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ens

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假去真來真勝假,無原有是有非無

|田日常|媽祖的基因定序

發布於
修訂於

清晨朦朧模糊的意識中聽見雨的聲音,今天下雨了。

立刻就聯想到再過幾天媽祖就要出巡了。這樣的聯想讓我覺得好浪漫!特別今天也是休假日,有什麼比休假日待在家聽雨聲更幸福的事嗎?絕對有,但這樣的幸福,對我來說是與其他幸福不相上下的。

記得小的時候問媽媽「今天怎麼下雨了?」
媽媽用「台語」告訴我:「那是媽祖在『洗路』啊!」

我明白這是毫無根據,也許只是剛好鋒面又或其他科學或是理性絕對可以解釋的原因帶來的雨。但對我,在這個時節下的雨再也不是“普通的雨”,即便那所謂”小的時候“早已是懂得事理的年紀了,我也還是願意這麼相信。不是因為虔誠也不是因為不虔誠,只因為在那片土地上長大的我有與這片土地的連結,我對她有感情,只要想起來心頭都還是熱熱的。

前陣子聽podcast,那位主持人說:「在鄉下長大的孩子通常會與土地有比較多的感情。」

聽到十分有感,因為自己就是那樣的孩子,他說的當然不是絕對,在節目中他也沒這麼說。總之我想這句話就解釋了這篇文章的所有,也解釋了我願意“持續”相信的原因。

過去幾篇文章中淺淺的也提到一些我對『信仰』的看法,我是沒有絕對信仰的人,只想相信我願意相信的。我不認為大家所謂的神明一定會為自己帶來什麼,但我相信祂們會庇護善良的人和需要幫助的人。我不質疑祂們的一切和存在。

對土地的連結使我更相信與愛護這些傳統的面貌。
這片土地上的信仰不再是信仰,它包含的還有回憶和隨著成長的雙眼而看見的所有不同。

因此媽媽告訴我的這些就牢牢的刻在腦海裡,像一種傳承一種基因定序。而我對這種也許只是某個人隨口說一句就一傳十、十傳百到現在的相傳深深著迷,我喜歡這種感覺,很樸實很浪漫,很不切實際但很真實。

到媽祖廟去我都是抱著一種「回家」的心態,曾經能毫無顧忌到廟裡拜拜的我總有一種『異鄉人』的感覺,我求的和別人不同,我內心的平靜也不比別人的波瀾,我不需要個人的願望,只需要土地和所有人的平安順遂,但這些"願望"某種層面說來比較像是個人造化?

這片土地上的信仰對我來說早已不是「宗教信仰」,好像超越了,但我好難形容是什麼。

現在和過去不一樣,時光飛逝,只希望自己不忘這片土地帶給我的美好,我想記得我第一次認識她的模樣,我記得坐在外公機車後座到廟裡去的陽光和微風,我記得跟著阿姨到廟裡樓上教室那天的陰鬱,記得那些彎著腰或跪著的模糊身影,記得那裡曾經沒有什麼的街道和寧靜。

至今我都好喜歡媽祖出發前和回來的時候,小時候跟著外婆在路旁擺桌子等著媽祖回家,現在則是幫忙搬桌子擺供品,看著手機定位告訴外婆,媽祖快到了。再一次時代更迭,現在多了好多過去沒有的,而我們就像進香的隊伍,有的跟不上媽祖,有的好好的跟在旁邊,有的則是搶先好幾步出發了。

那是最真實最深刻最樸實最原來最原本最一開始的樣貌。

每年擺桌子旁邊的鄰居是一對老夫妻,看上去應該也7、80了,爺爺主要在外面顧著,婆婆則是身體微恙所以待在家裡頭,但家門總是敞開的。去年不曉得為什麼看到這樣的模樣特別感動,打到這裡又熱淚盈匡,我想是因為在他們身上我看見了自己最想看見樣貌吧!他們是這片土地的『孩子』,我看見他們與所有信徒截然不同的情感,不帶任何一絲絲的『什麼』,就好像小的時候他們的父母帶著他們這麼做,而他們做到了現在,不需要知道未來,只是繼續這麼做著,一種純粹一種自然的理應當。

那樣的畫面十分清澈,比清晨的露水還晶瑩剔透,而我為之動容。

今年疫情不曉得會不會出來擺桌子拜拜,但我希望他們也好好保重自己的身體,也許會有走路的信徒跟他們借廁所或稍作休息,只希望這些香客也好好保護他們才好!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田心事|田閱讀|沒事,我自己也看得不是很懂。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