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TingTime '

千禧年代出生的現役政大學生,正邁向新聞系、喜歡寫字和紀錄片。 關注人權 性別 國族 和人類切身相關的社會議題 努力產出溫暖且堅毅的文字,同時喜愛影像。 台灣人,生於台北。

《六四天安門-32年後的中港台想像》

發布於
1989的六四事件,至今已32週年。在今日的六四,中國、香港與台灣該如何記憶?

https://youtu.be/JdE4Ehte4uU?list=RDJdE4Ehte4uU

-李志《廣場》

「如今這個廣場是我的墳墓,這個歌聲將來是你的輓歌。

你會被教育成一個壞人,見死不救吃喝拉撒的動物。」-李志《廣場》

取自https://www.gettyimages.hk/圖片/catherine-henriette

**「毋忘六四」歷史起源

「起來吧,飢寒交迫的人們,起來,全世界受苦的人,滿腔的熱血都已沸騰,要為真理而鬥爭……。」 在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們低低的歌唱著國際歌。

「不自由,毋寧死」-發生在一九八九的六四事件,至今已是32週年。六四事件,又稱為八九民運。導火線為1989年4月初學生們集體前去天安門悼念胡耀邦-曾為中國名義上最高領導人、總書記。1989年4月15日,已經下台的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因心臟病突發去世。在20世紀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胡耀邦主持了所謂「真理標準」大討論,提出「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為中共擺脫毛澤東左傾僵化的政治經濟路線提供了意識形態準備。

-胡在任期間,實行較為寬鬆的輿論控制,也改變了以階級鬥爭為綱的基本國策,尤其是主持平反冤假錯案工作,使得大量中共高級幹部恢復職務,取消家庭出身社會歧視,使中國逐漸成為一個較為正常的社會。 因被黨內元老(以鄧小平為首的一幫中共元老級人物)指責為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不力,胡耀邦1987年被黨內元老逼迫辭去總書記職務。

-1989年4月下旬開始,悼念胡耀邦的學生們在18日時實行靜坐示威,向當時的全國人大提出「七項訴求」 ,主要是要求中國政府正是胡耀邦的貢獻和追求民主價值。且在當時,高官政府貪污腐敗問題頻出,學生、知識份子們開始組織示威,要求政府重視且改善。5月4日,學生再次上街遊行。遊行隊伍在人民紀念碑下發表一篇《新五四宣言》,指出這次學運是七十年前「五.四」運動以來最大的愛國民主運動,目的是爭取「民主、科學、自由、人權和法治」。同一天,替代胡耀邦的總書記趙紫陽發表應在「民主和法制」的軌道上解決學生的合理要求,應透過改革和合符理性和秩序的辦法解決的言論,且支持工人、知識分子、各民主黨派和學生的廣泛對話和交換意見,以增加民主監督,改善法制不健全所造成的嚴重貪污問題。顯露中共中央對學運態度分歧,也成為日後保守派打擊趙紫陽的「罪證」。

-5月20日,中共國務院總理李鵬宣布北京實施戒嚴。隨後引發了大量人民高呼「李鵬下台」,且隨即引發在天安門廣場20萬人大絕食抗議。在6月3日的深夜11時起至6月4日的凌晨,荷槍實彈的軍隊駕駛著坦克在各地段與沒有武裝的學生與市民激烈衝突。北京城徹夜槍聲不斷,血跡遍地,這就是震驚世界的「六·四」事件。

-經過六四事件,中共政權事後的公告表示,整個「六·四」事件死亡人數約三百人,受傷人數則高達七千人左右。然而一些外國駐北京的外交人士估計,1989年6月3日深夜到6月4日凌晨,北京大約有兩千人遇難。 隨後,中共政權在全國展開大規模的秋後算帳(是不是有點似曾相似呢?),全國約有兩萬人被捕,其中1.5萬人被以「反革命罪」判刑,70多人被判死刑和死緩,在北京市至少有10名市民被以「反革命暴徒」罪名公開執行槍決。


