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5 articlesIn total 57722 words

白老外靠脸吃饭,老街坊全部滚蛋:十八线小城变身国际大都市

土逗公社

图片来源:hornet.com​导语:有这样一群外国人,在中国“靠脸吃饭”,他们出现在房地产业广告与楼盘开盘演出中,扮演乐手、调酒师、工程师甚至美国使馆代言人。他们不需要任何技能,只需要一张白脸,像猴子一样被观看。一名美国的人类学博士从事了两年“白猴子”工作,拍摄了这部纪录片。

《权力的游戏》烂尾:编剧没有找到真正的英雄

土逗公社

美剧《权力的游戏》最后一季于昨天正式完结,曾经被誉为史诗级影视剧的权游,在脱离原著进行创作之后口碑大跌。作者在书中试图展现出来的民众与贵族之间的矛盾,逐渐被贵族之间的明争暗斗所取代,于是银幕上出现的,只剩下华丽的特效和苍白的剧情。《权力的游戏》试图告诉我们,真正的权力来自于底层民众,但最新的剧情却背离了初衷。

文倩,我们真的很想你!

土逗公社

最近有一段时间没和我的开心果好基友吴琼文倩联系了。我知道她最近工作特忙,项目多,出差更多。但是昨天,我看到了她在5月8日上班路上被北京警方抓捕、家中被查抄、手机电脑被带走的消息。每读一个字,我就像被万箭穿心。一想到曾经和她共处的点点滴滴,我就不能自已地失声痛哭…… 我想不通,我想不通啊!

130多年了,我们怎么还在争取八小时工作制? | 土逗挖掘机

土逗公社

1886年5月1日,美国芝加哥等城市的35万工人们爆发总罢工,他们要求改善劳动条件,实现八小时工作制,由此确立了五一劳动节。今年,五一劳动节确立后的第133年,由中国程序员开始起,掀起全网关注,全球瞩目的996·ICU网络抗议。到了今天,长时间加班的问题依然普遍存在,对抗长工时的行动还在继续,八小时工作仍然还只是梦想!

刘强东案:缺乏性别意识的媒体何时才能停止二次伤害?

土逗公社

刘强东事件案发以来,网络上出现许多针对于奶茶妹妹和受害者的嘲笑调侃,其中不乏对女性的恶意,甚至还有人把刘强东描绘成受害者的模样。而在这一切的背后,媒体也在推波助澜…… 作者 李钘滢 编辑 默默然 林深 美编 阿永 版式编辑 侯丽随着越来越多的视频、录音和信息发布出来,在舆...

辍学、变性、拍视频:美国网红如何宣传社会主义?

土逗公社

作者 Andrew Marantz 编辑 小蛮妖 美编 阿永 版式编辑 侯丽她是为数不为多讲道理不会让人无聊的左翼人士 “非自愿单身者(Incel)的反抗开始了!”2018年四月,多伦多的二十五岁青年阿利克·米纳西斯(Alek Minassian)在Facebook发了一篇帖子,然后将他的车开进了一群行人。

齐泽克大战彼得森:世纪辩论还是一场闹剧?

土逗公社

在4月19日进行的齐泽克与彼得森的辩论就像是一场闹剧。在智识水平上,齐泽克远远超过彼得森。齐泽克不费吹灰之力就驳斥了彼得森的论点,而彼得森却几乎没有提供任何严肃的观点,他甚至承认,单是他试图要读的齐泽克著作的一小部分,就让他花了很大的力气来理解。

文艺作品中的“赤脚医生”,藏着社会主义医改的秘密

土逗公社

社会主义时期,随着农村合作医疗制度的推广,涌现出一批以“赤脚医生”为题材的文艺作品。其中,“赤脚医生”们亦医亦农、朴素亲民、充满斗争感的视觉形象,恰当地回应了医疗制度中的重大问题并塑造了自身的正当性。作者 新蝉 编辑 山谷 美编 阿永 版式编辑

《风雨云》:房地产市场化的资本运动与疯癫

土逗公社

如果把《风雨云》当作纪录片来理解,娄烨在记录什么?本文作者带我们一窥纪录片的时代背景:资本积累、房地产热、洗村风云,并最终呈现一个疯癫而魔幻的现实。作者 黄小雀 编辑 机器 美编 太子豹 版式编辑 侯丽 不是奇情,而是现实 《风雨云》是这个时代稀缺的现实主义作品,能够上映更是难得。

越南小姐与嫖客图鉴:芝大教授当妈咪,揭秘第三世界性行业

土逗公社

随着越南在全球和地区舞台上的崛起,Hoang用<Dealing in Desire>这本民族志探讨了越南的性产业。在五年的时间里,Hoang在四家西贡高级女招待酒吧工作,为不同的顾客提供服务,同时对性工作者和她们的客户进行了深入的个人观察。

为什么说《风雨云》是这个时代最好的电影?

土逗公社

你就像天空中的一朵云 偶尔浮现在蓝天白云中 作者 水坑路 编辑 张树人 美编 太子豹 版式编辑 侯丽在今日的电影市场英雄们, 射穿了那张老迈的艺术牛皮后, 娄烨,以一种完成的姿态, 回归。这朵漂泊的、被审查的、话题性的云,得以偶尔出现在电影院线的蓝天白云里。

知识产权何以成为“视觉中国们”赚钱的外挂

土逗公社

随着首张黑洞照片的公布,一家叫做“视觉中国”的公司也被卷入舆论漩涡之中。常年来,视觉中国利用知识产权法,通过“钓鱼执法”式的维权索赔获得了惊人的利润,令使用者和创作者都有苦难言。这背后,到底是“视觉中国”出了问题,还是知识产权制度本身就有问题呢?

王行坤:如何拒绝“社畜”的命运,成为真正的人

土逗公社

1990年,日本经济泡沫破裂,很多公司经营困难,于是逼迫员工主动辞职。业绩差、不肯无薪超时加班、不被上司喜欢的员工都是被迫辞职的对象,因此员工们选择逆来顺受以免给上司留下不好印象。与此同时,因为基本工资增速放缓,在按规定发放加班费的公司,很多人只能通过工作时间少做事,故意加班来获得加班费以平衡物价上涨的开销。

摆摊儿的建筑师:长辛店被消失后,我们如何反思城市发展?

土逗公社

今年春天,建筑师小孔把北京长辛店的百年沧桑装进旅行箱,去各地摆摊儿讲故事。他不仅是长辛店棚户区改造的见证者,也以行动者的视角思考着这样的一些问题:当发展的齿轮看似必然地倾轧与颠覆原本生机勃勃的城市空间和日常生活时,人们该如何认知这个过程中的权力关系,以及如何打破它、重塑它。

资本巨头正在采用计划经济,但它离社会主义还有多远?

土逗公社

一名沃尔玛员工在后屋整理商品 图片来源:原文 “像亚马逊和沃尔玛这样一些大型的公司目前已经开始使用大规模的中央计划经济[1]。作为社会主义者的我们,也可以使用这种方法,支持民主计划经济,为替代资本主义寻求真正可靠的一套方案。”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