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書店不Do書

「書店即生活,生活在書店。」 誠摯邀請大家來聽聽我們與獨立書店相遇的故事! 本計畫獲「2021台積電青年築夢計畫」補助。 各大平臺連結:https://linktr.ee/tinbp 工作信箱:tinbp2021@gmail.com

紅氣球書屋:一間人緣很好的獨立書店

發布於
從繁華喧鬧的臺北到寧靜悠閒的恆春;從原先僅是「過渡點」的民宿,到「閱讀恆春」的獨立書店,德慧與木木跨越整個臺灣,在四季如春的國境之南、在百年古城的牆下,溫柔地繫上了一顆溫暖的紅氣球──歡迎來到「紅氣球書屋」,一間被熟客稱為「恆春客廳」的獨立書店。
「紅氣球書屋」的店主德慧與木木。

用「歇業」喚醒被遺忘的愛

「它(獨立書店)獲得最大聲量的時候,就是它死亡的那一天。」作為「#1111書店歇業潮」活動發起人的德慧如此感嘆。

當街角那間大家都習以為常的小書店緩緩捻熄最後一截燈芯,人們在驚愕與惋惜之餘,總會湧入它的社群帳號,試圖表達自己對書店的喜愛之情與不捨之意。因此,每間獨立書店按讚數、互動率最高的時刻,竟是它宣布「歇業」的那天。

「歇業這個詞是非常強烈的,它其實是代表『停止營業』。」描述起2020年11月11日前夕,甫聽聞電商將打破過往單日單書66折的慣例,改採整個月購書66折的促銷時,那種令她忍無可忍、決定起身反抗的情緒,德慧仍記憶猶新。多年來,電商主打79折的書價已讓獨立書店們如鯁在喉,而在獨立書店進書價仍維持7折的情況下,電商卻試圖讓66折的書價成為常態,這再再讓德慧清楚地意識到,書店必須搶在被新一波購物節滅頂之前發聲,且聲明必須既快速又能「一刀致命」。

活動當日,她先是讓打工換宿的小幫手做了一張黑底白字的「#1111書店歇業潮」宣示圖,然後轉身開始打電話。從南到北、由西到東,她一邊哺餵幼兒、一邊撥通一隻又一隻的號碼,「激情」號召同業響應「#1111書店歇業潮」活動。而電話那頭的書店老闆們,在聽聞她有嬰兒啼哭「加持」的解說下,也逐漸由茫然、困惑轉變為激動、亢奮,紛紛對活動表達認可與支持。於是,在一片兵荒馬亂中,「#1111書店歇業潮」正式吹響宣戰的號角。

「紅氣球書屋」一隅。
「紅氣球書屋」的書架。


請浪花記憶我們曾把手牽在一起

起初,在德慧的想像中,若有五家獨立書店願意參與「#1111書店歇業潮」的邀請,那便稱得上「功德圓滿」。直到家中沒有電視的他們收到來自親朋好友的詢問後,德慧才知曉,那張小幫手僅用5秒鐘製作的宣示圖,不只得到全臺四十多家獨立書店的轉載,還登上當日各大媒體版面。

「我只是正好成為那個發起的人……搞不好大家已經等這通電話等了八年九年了。」面對出乎意料地「成功」,德慧倒是顯得很平靜。畢竟,於獨立書店而言,歇業一天的實質傷害並不大,甚至稱得上「賺到」一段能好好打理書店、陪伴家人的時間。但是,隨著「#1111書店歇業潮」活動而來的,除了媒體的「免費廣告」,也有不少顧客的怨聲。

首當其衝的如晃晃二手書店、三餘書店等較知名的獨立書店,「#1111書店歇業潮」的宣言讓他們為讀者們控訴,以歇業告示「欺騙」感情。對此,德慧以「浪潮」為喻,即響應活動的書店老闆們事前都知道結果可能不盡人意,可是眼看大浪將至,大家仍選擇把手抓在一起去抵抗,儘管那會讓所有人被波及乃至受傷,但當大浪被合力打碎之後,「你看看左、你看看右,全部人都還站著」,這便是「#1111書店歇業潮」發想的初衷。

當然,刻意囑咐書店老闆們轉發貼文時不要解釋、讓輿論沉澱,並不是想嚇唬大眾,而是期望大家能發現,若再不重視不合理的書價折扣,那獨立書店們集體歇業就是可預見的未來。遺憾的是,當時的確有獨立書店就此永久歇業,這更證明「#1111書店歇業潮」不是「狼來了」的哄騙。