**「不存在的六四」

有趣的是,中共至今不承認六四事件的「屠殺」。對於現今愈趨極權化的中國政府承認過去所犯下的「泯滅人權」事件更是不可能的。他們不是解決發生的問題,而是解決發現問題的人。看到《香港蘋果動新聞》採訪的余英時教授,抱有推動中國民主化的信念,他說道:「(六四)沒有斷過,現在當然不能有集會,但心理還是要動,還是要隨時可以出來反抗,將來還會有六四,只是不一定是這個形式。」心裡還是要起動,筆者對於這句話感到雞皮疙瘩。「不思考的平庸,造就出邪惡與地獄。」-漢娜.鄂蘭。有權勢者是為了利益,無權勢者是出於不加思考的服從。

(《香港蘋果動新聞》專訪余英時教授影片連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KCBckQ9gZo&list=LL&index=2)

-對於平反六四的說法,他表示「怎麼會平反呢?老是希望共產黨開恩,這是中國老辦法;希望皇帝心腸好起來,給你一點好東西吧,這樣的心裡永遠不會有民主的。」在他追求民主的信念中,六四是由中共一手創造出來的,沒有六四,就沒有今天的中共。

-看到中共政府對於六四事件的發生與後續處理方式,余英時教授曾對《紐約時報》聲明永遠再踏足中國。對於余教授的堅定與堅持,筆者看到了為國家民主努力的毅力與不妥協。雖然大部分的中國年輕人在32年後的今日,對於六四事件的記憶早已模糊不清,甚至完全不了解六四的脈絡,畢竟「六四」在中國是大忌。且在中共愈趨緊張的專制制度下,意識形態與思想掌控更加重要, 人們只能透過「翻牆」,彷彿逃脫國家的「自由限制」才得以看到「真相」。

-如同前中國社科院政治學研究所所長嚴家祺所說:「一個社會的正義和法治,是不能夠被扼殺的;只要六四不翻案,中國就沒有正義,沒有正義就絕對沒有法治。」每個國家都有自己亟欲隱藏的歷史,但民主國家和極權國家的差別在於,前者承認這段歷史、問題與現象的存在,無論是否有心改變,至少人民有權了解事件的歷史脈絡與文化意義;而後者選擇永遠不承認這段歷史,極力抹除人民對於歷史的認識,減少人民認識真相的機會,解決講出真相的人,好似這段歷史從來沒有發生過般虛偽。

取自https://www.gettyimages.hk/圖片/catherine-henriette

**「32年後,《國安法》下香港的想像」

今日的香港在《國安法》之下,被7000名港警封鎖往年六四集會的場所-香港維多利亞公園,香港人民不被允許在一年中的唯一一天悼念六四事件。因2019年的反送中運動,啟動了香港人沈寂已久的政治意識,《引渡條例》的大舉侵襲,吞沒了這片自由土地原有的欣欣向榮,激發香港人民覺悟到反抗威權與不屈從的必要性。反送中運動在小小的香港上吸引了史無前例的200萬人走上街頭,我若是身在香港,實在好想義不容辭地衝去現場紀錄這些勇敢且堅毅的示威者們的模樣。

-在反送中運動之前,香港被認為是只注重經濟發展,唯利是圖的經濟重鎮,對於政治思想漠不關心。因為一連串中共政府的打壓自由,啟動了「思想」的開關,這也是中共最害怕的-「思想」。人民的運動如火如荼,眼看國際的聲援與支持聲量愈來愈高漲,中共不顧謾罵的展開了《國家安全法》的實施,這個法條幾乎等同於戒嚴,所有「傷害國家安全」的定義由政府判定。在《國安法》之下,加上反送中運動的漣漪效應,香港人在今日的六月四號,和1989爭取中國民主精神的示威者們存在著「反抗的共同體」想像。

-香港所悼念的六四記憶,在現代的語境下,已漸漸轉化為以追求「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民主精神價值為首的訴求,強調人權、法制、釋放政治犯等言論自由權利。六四這段歷史,在進入現代的香港時,不是失去其原本的意義,而是轉為以香港語境下的方式去訴說六四這段回憶。


