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權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28 Followers
55 Articles

偏好、審美觀與歧視

momoge

這幾天因為迪士尼電影小美人魚的預告片,又出現許多討論選角問題的言論。當然,這問題不新,其實已經吵很久了,包含白雪公主後母比公主漂亮之類,然後總會出現種族、性別、美醜、膚色之類各種歧視標籤。但其實類問題出現在各層面,例如有許多路邊攤被檢舉應徵「洗碗阿桑」是性別歧視之類的,實際上台北...

黃金馬桶王國

書桓

在希望的國度,坐上黃金馬桶就是個高貴的人。

讀寫咖啡角

當權劫匪與法內搶劫

陶樂思

你有一百両黃金,然後有一幫人要全部買走它們,出價一塊錢1兩。即便你不知道最新的黃金市場價格,你也一定知道一塊錢1兩黃金,是與市場價格天淵之別。甚至可以說與免費贈送沒多大分別。但是你能不賣給那邦人嗎?不能,因為他們有權對你的拒賣實施任何他們喜歡的懲罰。

中国“清零政策”:习近平的极权控制新时代

中国劳工论坛

无论是专制还是“民主”的资本主义政府都无法有效对抗新冠肺炎。有效抗击新冠肺炎需要强大的独立工人组织和充分的民主权利。中国的医疗体系需要大量投资和升级,需要强大的独立医护人员工会和民主的工人阶级控制。需要采取社会主义措施来接管资本家的财富,民主地实施计划经济。而这一切都需要结束独裁统治,建立一个完全民主的、工人阶级领导的社会。

Back to All

P大五年自述

罗各斯Logos

原文本为作者在P大哲学系本科毕业论文的致谢部分。然而,在学院党组织的热情关心之下,最终版本中不幸删去了这段致谢。为隐去作者及文中部分人物的个人信息,有删改。标题为后加。

世情短打:惡意充斥

陶樂思

怎樣的社會會是惡意充斥呢?且看我娓娓道來: 2015年某國發生股災,那年起就奔出了「惡意沽空」; 去年某國一大城市實行雷霆抗疫。然後另一省大園發明了「惡意回鄉」; 今年某國樓市經過多次暴雷一蹶不振。然後某些地方訂立售樓硬指標。然後蹦出了銀行存款豐厚沒買樓者,叫做「惡意不買樓」; 後續又會有那些「惡意」呢?

极权主义的日常、美学与建筑

Mela红酥

这些墙很有趣。刚入狱的时候,你痛恨周围的高墙;慢慢地,你习惯了生活在其中;最终你会发现自己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   ——电影《肖克申的救赎》独白

書 · 人生 · 清見蒼心》我們與渥克特的距離,我們與詩歌的距離

Openbook閱讀誌

奈波爾與渥克特,兩位出生於南美小島上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讓出生隴西偏遠農村的清見蒼心(柴春芽) 回憶起少年往事。奈波爾與渥克特透過英文與平等自由的廣闊世界相互連結,讓人透過豐盈的智識生活,一展才華。對比之下,清見蒼心回想起成長經歷的兩位文學導師:一個順著共產黨規則掌握權勢,另個因共產黨規則庸碌一生。本期書人生,藉由詩歌,我們將見到首次以此名發表文章的清見蒼心,眼中兩種世界的距離。

1

中國社會“管”的文化和傳統 (三)

国货之光

一套行之有效的系統,其自身一定有自動查缺補漏的機制,以應對運行當中不斷產生的BUG,以維持系統自身不崩潰。那麼存在永遠不崩潰的系統嗎,肯定不存在,因為無法預知何時何地何種漏洞會以何種形式出現,既然都是未知,那麼能否修復漏洞也是未知,

邵建:不要把傳統專制主義誤認為現代極權主義

大家備份

2013-11-25*最近收到台灣出版朋友送我的一本書《掀開極權的面紗》,那其實是我特意索要的。它的題目吸引了我,想看看它是如何討論極權主義的。書輾轉到手後,一眼瞥見副標「中國歷代君臣知見錄」。心中一涼,知道這是一種錯誤的「知見」了。

