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智輝

90後台灣人,18歲家裡沒錢,所以去唸軍校 後來努力存錢,賠了130萬退伍,出來尋找自己 愛喝酒、愛爬山、愛旅行,想知道自己為什麼需要活著 寫了一些生活中,關於尋找自己跟為何需要活著的筆記,嘗試為自己找到答案

「愛。」

發布於

日期:2020.09.11

地點:台北市

.

近期開心的事除了帶屁孩完成花東單車的冒險治療方案外,大概就是前幾天收到之前在軍中帶過的阿妹仔送的連服。收到連服的那天,約在咖啡廳大家一起閒話家常。

.

聊的是前單位的近況,聊的是過去一起經歷過的種種,隨便就能開心聊上幾個小時,代表的大概是彼此對這個地方都有足夠份量的回憶,彼此也都夠投入在裡面,才能製造這些回憶。退伍之後除了自己回憶以前經歷了什麼外,也時常接到來自遠方的關心,大概是因為建立了連結,於是想念彼此。

.

「輔仔,現在過的怎樣啊?」

「輔仔,退伍過的還好嗎?要不要回來啊?」

「什麼時候要喝啦?很久沒跟你喝了。」

.

收到關心的每一刻都是幸福的。幸福的感覺如果是來自過去的付出,得到內心期待的收穫,我期待的是自己能夠與人建立連結,在別人的生命裡留下的是值得回憶的痕跡。

付出肯定是要有回報的,只是回報的不一定是要看的見的。

.

大概就像工作的付出,期待的回報是薪水,父母對孩子的付出,期待的回報是孩子的笑容,情侶間彼此付出,期待的回報是情感能得到寄託。但有時候失望似乎也來自這些付出,得不到期望的回報,於是失望。

.

工作的這五年,大部分的時間都是所謂的「助人工作者」,時常被冠上「好善良」、「心地很好」的形容詞,但其實一點也不。我只是剛好喜歡面對人,剛好樂於與人相處,所以我花時間與人工作、花心思想怎樣的相處才是適合人的,所謂的「助人」,其實剛好這麼做能夠讓自己快樂而已。

.

不曉得其他的助人者的期待是什麼,但「幫」或「助」如果代表的是不需要回報,那我肯定不是。就連借過,我都會期待對方能跟我說聲「謝謝!」,比起「助人工作者」,我可能比較適合用「與人工作者」,我仍然期望自己能在與人工作的過程得到快樂。


所謂的「期待謝謝」大概期待的也是一種結果,沒得到會蠻失落的,或許錯的是「期待」如果確定自己是為了什麼付出,大概就不會有「期待」,因為付出的當下就已經得到收穫了。當下已經滿足了,所以不會在意結果,當自己與人工作的當下,得到快樂,似乎也就夠了。

.

「愛」常說不求回報,或許指的的就是沒有期待,在付出的當下同時感到滿足,也許是「愛」。

.

想起退伍前其實還是很在意自己的努力沒有被長官看見,沒有機會去到自己想要的職位。大概還是因為在意的是結果,我還是有「期待」,所以因為得不到而失落。但想起帶屁孩從花東回來,其實不曉得最後成效如何,但心裡是滿足的,或許真的對軍中沒有愛。但與屁孩一起冒險的日子有。

.

但又總是會想起軍旅每個同甘共苦的當下,以前付出每個真心,其實也沒去想後續到底會不會影響自己升官,大概這也是愛吧。

.

此刻能夠有深刻回憶也許就是象徵自己真的愛過,因此建立了連結,因此想念。雖然付出的當下已經滿足了,但收到衣服跟接到每個關心的電話還是感到幸福,大概是又讓自己再一次回到每個付出的當下,再一次感到滿足,感覺到愛。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