**而對於台灣人來說,六四事件為何需要被記憶呢?都已經過了32年,該放下了吧?就像白色恐怖、二二八一樣,該放下了吧?

-至於台灣,長期與中國處於一個曖昧且模糊的關係,在千禧年代後出生的學生們,本土意識濃厚,在身份認同上普遍以台灣人而非中國人為認同。在2019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後,台灣的反中情緒更是急速升高了一層。當時,幾乎各大學皆設有連儂牆極力聲援香港慘痛的處境,尤其在《國安法》頒佈後台灣人似乎突然意識到「民主自由」的難能可貴般,因此與香港形塑成「反抗的共同體」。加上近年新冠肺炎(covid-19,武漢肺癌)的盛行,且病毒起源於中國,諷刺的是,台灣卻屢屢因「國族」因素在進口疫苗時被刁難抑或卡關,就因為台灣的「正名」。

-種種反中情緒的堆積,過了32年的六四事件,雖然人們因為疫情無法照舊去自由廣場悼念,由許多組織發起線上悼念的活動。六四這段歷史進入台灣的語境下,改變為以追求民主、人權、自由、反極權,以「反中」為主的精神價值,隨著台灣的社會運動當中「中國因素」的討論涉及越來越廣,我們找到了台灣內部更明確的焦點去反應曾經無處投射的焦慮,而不用再援引別人的例子。「但很殘酷的是,當我們有了這些,我們就對於中國的民主化關注便沒有那麼多了。」

-其實也不是說我們真的完全不在意六四這段歷史,而是受到「中國因素」這樣巨大的威權影響下,不免不小心地把六四挪用成一種符號般,寄以台灣人面對中國因素的焦慮與惶恐。當時六四著名的學運領袖王丹認為:「紀念六四是普世性的,關心中國民主化是推動台灣國家正常化的一部分……如果不去關心普世性的價值,那麼台灣的路會越走越窄,朋友會越來越少。」其實像歐盟國家都會來關心台灣的死刑問題。如果不去關心普世性的價值,那麼台灣的路會越走越窄,朋友會越來越少。


**記憶該如何轉換?

就如同余英時教授所悵然所說的:「你們在香港,是不是看,不影響我的生活,我就算了。那就完了,你就妥協,你就犧牲原則,只為個人吃碗飯,那中國永遠不會有民主。」在此我想表示的是,改變並不是一個人能夠完成的。且在改變之前,「記憶」必須保存,更甚是轉換為「對照」。記憶不應停滯不前,而是將我們自身的情境和這段歷史相互滲透,才得以把這段記憶從自我腦中的殘影轉換為歷史。

-「正因為記憶會消亡,歷史會被掩蓋,我們更加不可在「記憶」止步。記憶如果只發生在腦海,只維持在身體心理/意識活動的層次,它終究就只是個人記憶而已。也許真正的傳承,是背負起記憶,然後,創造出新的公共記憶。這才是在不斷變化的現實面前,讓一樁30年前的舊事,始終保持鮮活的方法。而且,必須要被看見。趁在萬籟俱寂,叫地不聞之前」。-出自何桂蘭。

-我們都不希望被遺忘。

我們不會希望下個世代的人們忘記二二八的歷史、忘記三一八學運、忘記經歷疫情大時代的我們;如同香港,這個世代為了反送中運動的博命示威、血流滿地、勇敢站上前線的民眾被硬生生地毒打等等代表人民前所未有的爭取民主自由權益的記憶,你會希望下個世代的人們如何記憶?

遺忘是很可怕的事。

中國的六四確實距離我們相當遙遠,但我們怎麼會知道什麼時候會有「台灣的六四」呢?

思考的重要性大過於世上的一切,沒有人能逃過政治的影響。

「不思考的平庸,造就出邪惡與地獄。」-漢娜.鄂蘭

取自https://www.gettyimages.hk/圖片/catherine-henriette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