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彪

法学博士,中国人权律师,纽约城市大学亨特学院兼任教授。

一个中国,两个奥运

發布於
2008奥运会成了中国政府全面监控社会、打压异议人士、镇压少数民族、煽动国家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催化剂。在两届北京奥运会之间的14年里,中共独裁政权迅速壮大,民主国家缓慢觉醒。允许中共“数字歹托邦”举办 "种族灭绝奥运会",理应成为绥靖主义最后的盛筵。
很多人希望奥运会能让中国走向民主与开放社会,但发生的事情恰恰相反。在两个北京奥运之间,发生了什么?

(一)

2008年3月6日漆黑的夜晚,距离鸟巢不远的地方,我被一伙人强行塞入一辆车,蒙上头套,拉到一个不知方位的地方进行审讯。秘密警察事先打印了我写的很多文章,其中包括一篇我和胡佳合写《奥运前的中国真相》,“你们在奥运会时北京能够看到的鲜花、微笑、和谐与繁荣,正是建立在冤屈、泪水、囚禁、酷刑和鲜血的基础之上的。”胡佳在2007年12月被逮捕,后来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三年半。我准备成为他的辩护律师,但后来律师证被吊销;绑架我的目的是让我在奥运会之前和期间闭嘴。在奥运之前的一个月,两位美国国会议员Chris Smith和Tom Lantos访问北京,想要与我和其他几位人权捍卫者见面,但我们被软禁在家。

五个月后,鸟巢作为北京奥运的主场馆,见证了中国共产党的高光时刻。包括了美、法、日、澳大利亚、丹麦、新西兰、荷兰、芬兰、比利时等国总统或总理的110多位国家元首和政要出席了开幕式。这项奥运记录至今没有被打破。中国获得51枚金牌位居金牌榜首位,后来因兴奋剂违规被取消了三枚金牌。

时间快进到2022年,中国的政治中心北京成为全球第一个同时举办了夏季奥运和冬季奥运的城市。但是场景已经今非昔比: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民主国家因为中国的严重践踏人权尤其是在新疆的种族灭绝行径而进行外交抵制;新西兰、荷兰、瑞典及奥地利等国则以北京防疫管控太严为由缺席。出席开幕式的国家元首不到北京夏季奥运的一半,几乎全都是来自独裁国家和人权纪录糟糕的国家。此次冬奥开幕式,收视人数少了一半,NBC的转播观看人数,比上届奥运减少了43%。我的一些人权活动家朋友们前往NBC总部和各地办公室,呼吁它不要转播种族灭绝奥运。我与一些人权组织发起“我不看奥运”运动,我们提供了与中国、维吾尔、西藏、香港有关的人权纪录片,让人们观看奥运繁华背后的真相。

 新冠疫情为中国政府提供了限制运动员和国际媒体在奥运期间自由接触中国民众的完美借口。整个奥运村的所有25个站点都由铁丝网包围,记者、运动员、教练员、志愿者、司机和其他工作人员等大约3万人,都必须封锁在严密隔离的“大泡泡”中,只能在这些站点间搭乘专车往返。市民被指示,即使“与冬奥专用车辆发生交通事故”,也不能与其车内人员接触。冬奥开幕前不久,北京冬奥组委官员公开警告,外国运动员不要发表任何违反中国法律的言论,意思是任何批评中国政府的言论。并成立“专门部门”监控运动员的言行,取消运动员的注册有可能是违规者受到的一种处罚。据 “公民实验室”的报告,政府可以轻而易举地通过奥运应用程序“冬奥通”(MY2022)来监控关于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出行信息及其他个人数据,这个APP还包括一个含有2422个政治关键词的清单,包括天安门广场大屠杀的词汇、常见的批评中国共产党的言论、以及习近平的名字等。

中国共产党的心态已经变了。为了申办2008年奥运,中国精心准备了600多页的申办报告,做出了改善法治和人权的具体承诺,保障记者的采访自由,还划出三个公园作为“示威区”。北京市政府2002年专门成立了北京市民讲外语活动组委会,希望到2008年的时候,北京会说英语的人口达到500万,占常住人口比例的35%。而2022年的北京,正在经历一场“去英语化”的运动,原来英文的“station”被改为中国的拼音“zhan”,“国际机场”4个字也使用汉语拼音。中国在2020年驱逐了《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的在华美国记者。数百名记者,彭博社的范若伊,澳大利亚记者成蕾,报道新冠疫情的张展,在奥运结束的时候,仍在中国的监狱里。很多帮助中国推动公民社会的外国NGO被迫离开中国。北京奥运开幕式进行当晚,荷兰公共电台(NOS)的记者在北京进行电视连线直播时,被保安人员强行打断、驱离。而这不是个别事件。

(二)

很多人希望奥运会能让中国走向民主与开放社会,但发生的事情恰恰相反。在两个北京奥运之间,发生了什么?

