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塔人【vaigoup1906】

我希望是一座艾菲爾鐵塔,眼界像塔尖一樣高、胸襟像塔座一樣寛、毅力像塔身一樣堅。

【兩岸四地跨域浮生錄】第7章:澳門官場現形記(下)

《官場現形記》是晚清一本諷剌官場黑暗面的小說,是李寶嘉的代表作,其行文流暢,傳意順達,把晚清當年官僚的「荒唐齷齪」,描寫得淋漓盡致、絲絲入扣,此書被公認為在中國最好的100本小說中,是其中最好的10本小說之一,筆者當然不能與李寶嘉的功力相比,但基於對澳門官場的了解,發現澳門特區政府近年發生的事令人「目不暇給」,所以筆者也想透過有限筆觸,讓大家看看澳門的官場有多「離奇」。

澳門地方小,澳門人比較容易把家搬到上班地點附近,不少公務員中午都可以回家吃飯,如果是領導層的職位,上班時間彈性更大,加上他們配有私人專用車和司機接送,出入來去自如,回家午膳絕對沒問題。

2015年的10月30日,澳門那天下著一點小雨,海關關長賴敏華如常在中午回家吃飯,上班前還吩咐家傭煮一煱老火湯,好讓在午膳時來喝,她如常回到氹仔海洋花園的家,告訴司機按習慣回來接她上班,生活似乎一切依舊,就在午飯前她卻接了一通電話,然後告訴家人只出去一會,很快便回來吃飯,但可惜她從此再也沒有活著回來,後來被人發現她竟倒斃在住家附近的公厠內,案發後僅4小時,特首崔世安立即召開緊急記招,向傳媒宣佈案件初步判斷是自殺。

澳門警方稱,他們是下午三點左右接獲舉報,經初步判斷排除了他殺的可能,並說死者是同時使用四種方法自殺,包括用美術刀割脉、服用大量藥物、以利器割頸和用塑膠袋套頭引至窒息身亡,警方最終對案子以自殺結案,但由於死法複雜離奇,而特區政府亦沒有再詳細交待案情,因此引起社會各方議論紛紛。

賴敏華的死因的確令人費解,若如特首所言是「自殺」,身為一個兩名子女的母親,何事要讓她忍心與自己心愛的兒女永別?一個從貧瘠家境中出身,由最低級警員經一番努力才爬至海關關長地位的人,其生命力和生存鬥志必定很強,為何才做了一年海關關長,在事業如日方中之時自尋短見?死法更超乎一般常理,怎會自殺前還有心情想喝老火湯?而且一個決心尋死的人,多數會製造一個容易成功的求死方式,例如吞槍自殺、跳樓、闢室燒炭或服劇毒等,如今海關關長要動用四種混合手法來了斷自己生命,過程要喝水吃藥,要用利器割脈和割頸,還要用膠料袋「套頭」,步驟繁瑣又費時,不合情理,更可笑是「自殺」地點會選擇在家外的公厠這些不潔的地方,對於一個社會地位其高的海關關長而言,死後要留下「污名」將是情何以堪呢!

澳門海關關長竟在公厠內自殺

記憶中,澳門特區每隔幾年便有高官死於非命:2011年8月,前澳門終審法院法官朱健在廣東台山與家人自駕遊時發生「離奇」車禍,他身受重傷,其後被轉送廣東省人民醫院治理,一直被留在醫院接受「治療」,延至三個月後不治。朱健是澳門歷史上首個中國籍法官,而且在任期間曾經負責過歐文龍的世紀貪污案,對於終審法院法官這樣重要的人物,為何澳門特區政府讓他漫長的三個月一直躺在廣州醫院,不尋找一家設備更先進的醫院去救治他,難道朱健非要在廣東省人民醫院接受治療不可?

另一起高級官員命案是在2009年8月發生,澳門消費者委員會主席何思謙被人發現死於珠海一間酒店房間內,澳門官方說他是上吊自殺;「何思謙」這個名字,在80年代可說在澳門是無人不曉,他出名的原因是1984年參加第三屆立法會選舉成功當上了立法議員,打破了由中葡混血兒和親中派人士一直以來在議會的壟斷,其後更於第四屆立法會選舉中,以民生派形象,在最高票數當選連任之餘,更成功帶領另外兩人入局,史無前例地創下澳門立法會選舉中奪取席位最多的輝煌歷史,其後更成為澳門人的民間寃情大使好一段日子,在坊間民望比當時的澳門總督還要高。

筆者與何思謙相識20多年,他為人頗愛面子,有時還顯得有點自負,以其性格不會走到珠海金葉酒店這類平價酒店自殺,如果真的要終結生命,再有機會選擇的話,相信他必會留在澳門的五星級酒店尋死,讓死後也得保留點體面,這才符合他的性格。同時,他生前個人名譽雖受貪污醜聞影響,但案件只涉及兩萬元的少量金額交待不清而已,比起歐文龍的數以億計的貪瀆案真是小巫見大巫,以他過往在社會歴練那麽豐富的人來說,不相信他會愚蠢到用自己寶貴的生命來賠這種「小罪」。

何兄週日於金葉酒店客房「自縊」身亡,珠海警方即時判作「自殺」案處理,翌日要求親屬往珠海辦理結案手續,其遺體週二便立即在珠海被火化,而澳門特區政府以何思謙「自殺」為由,很快便終止調查該案,並按照一般程序將該案歸檔。這件案件為何要如此急速結案,連遺體也在兩天內被燒掉,一宗命案不需要驗屍和進行覆核程序便結案未免太兒戲了,政府對處理一個部門首長的命案如此輕率,相信除了澳門之外,在其他地方是難得一見。

何思謙(左起第六人)出席活動記招會

上述多宗命案死法雖各有不同,但共通點是死因十分不尋常,而官方事後也沒有一個清楚交代,澳門特區政府這種草率了事的處理手法,一直無法令公眾釋疑,這種無視公眾知情權的做法,澳府似乎早已養成習慣,由何厚鏵對歐文龍貪污案、到崔世安對海關關長自殺案,特首們都是在急急招開的記者會上,很快便把案情定性,但對於與案件諸多疑點,特區政府卻一向不會向公眾交代。

【讓愛發電計劃】也令我觸了電!

【兩岸四地跨域浮生錄】第2章:日童落難記(下)

【兩岸四地跨域浮生錄】第3章:毒品為禍錄(下)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