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likming陈力名

一个爱热闹, 有点好奇心的人。 我算是个声乐爱好者, 但又看不懂乐谱。 https://facebook.com/tanlikming

缘份


回看一些十年前的旧照片,

物是人非的感慨人生无常,

人与人之间的缘份真的很奇妙,

能聚在一起真的不容易,

有的人的缘份只有一面之缘,

有的人可能一年只见一次面,

却可以保持几十年不间断,

有的人一星期可以有好几天的聚会,

却可能只有三五年的缘份,

因为认识的越深越容易分离?


我哥有的朋友能保持四十年的友情,

每年春节回到家乡必定第一时间大家出来喝酒聊天,

但四十年来也就一年一次,

所以保持了四十年的友情?


曾经有个顾客来我的摊位买东西,

老者看起来应该有六十岁到七十岁之间,

老者和我说他今晚有喜宴要出席,

他说要和生意伙伴庆祝五十周年纪念庆典,

我当时哗了一声,

五十周年啊!我对着老者说,

我问老者你是怎么做到的?

他说他和伙伴生意合作,

绝对不让双方枕边人干涉生意内政,

他说这是他们的共同原则,

因为当时没有其他客人,

我当时或许充满了羡慕的眼光吧,

老者和我说了好一阵子,

我也记不清很多,

我相信老者和朋友之间,

已经是属于亲友的范围了,

真正意义上的亲友关系,

昨天看了个节目,

有个日本导演说了句话我听进去了,

他说:“我不喜欢回头看过去”,

“过去就让它过去吧”

我相信能做到这一点的人都很容易睡眠吧?

这两年容易醒过来的问题困扰着我,

经历了几次亲人朋友长辈的离去,

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在微信群里,我和朋友说,

半年前罢了,

与朋友一年一度的聚会,

在饭桌上看到朋友夹菜给已经十来岁的儿女时,

我当时心里颇有微言,

上个月,

一向有身体隐疾的朋友,

在办完他父亲的丧礼之后,

终于吐血倒下来住进医院治疗,

在自己兄弟都不愿意照顾双亲的情况之下,

照顾了自己父母十年,

带着父母进进出出医院的,

甚至一度出现财政透支问题,

我想,

是因为他这一帮孙子兄弟估计连钱也不愿意出吧?

没事的,

上梁不正下梁也不会正的,

你们这帮孙子兄弟都有儿有女,

都看着办好自为之吧。


朋友出院之后再度吐血,

这次是重度昏迷进医院了,

在他父亲葬礼相隔不到一个月之后,

朋友也走了,

一个在我看来美满家庭,父慈子孝,

郎才女貌的又事业有成的朋友,

五十一岁就走了,

我当时在微信群里对朋友说,

对他夹菜给儿女的情景,

我居然很想再看多一次!

然后继续的让我颇有微言好吗?

我真的是这样想。


康医师也是,

在他六月去世的前三个月,

时隔六年的我终于有机会去看望他,

自从康医师中风之后据说再也不出门见朋友,

只是在自家附近菜场溜达,

一向脾气倔强老者,

我不敢多勉强他,

再加上康医师离我家三十公里,

真的要去他家探望他并不是容易的事,

康医师临走前一星期曾经打电话给我,

让我去药材店找个人,

我当时记住了,

但没有刻意的及时去找,

真没有想到才相隔一星期就说他走了,

还要是隔了三个月我们全部人才知道,

我猜康医师应该吩咐过家人不准打电话给任何人吧?

连他最尊敬的朋友也不知道,

一个人可以有多倔强?

到断气前依旧倔强才是真正的倔强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