在2001年,萨马兰奇宣布北京为2008年奥运举办地之后的4个月之后,中国正式加入WTO。中国利用西方国家剥离中低端制造业的机会以及“低人权优势”——低工资、低福利、低环保、低自由——迅速获得了经济腾飞。与共产党的高光时刻形成对照的是,在2001年中国获得奥运主办权和WTO入场券的同时,发生了911恐怖袭击,这让美国将主要资源和精力投向中东和泛伊斯兰世界,并同时与潜在的战略对手中国握手言和,使中国意外地成为911 的大赢家。西方把接触和贸易放在对中国的人权的关注之上,这要么是出于“经济自由化促进政治民主化”的一厢情愿,要么是中国巨大的市场和发财机会让西方政客和商人利令智昏。

2008年,比北京奥运更重大的事件是世界金融危机,它使西方经济遭到重创,也震荡着世界经济和政治版图。中国靠着不太开放的金融体系躲过一劫。2010年,中国的GDP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如果按照平价购买力PPP计算,2014年中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中国对台湾进行更多的武力威胁,在南海做出更多的挑衅举动。常设仲裁法院关于南海的判决被中国当局当做一纸空文。一带一路背后的政治企图成为司马昭之心。中国对西方加强统战和渗透,甚至通过贿赂和假信息等手段来干涉民主国家的选举。中国越来越多地使用经济胁迫手段,无论是稀土、观光客还是中国市场,都成为中共的政治武器,而台湾的凤梨、挪威的三文鱼和澳大利亚红酒,不幸成为牺牲品。最近的例子是,因支持台湾更多的自主权以及抵制奥运会,立陶宛遭到中国全面的经济制裁和报复,很多立陶宛出口商已经接不到中国的新订单,该国的出口商品运抵中国口岸之后被拒绝清关,国际企业也受到压力终止与立陶宛的合作。

“人质外交”——其实是“反外交”——使无辜的两名加拿大麦克在中国监狱中被关押了近 3 年。持瑞典护照的作家、出版人桂民海,因出版物引发习近平和共产党高官震怒,被中共秘密警察从泰国绑架回国,并在酷刑之下声明放弃瑞典国籍;在此事件中,持英国护照的铜锣湾书店店员李波也被从香港绑架。

在国际上,战狼外交甚嚣尘上。在国内,人权状况每况愈下。2009年以来,至少有150名藏人自焚以抗议对西藏自由的剥夺,这是人类抗争历史上极为悲剧性的一幕。2008年,香港仍是自由的东方明珠,大多数香港人为北京奥运感到自豪。在我被绑架关押的时候,香港的民主人士为我呼吁;而如今,那些为我呼吁的很多香港朋友却在坐牢,何俊仁,李卓人,邹幸彤,梁国雄,黄之锋,轮到我为他们呼吁了。2020年的国家安全法几乎完全摧毁了香港的自由和法治。没有人在2008年会想到香港现在会成为这个样子。

在国际奥委会宣布北京获得奥运主办权的三个星期之前,中国展开了针对人权律师的大清洗,320多名人权律师受到波及,有些律师至今仍身陷囹圄。 Mia Farrow 和Ronan Farrow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在《华尔街日报》刊文,称北京奥运会是“种族灭绝奥运会”,因为中国政府在达尔富尔大屠杀中的可耻角色。去年我在《华盛顿邮报》刊文《2022年北京奥运将成为又一届被种族灭绝玷污的奥运会》,北京冬奥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种族灭绝奥运会。新疆正在发生的暴行,已经被众多学者、智库、媒体、维吾尔独立法庭,以及美国国务院和加拿大、荷兰、英国、法国、比利时、立陶宛等议会认定为“种族灭绝”。面对批评,中国政府先是百般抵赖,然后是制裁学者、研究机构和议员,然后是组织一大批国家为在新疆的暴行背书。在推特上,发动水军发送大量带有#GenocideGames(种族灭绝奥运会)标签的帖子,来淹没带有同样标签的批评声音。北京冬奥成了北京洗白种族灭绝的最强有力的工具。

(三)

2008年后,中国的国际形象在自由世界急剧下跌。在主要民主国家对中国持不喜欢态度的几乎都超过70%,在澳大利亚、日本和瑞典,这一数字超过了85%。而仅仅在十几年前,这些国家里(除了意大利外),喜欢中国的人数远远超过不喜欢的。(皮尤中心,2020年10月6日)

