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一念

+852,90後,失靈的感應者,或說是敏感體質吧。 紀錄一下親身體驗及個人想法。 建議:先看最底6篇以前總結的概念,再看其他單獨小故事。 IG: @ten.dimensions 看心情更新。

新夢

這是比較近期的經歷,就是寫完內容比較粗散凌亂《夢魘》那天晚上。

平常有做簡單冥想再睡的我,夢已經比以前少,雖然睡得比較夜和短,不過都是深層睡眠,在這前題下久違的作了個頗深刻的夢:

回家,在地面大堂等電梯,門打開時,有個穿著碎花布料的婆婆站在角落,也沒想太多,該是從地下那層上來的。

奇怪在,她沒有按電梯。

「婆婆妳幾層樓,要幫妳按嗎?」

尚未到我胸口高度的她繼續目無表情低著頭,陰深深的。

於是就沒理她,就按了自己住的層數。

電梯在緩緩上升,她也沒有按任何鍵。

難道是住在我以上的?只是不想讓人知道住哪一層吧了?

電梯頓了頓,到了,那老婆婆卻展開笑容,走出了電梯,拐向了左邊。

???
這時在夢裡醒了,掌控到夢中自己的行動。

因為是舊式樓宇,一層單位不多,只有兩家,右邊是鄰居,這層肯定沒這號人物。

而且她還邊咧笑掏出鎖匙來開我家鑯閘。

「咔啦」
鎖居然解開了。

頭皮都麻了,立即上前拉開她,搶過鑰匙,將其變沒了,自己先擋著門,喊:「妳是誰!」

她就開始大笑,笑得面容都開始變形了。

掏出自己大門鑰匙,開了門,拉回鑯閘,上了鎖,合上大門,把幾個門柵都合上。

門外繼續傳來沙啞混俗的笑聲,像表示又找到你了。

這夢就關閉完結了。



後話

也許只是普通的夢境吧了,但在發清明夢時會感到有危險惡寒的,該不只是潛意識作崇。

不知是否在預警,或是《夢魘》中的那位,因有想起了他而再次找到來。

還是另一件壓床事件,借當晚的心理狀態死灰復燃,不過那件事寫出來應該大家都覺得我應該瘋了或在吹,以後有機會再提。

夢魘

社区活动:我做过的特殊的梦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