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人_WANDERER

在路上。

「追求。」

日期:2020.08.12

地點:台北市

「如果你想要大家都理解你。那得普通成什麼樣子?」

最近為了寫推甄報告,開始寫自己的自傳,回頭去看以前在Instagram 寫的紀錄,發現自己曾寫過這句。當時在部隊,最常掛在嘴邊的口頭蟬

「部隊的人真的都是白癡。」

重新想著當時的抱怨,當下其實只是找不到聽懂我的人,於是自視甚高的覺得別人蠢。但現在回頭看,才發現其實只是彼此對於人生的追求不同罷了。


如果「穩定」是當時的我認為很白癡的長官的追求,那他們所做的一切一點都沒問題。憑什麼我要追求改變及自認的進步,別人就得配合我。想到的是,也許這個環境從來都不是被設定要成為卓越,什麼改變跟追求卓越,可能從來都只是自己的一廂情願。如果是這樣,真正白癡的其實是我。


最近屁孩很喜歡找我玩象棋,但當下很多時候都在頭痛方案要怎麼設計,或是自傳要怎麼寫。心思根本就不在棋局上,所以時常下了一些很蠢的棋步,導致最後輸棋,但輸贏其實自己也不太在意。如果沒有想要贏的動機,大概就不會把自己投入其中,更不會在意結果。


大概就像以前在軍校完全不想唸書,也是對於自己的未來沒有需要知識的需求,沒有知識的需求,就沒有學習的供給,供需理論大概也可以用在這裡。


找不到投入工作的理由,大概也無法在工作裡找到想要贏的動機,心裡在意的其實是其他事情,所以無法投入,在投入以前,終究得先找到真正想要追求的。不曉得以前那些被自己嫌白癡的長官心裡真正在意的是什麼,但此刻內心先為當時的自以為是道歉。

.

後來覺得其實被不被別人理解好像也沒那麼重要了,有時候連自己心裡真正在意的事情都搞不太清楚,要怎麼期待別人多懂自己,但有時又覺得搞不懂自己好像也不是真的會怎樣,日子好像還是能過,人生好像也沒有一定要做點什麼,或追求什麼才能夠快樂。


想起之前不管上山還是旅行,其實最害怕的是迷路。因為迷路讓自己不曉得下一步該怎麼辦。不曉得盡頭在哪,讓我不曉得現有資源接下來該如何規劃,不曉得接下來要前進、後退還是原地不動。迷路的當下確實感到害怕,但同時也讓自己意識到需要重新正視「此刻」。


不確定人的存在是不是一定要把自己投入在什麼事上,但找不到方向似乎會勾起一些恐懼,而恐懼讓自己必須正視此刻真正的需求。

不確定是不是大家都是害怕「迷路」,但「迷路」本身似乎讓人正視「自己在哪」、「我要去哪」,那創造出這樣的情境,讓人產生願意「正視」的動機,大概是之後在設計的冒險裡需要做的。

.

我此刻是害怕的。正在迷路,正在檢視此刻的擁有,正在確定方向。正視自己的需求後,目前確定的是我需要能夠一同前行的伙伴,為「設計冒險活動,進而讓人能夠找到自己存在意義」這件事一起努力的伙伴。

.

伙伴需要先對於這件事有熱情、有想法才能討論接下來各自可以做些什麼,有興趣的歡迎一起爬山,可以依照身體狀況決定路線,但有興趣的限定要先一起爬過山再討論。

.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