「紅氣球書屋」的貓店長。
「紅氣球書屋」的小布條。


讓健康的書業成就下一代文豪

也許,至今仍有人會以為,書價折扣戰導致臺灣書業愈發畸形的現況,僅限於電商與獨立書店間的愛恨糾葛,與消費者無關,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我們是第一線被受到傷害的人,其實消費者就是第二線。」隨手掃過成排的書櫃,德慧希望大家能嘗試換位思考,當作者們集結十年所學成書、再花費一年的時間整理、校稿、排版與編輯,出版後卻僅得幾十元的稿費,未來還會有人願意寫作嗎?我們的下一個世代,還會有《哈利波特》、《魁儡花》或任何一本大家覺得必看的好書嗎?若寫書養不活作家,必然也養不活獨立書店;若沒有獨立書店,那佔據大眾視野的便會是「文宣」,而非文學。

不過,期待大家能支持原價購書,並不代表反對大眾在電商消費。透過「#1111書店歇業潮」的發聲,德慧期盼能使書業資訊「透明化」,讓消費者在了解書業已然扭曲的現況後,可以做出選擇,而非純然被折扣「綁架」。同時,這次的行動更是在提醒獨立書店們,不要再「謙遜」了!「哪一次社會議題出現的時候,書店不是站在最前面跟大家一起去對抗的?」大方分享自己與三餘書店店主的疑惑,德慧指出,從同婚、核能、糧食到土地議題,各種討論都能看見獨立書店站出來、發出聲明,唯獨涉及書店權益時,店主們卻總是表現得溫良恭儉讓。

作為比較「激動」的人,德慧笑稱自己實在受不了「溫水煮青蛙」;木木則認為書業的產業鏈太巨大,從作者、出版社、獨立書店到電商,大家都應當要共同釐清書籍訂價的意義。總之,無論是實行圖書定價制,或適當限制新書折扣,德慧與木木的願望都是讓臺灣的書業更「健全」。在他們眼中,書是一種太特別的文化財,無法與一般商品相提並論,它匯集作者們畢生的心血,讀者們卻只要花費幾百元便能佔有它,實在是非常「隆重」的事情!

「紅氣球書屋」的書攤。
《琅嶠食通信》展示。


在國境之南繼續把故事說完

「實體書店跟電商不同是你永遠可以找到我們!」回憶起「#1111書店歇業潮」後,主動走進紅氣球書屋、鼓勵書店的客人,德慧覺得那是全然不同的體驗。對她來說,「#1111書店歇業潮」開啟了交流,哪怕人們質疑書店憑什麼「情緒勒索」,那也是讓書店有機會回答問題,藉由「你問我答」,雙方才有相互認識的契機。

另外,德慧更拋出問題讓大家思考,在這個電影院與Netflix並行、音樂串流平臺逐漸取代CD的時代,「聽起來最容易被取代的書本,為什麼到現在還持續存活著?」甚至,在這個大家都「看衰」書店的時機點,臺灣獨立書店的數目卻不減反增,如今已然突破三百間,「是不是對我們而言,一個書店真的很重要?」

誠然,如木木所言,終有一日,我們的子孫只需要一臺iPad,便能裝下他們從國小到大學所需的所有書籍,「未來我們不可能砍一棵樹去做一本書,因為樹會越來越少」,當那一日來臨時,實體書將變成僅供收藏的奢侈品,此前,獨立書店的努力,不過是讓那一刻再晚一點到來而已。而在iPad主宰世界之前,獨立書店的「未來」又該是什麼樣子呢?

「就是現在這個樣子!」德慧堅定地說,「我覺得就是……我們喜歡的樣子!」經營者生活在其中和大家相互照顧,進出書店的人都能帶著滿足的笑容,而書店還能不再借助「副業」,純靠賣書就能維持營收,這都是他們對未來書店的願景。

在紅氣球書屋有限的空間裡,德慧與木木也將繼續耕耘在地,透過推廣恆春的美好,發揮書店無限的影響力,「我們讓人一直在這邊流動……讓遊客走出書店,讓城市一直在流動!」

守衛書攤的另一位貓店長。
德慧和木木與「獨立書店沒有輸,in啦!」團隊合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