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ens

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假去真來真勝假,無原有是有非無

|田心事|可是如果可以我想回去

她其實不確定自己要什麼,但不要的她就是不要。
她擔心人家愛她也怕自己愛上別人,她總是覺得這裡面有太多的犧牲和過於未知的冒險。
她的確有點怪,不,應該可以說是非常怪,可是這個世上哪有絕對的正常人。

昨天她傳來訊息告訴我「我好像有一點記起來過去的那個我了。」我知道最近她對於某些問題感到十分困擾。
「那很好啊。」我說。
於是我想起那天算是看著我從年輕到現在的同事對我說的那句話「她和以前的妳很像。」

最近公司來了一個新人,是學什麼都很新鮮的年紀。我其實有發現自己對她滿關心的,可能是因為她整個人的感覺會讓我想到好友,也可能是我有點從她身上感覺到過去的我。總之拉回來,我明白同事的意思,但也只是談笑帶過,因為我知道近期在自己身上出了什麼問題,而他點到了,但因為是屬於我自己的問題,所以暫時談笑帶過,我清楚這種惆悵對我而言是場漫長的辯論。

那天告訴好友自己覺得她好完整,我還是覺得“很”跟“好”有些微些微的差別,我說她“好”完整,是因為有一種我從未體會過的感覺,是我沒想過人有完整的樣態,而這樣完整的樣子,讓人有想追求的慾望和遺憾自己的失落。

所以脫口說出這四個字的當下,我也明白了自己的破碎。

從妳好完整的驚嘆到你是完整的肯定,真真切切地明白了自己的支離破碎,這使我痛苦,我知道外在環境是會對我造成影響但自己怎麼說都還是那個核心所在,我明白此刻的我不管去到哪,我都無法是完整的,這真的使我痛苦,我十分明白以我現在的狀態,即便回去了,也不是完整,不是無法,而是不是。

我形容這樣的我是一只被三流修復了的玻璃瓶,堪用,但瓶身上的花紋簡直是場災難。就如同一灘爛泥的我明白她想說的是什麼,能模糊地想起由能解決的煩惱串起的那個時期,其實是滿幸福的,比現在要輕鬆多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田心事|我不是不想愛

|田心事|我只是一個消極的人

|田心事|我就短短的講一下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