致鬥長命的我們——讀《The End of Power: From Boardrooms to Battlefields and Churches to States, Why Being In Charge Isn't What It Used to Be》

9樓C室

個體暴露在周遭環境裡,被包曼所指對不確定性的恐懼(Fear of uncertainty)衝擊下,取而代之的不是我們更大膽或更大愛,反而是傳統保守主義借屍還魂、陰霾不散,甚至催生擁抱極權的民粹主義,直接加速爭取民主的社會運動的消亡。

一路革命直到殞命——讀《誘拐與決斷:我被北韓綁架的24年》

9樓C室

在一些細處的描寫裡,譬如在家種植然後偷偷到黑市交易、私有農田的收成總比公有農田來得豐碩,甚至是私底下對作者遭遇流露的同情與請託,都反映出這個地方的人多少仍有些靈活,還有政治洗腦也洗不掉的資本主義習性。偏偏吊詭,北韓當年面臨糧食危機,窮到盡處仍然階級分明、共產未竟,大概說明普及平等之類的高尚價值,從來都居於口腹之慾以後。

國民教育是甚麼?

戚本盛

再暴力的極權也需要「完全忠誠」而害怕理性思考和真誠情意,這是極權亟欲控制教育,使之弄虛作假的原因。

1

在後極權社會下談信任 - - 讀哈維爾獨幕劇《會面》

WrightFu

在這個時候,仍然會願意對你說真話、展露自己的朋友,故然要好好珍惜,但在種種壓力和威脅在四方百面來襲下,你要如何好好保護對方,不構成出賣,則又是一場修煉了,這也是能否「活得磊落真誠」的一次詰問。

香港真係好靚

南灣水巷生

[水巷閒思]最近,一款印有「香港真係好靚」及其他勵志標語的樽裝蒸餾水突然全線下架,原因不言而喻。足見香港人正活於一個連愛自己所屬地方都成禁忌的時代。想起佛洛姆(Erich Fromm)的精彩分析,點出西洋傳統向視自愛(self-love)為禁忌,混淆自愛與自私(selfishne...

節目摘要:《北韓:金氏天下》

南灣水巷生

[水巷葦編]剛看過德法電視台所拍的新聞記錄片《北韓:金氏天下》(Corée du Nord : les hommes des Kim),屬難得的佳制,亦於二零一八年取得阿貝隆德獎(Prix Albert-Londres)。想記下當中印象深刻的幾幕。

《六四天安門-32年後的中港台想像》

tingju_Huang

1989的六四事件,至今已32週年。在今日的六四,中國、香港與台灣該如何記憶?

冰島與文學 被咀咒的書與小島的尊嚴

鄒頌華

這篇文章寫於2011年的六四前夕,那是我去完冰島遊歷後,讀到冰島小說家Halldór Kiljan Laxness的諾貝爾得獎作品《Independent People》後寫的一點點感想,當時深深被冰島人對「獨立」的堅持和執著所震撼,而這個「獨立」,指的是許多方面,不只是國界和地域。十年前我們仍可以自由集會悼念六四,十年後連這個權利也被剝奪時,如何在極權下保持獨立的人格和思想,也是人性的考驗。

從《月黑高飛》的胖子故事思考反抗

慕雲

想到《月黑高飛》裡的胖子,剛進監獄的第一晚就崩潰了,不斷大叫 I don’t belong here! I wanna go home! I want my momma! 胖子不斷吵鬧,激惱了獄警,獄警狂毆他的頭部,結果胖子過不了第一晚就死了。獄警的濫刑及謀殺罪行顯然是錯誤、有罪的,但我們都需要努力不被兇惡擊潰。或許我們都可以借機思考,反抗的內容和意義是甚麼?會不會有哭鬧以外的反抗?

