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

自由撰稿人,關心性別以及社會福利議題。

黃色笑話的界線在哪? 博恩真的很不該?

平常喜歡看脫口秀,那來講一下博恩的事件吧,這也不是他第一次被攻擊,但就脫口秀這樣的表演內容,我的觀察是,他一直想把美國那套葷辛不忌的表演方式,原汁原味地放到臺灣,漂亮的佈景、厲害的樂團、安排許多名人上節目,以節目架構設計來說,這是值得讚許的,但在段子的包裝跟鋪陳上,還有很多調整的空間。

有人說美國講脫口秀的人也是各種地獄梗,例如Bill Burr,或是專講黃色笑話的Yumi Nakashima,在包裝笑話時,自嘲的鋪陳就不太一樣,我覺得博恩的笑點有時候太晚出,或是他覺得他設計好的一個爆點,原本期待觀眾應該在這一秒領會到並且笑出來,當節奏漂掉時,他會變得超尷尬,雖然他一直都在反省與練習這點。

另外提到,他的英文表演比中文好很多,這滿讓我意外的,有興趣可以去搜尋一下。

節奏抓的不對,他的自嘲就像嘲諷別人,看起來就像:「喔因為剛那個很好笑,所以我再補一刀」,在Simon Critchley的著作《On Humour》(中譯:你好,幽默)中提到,笑話不只有尖銳的惡意或嘲笑,而是對惡意的鞭撻(p.32)、真正的幽默不僅是批評,更該有治癒的作用。(p.32-33),我認為博恩的那段表演,缺乏了治癒的效果,因為太多的尖銳跟嘲弄沒有操作好,反而成了惡意。

就是因為這樣,他的表演才會踩到地雷,許多性別或是婦權運動者才出來指責他,我個人猜想是,他沒有把「性侵害」其實想假借轉譯成女性追求性自主的這個橋段銜接好,還補了一句說「其實你都不知道我在建中時是受害者喔」;黃色笑話的確不好控制,雖然講性器官或是隱諱的性愛很容易讓觀眾買單。

自嘲真的很難、講笑話很難,種族與性別都是敏感的議題,能夠走在鋼索上還贏得掌聲,才是好看的脫口秀表演。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