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likming陈力名

一个爱热闹, 有点好奇心的人。 我算是个声乐爱好者, 但又看不懂乐谱。 https://facebook.com/tanlikming

你走了

發布於


你走了,

看着你满身伤痛皮肤溃烂的臭皮囊,

还有那因五度中风意识不清醒的头脑,

我自私的幻想坚持让你活着,

妄想让你通过痛苦不堪的治疗过程来恢复健康,

或者这才是我最大的自私,

十七年来,

我已经尽最大的努力尽量做到每周带你去找我认可的良医,

我妄想像十七年前遇到康医师一样,

可以通过中医手段让你把体内的淤血吐到满厕所那样康复起来,

但康医师几年前也不在了,

像这样医术高明的中医师,

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给你找,

满大街的中医馆,

都是只会治疗头晕咳嗽的中医师,

还有一堆商业味道浓厚治疗手段的中医馆,

我不客气的说,

难怪至今有许多人看不起中医,

唉。。。算了!

或许是康医师的医术超群出众吧?


二十五年来,

你第一次中风到第三次中风为止,

每一次一周住院期间的漫长夜晚都是我陪你度过的,

我头脑不灵光,读书也不好,

空有一身的牛脾气和牛力,

没做过让你觉得骄傲又能到处炫耀自己孩子的事,

但至少我每次能在你有事情发生时,

[别怕!有我在!]

二十五年来,我做到了!

爸!别怕!有我在!

今天中午时分来到床前已经断气的你,

我坚持在我父亲的额头上亲吻,

然后轻声的对你说:“别怕!有我在!”

这或许是我唯一的骄傲吧?

我做到了,我终于做到底了,

你看?

我没有你向外人说的那样我只有三分钟热度吧?


你为我做的报生纸,

我为你做的报死纸,

救护车人员和我说,

经过确认之后,

证实你已经断气了,

他们也不需要带你回去医院,

身体皮肤都溃烂成那样了,

还需要带回去咩?!

到警察局报案时,

警察问你需要带父亲去医院解剖吗?

我说都痛成那样了,

就别带回去医院吧?

警察看了你的照片之后也认同了,

在你的报死纸上签名时,

我想起了一个月前在医院签的授权书,

一年也没写几个字的我生起了仪式感,

在警察局里我要规规矩矩的为你的报死纸上签名,

我亲手签的名!

艳阳天底下,

我的身体是冷的,背脊发凉的冷,

想要继续做有爸的孩子的希望落空了,

我居然在棺材店亲手为你挑选棺木,

过去,这都是你们大人的事,

爷爷的棺木就是你们去挑选的,

店家问我可以吗?

我反问自己,可以吗?


我从来不看这些所谓规矩的,

抬棺木走过时头别抬起来,

要回避,要四次站立跪拜,

因为你选择了道教仪式,

我只好配合这个游戏,

当棺材店的人说叫我回避,

他们要抬你进棺材时,

我说我可以吗?

虽然我的脚踝因为尿酸疼了半年,

我也不确定有没有那个信心能做到,

但这是我最后唯一能为你做的事了,

我责无旁贷的坚持抬你上去,

连我弟在内,为什么要四个人抬你呢?

我也不知道,

你在医院住院期间,比我胖的你,

我一个人就可以把你抱上病床,

扛重物我从来没怕过谁,

要亲手抬自己父亲进棺材这种体验相信到我断气前永远都忘不了,

就像是我当初坚持在妻子旁边亲眼看着我两个孩子出世一样,

“有我在!别怕!”

生活上我可能无法完善的提供物质资金,

可能也没有很多学历上的炫耀,

我也没有胆大到遇事不怕的能力,

但我尽量做到在大是大非事情上有我参与,

我虽然脚软,但我绝对不会走,

都脚软了,哪里还走得了?


好吧!就写到这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