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 XIAOMING

AI XIAOMING 艾晓明、 独立纪录片工作者,女权主义学者。关注当代中国历史、女权议题和社会行动。

死亡诗社(武汉版)

發布於

艾晓明

死亡被风干了一年

失去水 空气 颜色和重量

单调 苍白 不再回来了吧

一本扔掉的旧年历

白昼蝼蚁

 

死亡始终难以言述

怎么数也数不出数字的意思

一千、一万、一百万、三千万……

你随便,从一数起,数到明天、明年……

 

死亡沤在心里

在梦中崩溃

死不悔改

名字碎成弹片

穿透记忆

开花如暴雨

 ……

 

1


就那样走了

只吃了几个饺子

一直都没有吃饭

医院里也没有饭

后来求我们认识的一个医生

拿来一盒牛奶

 

没有药 连痔疮膏都没有

拿不到

 

给医生跪下了

救救他……

 

2

 

后悔 不该去医院

也许 自愈

我没有去医院

不去隔离

把自己锁在家里

因为我还要给他送东西

还要接医院的电话

 

每天都说还好

有进展

直到最后一天

 

就怕他妈妈问

一直跟她说 出国了

接不到电话

 

她只怕已经知道了

这么久了

我儿子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她知道了怎么办呢

大儿子也走了

孙姑娘也走了

 

3

 

我不想活 冒得意思

不立案 不能SHANGFANG

你给我一个说法

我怎样能活下去

 

我的伢才24岁

她还没有得到该她得的

所有属于24岁少女应得的

……

 

她说冷

我把她紧紧抱着

后来我也倒了

 

那个在我身后举起手机

报告行踪的人

你在小区门口卖包子

我女儿不晓得吃了你几多包子

从小你看着她长大的

你来监控我 你的良心呢

 

4

 

也不知怎么走的

连洗都没有洗

叫我心里怎么受得了

连个猫子狗子都不如

 

5

 

2020年 你怎么跑了

把我爸爸还回来

劳资要查凶手

劳资见人就说

有板眼你莫封劳资号


6

 

听个歌都哭了一路

 

要过节了

第一个没有妈妈炸元子的春节

 

7

 

我的诗转了十几个群

没有什么人回复

我又贴到朋友圈里

没人能看到

除了那个屁大的审查官

可能还有那个叫死的读者吧

围观一首诗

苍惶出逃 投胎转世

 

死不考古 不治愈

不言语羞涩

不赴筵餉 也不点赞

死玉御风而行 随意打赏

不怵监视器

不出示二维码 不论贵贱

死不用梯子翻墙

独来独往

令行禁止

 

死才是神选的婴儿

已经一岁了啊 它

 

    2021年1月14日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