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一念

+852,90後,失靈的感應者,或說是敏感體質吧。 紀錄一下親身體驗及個人想法。 建議:先看最底6篇以前總結的概念,再看其他單獨小故事。 IG: @ten.dimensions 看心情更新。

夢魘

發布於

之前於《識》裡提及過夢境有分封閉式及外接式,前提本身是醒夢才會找出分別。

封閉式的就是坐台電腦,與自己的表裡意識作伴;外接式就是互聯網,連結到夢界。

想想有什麼最容易分辨兩者,可能就是內容物的精細度吧。雖然腦袋平常會紀錄身邊的一切,夢境中可用來作素材,但太精細就消耗加重,反而得不到休養生息的果效。

封閉式的夢境裡的人和場景也比較單調,同時出現清楚樣貌的該是五六位,至十人內,主要是曾相熟的人和地方。

外接式,就是連接自己以外,登入了夢界某個區域,人就很多,而且各有相貌,不是很頹廢濛糊設定,可能都是不同世界大家的投影,一些是有意識的,一些是當背景般無意識地遊走,可能登入了就可以自主行動。

有個想法,就是看氣場時,每人頭頂都有個光球,再往上的光流應該會有更多節點,某一處就是大家共享的地方或共同的來去處,夢界也許是一個中轉交流站。

回想來,夢界起碼是個六維以上的世界吧,只有靈魂,時空交錯及不受言語限制的平台。

不過那些概念都會按你理解到的資料構成你看到的一切,畢竟是夢,所以我看來就是有點像魔法跟科技並存的城市。

當初是不知怎樣短途去過數次,但都有發生些意外。

這次說的是暫時來說最後一次。

(以下會很簡略,盡量不形容細節)



那時該是2012,中七最後學期已完,在家備考的時候。

本想在夢中看書的我,意外發現又回到這地方。

感覺很難找回數年前彈出的是哪條線的自己,雖然內心有時會想生活的世界是不是原廠設定,不過好像沒什麼不同,所以該是退回正確IP,沒有交換吧。

是故反而更怕遇上了不同的自己,不知會彈去哪裡,就打算隨便周圍看一下,像外國都市自由行。

可能探頭探路地走動,讓不速之客盯上了我。

本身在熱鬧都市走著的我,突然場景被滲透似的,與朋友們掉進了一個廢棄工廠內部,遇著一個米五左右,但頭顱佔了八成身體,身材短小的怪人要對我們不利。

簡單就是電影SAW跟猛鬼街的情節混合,工廠裡又追又躲的,但都會被發現,剩下一個受傷的同伴,終於想起「這同樣是我的夢境」,就造了一個門推開出去,想著要個森林迷宮去躲藏。

自己衝過門的一剎,又醒起,哪有什麼朋友跟我一起在這?

扶著受傷的朋友是假的,是詭計,打開了門,就像邀請了他進入了我的夢境之中。

果然,門外的朋友就已變回那米五大頭怪人,好像在準備進來。

門也像卡住了,明明是我的門卻關不了。

於是又先走進迷宮中,在中心設定了港口鑰(對,哈利波特的設定,分秒必爭的情況下,現成的設定不用嗎),可以回現實,最後又想直接醒來會不會被跟過來,也許因森林迷宮場景太粗糙,是故很難擋得著他。

於是將夢境再跳一層,設至中學裡,熟悉又有素材可合理地構成,繼續在學校你追我逃,總之就是狗皮膏藥般會尾大不掉。

再扎醒,我就從床上醒來,在自己的房中,想著該怎麼辦。

再扎醒,我又從床上醒來,在自己的房中,想著該怎麼辦。

再睜開眼,這次真的是在現實裡醒來,畢竟最熟悉的是自己房間,像真度較高希望能再困住他一會。

但感到面前有些重影在扭曲,好像他也快會找到我真實的位置。

雖然平時不太想用外力,但當晚唯有找了本寺廟免費派的佛經,念著到天明。

天明後,內心一直念著經,外出剪了髮,撿了一撮,又剪了指甲,再把一直多年戴著的飾物都捆到一起,就是一些沾有我氣息的物體。

回到中學,將東西藏起來,就在中學半睡一下,將場景設回日間中學裡,藏到該處又再醒來,就急忙離開了,將那些物件當成替身,轉接了連結,算是躲開了。

雖然放榜及畢業都有再回中學,但都只是兩三次就很快離開而已,就算有些老師想探望也都作罷了,不太想回歸中學,說不定他還在那裡遊蕩。



後記

有人可能說只是噩夢,但噩夢不會有那種異物入侵體內的感覺。

打這篇時,一路避開回想整個過程,卻又很難,一直打又有點不舒適了,胸口感到壓抑,怪怪的感覺像有保鮮膜將要像另一層肌膚緊包住你的不安感(很怪),電腦也要打開youtube播著大明咒。

雖然很凌亂又有點跳脫,像亂寫inception一樣,以後應該不再談及,因回想形象及過程其實又算是發出訊號,或打開了通道。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識。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