》(The Art of Strategy)書裡有明確定義。

就像開車一樣,由於馬路上其他駕駛無法知道您要去哪裡(私人資訊),傳遞訊號(打燈)讓其他人知道你要換線,對他們來說是有利且重要的資訊,他們會因此判斷他該採取什麼行動(比方踩煞車還是加速)因應。這應該是最直覺的傳訊,打燈的例子了。

海岸邊放置燈塔給船隻些方向。黑暗中看到一線屬光或者火把讓大家知道原來已經來到市集。這些也是訊號的例子。

除了以上這種開車打燈類的例子,現實生活一般的傳遞訊號其實挺複雜的。

來看看以下幾個例子。

該怎樣讓您老闆知道你的工作量已經完全不合理的超過負荷了呢?如果您已經上班上到很不爽,老闆再不幫您加人來減輕負擔,您已經打算要找工作加上辭職。到底該怎樣打這個燈呢?

要怎樣傳遞正確的訊息給這個女/男生您對他完全沒有意思?或者超級有意思?

在眾多競爭激烈的求職者中,您怎樣成功地打燈,讓用人單位知道您比其他對手優秀,更適合此職位?您認為光光是常春藤名校的畢業證書足以幫您傳遞這訊號嗎?

談判裡,您該第一個還是最後一個議價呢?先討價還價的人是否傳遞了什麼訊號呢?

🎲 透過不傳遞訊號來傳遞訊號

「你希望我該留意什麼事情?」
「這隻狗在晚上的古怪舉動。」
「這隻狗晚上什麼也沒做啊。」
「這就是古怪的地方,」福爾摩斯說。


以上對話摘取自《福爾摩斯探案全集的案件》〈名駒銀班〉(Silver Blaze)。這狗連吠都沒吠讓福爾摩知道這個入侵者並非陌生人。所以不傳遞訊息也是一種訊息的傳遞。

關於這點,我有個個人酒吧故事可以分享。

🍺 喝一杯

一個前同事週五問我要不要喝一杯。我們是在停車場巧遇的,週五嘛,大家輕鬆的打個招呼,他一副臨時起意的問我要不要下班後來去喝一杯呀?坦白說,我一點也沒覺得他是在以「約女生」那樣的姿態在約我。不過就是喝杯酒,放輕鬆的來慶祝週五週末的來臨,又不是約去正式約會吃頓飯什麼的。

我爽快地答應了,下班後我們就喝啤酒小聊一下。快結束時這男生跟我說他感到很受挫,困惑而且不知該怎辦。我問他為何,他說因為我完全沒釋放訊息,也不接他打出的訊號球。

那時我才恍然大悟,原來他對我有意思,約我喝一杯只是個藉口,整晚都其實在對我放電。我心裡翻了一千次白眼。說真格的,老兄你燈泡真的不太亮,放電的功力不夠,也沒啥魅力。罩子放亮啊,我沒給訊號或沒接他丟出訊號的這個事實,不就很明顯的在告訴他,我其實對你沒興趣耶。何來的困惑?

💡職場打燈

Freda 上班永遠都很晚才到,早上要找到她幾乎不太可能。但大家上班都忙,誰也沒時間去管誰在哪裡,或者在幹嘛。有個清潔人員,一次在閒聊裡不小心說出 Freda 其實常常在各樓層的廁所長時間逗留,有時在講電話,有時在廁所格子裡睡覺。一聽到時我們大家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廁所有啥好睡的?還有就是她上班很忙碌的樣子,好像常要出席不同會議。再加上大家總是在要下班時,看到她在熱晚飯(或者去買晚餐),一副打算在公司加班挑燈夜戰。甚至三更半夜收到她發出漏漏長的信件也稀鬆平常。

Freda 其實還蠻擅長職場打燈的遊戲。半夜發信出來這個慣舉,讓大家對她「辛勞加班,半夜用功」的這個印象很深刻,覺得她是個認真的同事。要不是我有個重要客戶發了幾封他跟這位小姐往來的信件給我看後,我也很難相信她原來這麼不負責任,重要客戶信件不理。原來她僅向上管理,半夜發信是做樣子給高層看的。

我相信您也有可能認識類似這樣的同事在職場裡。另外還有一種人,每天都超早到公司去插旗,其實他充其量只是去打燈,告訴也很早到的高層他是最認真的職員而已。不過當然,正常的多數人都不做這種事的。

💼 公事包是爆滿還是扁的

來講今天最後一個打燈的例子。

19世紀末,亞倫·葛林斯潘先生(Mr. Alan Greenspan),尊稱格老。他是美國第十三任聯邦準備理事會(Federal Reserve)主席,是史上唯一聯準會連五任的主席,任期長達20年(1987年至2006年)。當年我還在學校讀經濟,常常聽到老師們講格老各種傳奇故事,他是經濟學家裡的經濟學家。

其中一個老師說的故事我到現在還印象深刻。那時大家常說,只要看格老的公事包裝多滿,就知道聯準是打算升息、還是降息了。要判斷美國聯準是要採取寬鬆貨幣政策,還是縮緊銀根的貨幣政策,不用再傷神看什麼財經專家講市場現況,或認真讀各種厲害預測及分析啦,看格老就好!甚至還有人採集數據,認真套分析去研究格老公事包的「滿」度與利率政策之關係。

這邏輯是這樣來的,大家發現,如果格老打算降息,通常他就會帶很多資料公文在身上,塞滿公事包,因為他需要不少資料來幫助他說服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ederal Reserve Open Market Committe)的委員們。但倘若他沒打算降息,那他公事包就扁扁、空空的,很輕便的去開會。

那我想問您:如果我們大家都知道這故事的典故(媒體上也常說),聰明如格老有可能不知道大家對此有所預期,而在適當的時機點,拿他的公事包的打個燈反操作一下呢?



希望您今天也閱讀愉快。週五週末愉快~

也許您能好好去享受杯啤酒,在沒有打出錯的訊號下!Cheers 🍺 敲一個杯子,我們下次見。

🃏 If you like to see the original English version of this, please visit here. 🙏

[本篇同步刊載在 Medium 與 方格子]

好奇心 II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