《詰問戈巴卓夫》:天堂跌入地獄之後

慕雲

看到這裡,不禁思考起來,個人真的可以改變歷史嗎?還是當時有太多推波助瀾的因素,才造就其他國家的轉型成功?那麼,把責任推在單一人物身上,又有意思嗎?但即使改革真的發生過,現實不就在退潮嗎?轉過頭看,獨裁者也是用個人之力推翻民主與自由啊… 我好像把自己當成詰問的對象,到底該怎麼看待這個人物、歷史和現實,仍然未有答案。

讀劇哈維爾<Audience>:在泥沼中掙扎

慕雲

Vaněk不知道,荒謬是釀酒師也面對着的處境。釀酒師喝得更醉,酒入愁腸,幾乎哭着申訴:像你這種有名望的知識分子,境遇總不會糟得哪裡去。可我呢?誰會幫助我?誰會搭理我?釀酒師會淪落到破落的小釀酒廠,家庭破碎、渾噩度日,也是遭人陷害,卻不會有人關心他、支持他… 極權之下,太多受苦受難、掙扎求存的人不被看見、無力翻身。

讀獄中手記尋人生目標,謝謝何桂藍

慕雲

好好活下去,就是抗爭,就是革命。唔好死。愛你。

4
邊境濁酒路邊攤

邊界金門|十三萬種通法,後威權對戰爭記憶的否定

戰地島民KMnese

面對金廈小三通新四通和防疫泡泡議題,金門人再度成為展演用的居民,我透過戰爭經驗的評價,說明金門人過去當作展演者導致的態度………

『第三帝國的文化』

Apologia

はしがきCe qui fait de l’État un enfer, c’est que l’homme essaie d’en faire un paradis.F. Hœlderlin 昭和十五年(1940)夏,約瑟夫·戈培爾遊覽完被德軍佔領的巴黎後,在日記裏寫道:「這宛如一場夢。

想起兩本講北韓的書

南灣水巷生

[水巷葦編]記憶已如老牆油漆般剝落,但那股滲入肺腑的恐懼與作嘔的感覺則不曾褪去。想起之前找過談北韓的書來讀,印象較深有兩本。一本叫《平壤水族館》,另一本叫《這就是天堂!》 ,恰成對比。《平壤水族館》的故事主人翁叫姜哲煥,少時有十年於北韓耀德集中營度過,成年後逃往南韓,受法國記者李...

從「聖君情結」看中國人為什麼習慣威權統治

瑪力再說MariosBB

Hello大家好,我是玛力,又是新的一年开始了,在这里首先祝大家新年快乐。回首2020年,我也相必定是全体中国人也是全世界人民的集体回忆,这一年发生了太多值得我们铭记的片段。前段时间跟一位朋友聊天,我问他新的一年你最期待的事情是什么,他说当然是疫情快点结束,同时希望美国的新总统能对中国友好点,不要处处打压我们。

[內在探戈之八] 七不講的練習

黎恩灝

全滅的感覺是怎樣呢?會否太誇張了?二零一九年的夏天,曾有人以「兵敗如山倒」來形容香港政府。誰料到一年半後,政權的「帝國反擊戰」會來得如此兇狠?情緒交集是人之常情。活在恐怖和極權管治下,是否真的無力面對?在恐怖和畏懼籠罩的時空,仍然是培力之地。

通識探源

南灣水巷生

(刊於《立場新聞》。)今年暑假,通識科課本紛紛改頭換面。據《立場新聞》報導,教育局去年九月起就設名為諮詢實則審查的制度,勸籲出版社刪走法治精神、公民抗命、本土意識等敏感資料,重招愛國教育的幽魂。通識科勢將淪為政治工具,乃先賢始料所不及。通識教育科,英文叫「liberal studies」,顧名思議乃成就自由的學問。

無語問蒼天(2)

WrightFu

2021才過了十天,不論香港還是全世界,依然處於加速崩壞的快車道上。「1.06大濫捕」,所有曾參與去年泛民初選的人俱被極權以「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拘捕,展露了其欲把整個反對派陣營連根拔起的「野心」;而網絡防火牆,也似乎真的要在香港建立起來了。

中學通識科

南灣水巷生

[水巷碑銘]時至今日,通識課程已很難再如中古學制般統一。不同院校各施各法,革故創新,正好體現進步派所尚之實驗精神。而諸實驗中,又數選修及正典兩制影響深遠。基本上,現行的通識課程皆或多或少融合了選修及正典兩制的理念,以求平衡個人興趣與公共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