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人_WANDERER

在路上。

「底層的生活。」

日期:2019.11.05

地點:台北市

.

還在部隊領國家薪水前,買了不少書,但礙於每天工作的忙碌,一直沒時間看。退伍之後,雖然薪水變少了,但時間也變多了,也開始有時間消化放在書櫃很久的書。

.

其中一本叫《我在底層的生活-當專欄作家化身為女服務生》-Barbara Ehrenreich,在今天看完了。

.

一直以來都對階級反轉的議題很有興趣,即便手上拿的只有同花,也期待能夠逮到機會贏full house一把,一直都著迷於逆轉勝的故事。

.

可能是心裡某種程度對現狀的不滿足,所以總期待能夠改變。渴望的是自己能夠離開此刻的不滿足,飛的更高,看的更遠。

.

作者擺脫原有的社會階級,到最底層去體驗最基層勞工的感受,去經歷他們正在的經歷的一切。已經處在某種程度的高空,卻選擇嘗試到底層看世界的Barbara寫下了這本書,使自己對這本書產生了興趣。

.

明明飛的好好的,為什麼願意著陸。生存明明只需要飛翔,為什麼會願意嘗試行走。

.

認識這本是在兩年前去花蓮旅行逛書店時翻到的,當下不曉得為什麼,就直覺要買回去,但礙於不想再增加行李的重量只好放棄,一拖拖了兩年,最近終於拿到實體。

.

看完最大的心得除了憤怒跟無力之外更多的是自我慚愧。

.

以前在路邊看到遊民或乞丐,心裡總會想著

.

「好手好腳的幹嘛不去工作。」

.

但看完才理解許多我以為的理所當然,對許多人來說其實一點也不。

.

生活被低薪壓的喘不過氣,每天連養活自己都有困難,怎麼可能還有心力好好接受教育,提供好好接受教育的環境,甚至建立應該好好接受教育的觀念。

.

被別無法選擇的長工時壓榨,即便心裡有再多憤怒,下了班也只想好好休息,更何況大部分下了班面對的是等著他回去照顧的家庭。甚至有些連被壓榨的資格都沒有,所以只能乞討。

.

從來都不是不願反抗,而是無力反抗,身體累了,害怕身體挺不住,心裡更累,害怕反抗了連最後生存的機會都沒有。

.

拿悲慘的人生去對比自己此刻的幸福感覺不大好,但看完當下還是覺得自己非常幸運。

.

雖然不是出生在富裕的家庭,但也夠自己升學到高中,雖然每個月要負擔家裡的開銷,但也不至於沈重到無能為力。

.

能夠平安地長大、好好地接受教育,並且逐漸成為能把自己照顧好,也能照顧好家人的此刻,背後獲得的是無數的栽培跟照顧。

.

看完書的當下感覺無力,因為書裡大部分的問題到現在都還是沒有解答。

.

或許當時想買的直覺,某種程度可能象徵自己早就對底層生活的問題充滿疑問。

.

也許是在部隊從事輔導工作的日子,看見無數的問題其實都來自讓人無能為力家庭。

.

那些選擇從軍的弟兄,即便不斷被教育要去愛國、要爭取榮譽,但心裡其實都知道,最終都只是為了要維持家庭最基本的生存罷了。

.

自己的生存雖然沒這麼危急,但也的確是帶著相同的理由才穿上軍服,或許某種程度也想從中幫自己找到答案。

.

書裡的問題看起來還找不到解決的辦法,自己的疑問也沒有從中得到解答。但如果未來自己是要成為所謂的「助人工作者」,希望能給予更準確的幫助,讓他們能夠真正的擁有力量,繼續好好活著。

.

攝於眠月線,第n號山洞

黑暗中期待光芒,但現實迎來的大多是黑暗。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