很难不注意到两个北京奥运会之间的巨大差别。但是我们更应该看到两个北京奥运会之间深刻联系。《奥林匹克之梦》的作者徐国琦说,“虽然习近平负责2008年奥运会,但冬季奥运会才是习近平真正主办的奥运会。” 2008奥运会成了中国政府全面监控社会、打压异议人士、镇压少数民族、煽动国家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催化剂。

在2008年奥运期间,对上访人士、人权活动者、异议人士的控制骤然升级;对网络的控制逐步收紧,秘密警察迅速增加,网格化维稳体系得以建立;对民间基督徒、法轮功、穆斯林和其他宗教的迫害变本加厉。中国政权利用奥运会这种“例外状态” ,将超越法律的全面监控体系常态化,一直持续至今。习近平上台后,利用人工智能、人脸识别、大数据、社会信用系统等等,快速建立了前所未有的、我称之为高科技极权主义的体系。与此同时,中国政府不失时机地利用处理新冠疫情的机会,大大加强了控制社会的广度和深度。

中国作家长平称2008年是一个关键的节点,为“中国梦”的元年。《北京的奥运会:奥林匹克对中国意味着什么》(Beijing's Games: What the Olympics Mean to China)一书的作者包苏珊(Susan Brownell)教授说:“ 2008 年北京奥运标志着中国正在崛起为世界强国。中国认为不举办奥运会就不能与世界其他强国相提并论。 ” 而世界也接受了中国的想法。中国梦实际上是共产党的国家主义野心,并不包括中国人的自由和民主,它的核心是用中国经济和军事上的日益增长的势力来维护政治专制,并且将这种中国模式向外输出,塑造新的国际秩序。2008年,中共安装了高达60亿美元的摄像监控系统等。而在2022年,中国监控镜头部署量可能超过27.6亿台,人均两台。

中国共产党借助一带一路、大外宣、联合国和经济全球化,正在不遗余力地向全世界输出监控设备、控制公民社会的综合手段、输出中国模式。

2008年,西藏发生抗议事件,奥运期间北京尚有零星的外国人抗议。绝望的藏人曾经能够冒险翻越雪山出逃,这两年几乎没有藏人成功逃出来了。2008年北京奥运期间,人权捍卫者纪斯尊举行公开演讲和申请游行,因此入狱三年,他因人权活动再次入狱并死于监禁之中。杨春林因为代表数万失地农民发起“要人权不要奥运”签名,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五年。2008年奥运会后,刘晓波因发起08宪章被抓捕,他被判刑11年,关押9年半后死于监禁之中。2022年奥运,民间的抗议的一切都在中国当局掌控之中,甚至受害者还要被迫微笑。

国际奥委会声称,体育无关政治。但事实是,让中国举办2008年奥运会,助长了中国当权者侵犯人权的野心。但是在种族灭绝正在进行的时候,将体育与政治分开是选择完全地站在刽子手的一边。

北京提前知道了普京入侵乌克兰的决定;2022年2月初,中国高官请求俄罗斯高级官员 "在冬奥会结束前不要入侵乌克兰"。就在2022年奥运会开幕式当天,普京和习近平会面并发表联合声明,建立“不封顶”的关系,反对 "北约扩张"、"颜色革命",反对基于 "民主和人权 "的国际干涉。冬奥闭幕之后仅仅三天,普京策划了"1945年以来欧洲最大的战争",悍然入侵乌克兰。中国政府以各种方式支持普京,包括拒绝称其为侵略或战争,购买更多的俄罗斯石油、煤炭和粮食,反对对俄罗斯的制裁,以及指责美国。中国当局压制反战情绪和亲乌克兰的活动。当国际残奥会主席安德鲁-帕森斯在北京冬季残奥会开幕式上嘲笑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时,中国官方转播时没有翻译。俄罗斯专家、《普京的世界》一书作者安吉拉-斯坦特的观点:"如果普京不知道他会得到中国的支持,他就不会在这个时候着手侵略乌克兰"。

中共一直在支持世界上几乎所有的独裁政权。乌克兰的战争正在加强多年来形成的以中国和俄罗斯为首的独裁主义联盟。这不是一个强国入侵一个弱国,一个大国入侵一个小国,而是一个专制政权入侵一个民主国家,就像中国对台湾越来越迫近的入侵一样。 针对自由民主的战争已经是进行时。

在两届北京奥运会之间的14年里,中共独裁政权迅速壮大,面临金融危机、川普主义、威权崛起和新冠疫情的民主国家则是缓慢觉醒。允许中共“数字歹托邦”举办 "种族灭绝奥运会",理应成为绥靖主义最后的盛筵。  

中文版首发自由亚洲电台。

英文版: https://www.sundayguardianlive.com/opinion/one-china-two-olympics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滕彪: 经济胁迫与司法绑票

微笑的彭帅与维吾尔火炬手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