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色眼镜

做一个纷乱时局中的清醒者

现实是一剂最好的苦口良药

我有个女同事,1988年生人,已结婚育有一女,与大多数八0后女生一样,平时也是不问世事,岁月静好。记得去年的某一天,香港反送中运动正高潮时,我在办公室与另一位同事怒斥香港警察暴力时,平时从不言语的她突然插话:难道那些示威者就不暴力吗?你看多少无辜的警察被打,多少市民受影响?这些示威者活该被打,警察应该严格执法......

我问她:你看到过香港警察殴打示威者的行径吗?你知道元朗事件的真实情况吗?

她停顿了一下,回答说,我不管,上街示威游行、扰乱公共秩序就是不对,打警察就是不对,破坏公物就是不对。

我知道她不会翻墙,接收到的所有信息,都是来自墙内的各个媒体,信息来源的单一性让她根本看不到事情的另一面。

我还知道,她孩子出生后,所有的奶粉都是香港采购的,她注射的某个疫苗,也是在香港的医院办理的。她本人也为此经常去香港,只要有心,也能接触不同的信息,但是,即便如此,她依旧选择相信墙内媒体的说辞。

我没有与之辩论,因为在信息获取不对等的前提下,所有的辩论都是无法相互说服,达成共识的。

时间飞快地来到了2020年3月,虽然疫情没有结束,我们也如期地复产复工了。这天,我听见她与另一个同事在讨论这一次的武汉肺炎、讨论李文亮的去世、讨论信息封闭带来的危害。她感慨地说:这次疫情,让我周围的人迅速成长,体验了过去十年都体会不到的东西,你说,我们以前是不是太傻了?

我没有插话,因为我一直坚信,现实一定会给那些盲目的“爱国主义”者结结实实的教训的,因为荒谬社会的每一粒尘埃,落在个人头上,都是一座大山。

我生活的城市,距香港的直线距离百余公里,与香港来往密切,然而,互联网的高墙,让两地人心隔离。我的身边,对香港仇视者比比皆是,他们在片面信息的引导下,高举爱国主义大旗,对香港、对反送中运动发出最恶毒的诅咒(我为此拉黑了一大拔朋友圈的人,有的还是多年老友),仿佛香港人民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罪行。当然,对美国、对日本、对韩国,他们也做出了同样的行径,总之,党的枪指到哪里,他们就冲向哪里。

清末以来的百余年来,这类人从来就没有消失过。

然而,现实的残酷在于,无论你把它想象得多么美好,当危难来临时,它一样会露出獠牙,毫不客气地将你吞噬,管你是小粉红自干五还是岁静派。

现实这剂苦口良药,让多少人逐渐醒悟,也让多少人因过去的受骗而捶足顿胸,我只希望他们不要走到另一个极端,变得极端自私、变得仇视社会,变得游戏人间......

上帝关上一道门,必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信息封锁的高墙虽然矗立在那里,但只要有心,还是能从各种渠道了解外面的信息,将各种信息比对,做出判断,培养独立思考能力,那么,你将能拔开迷雾,认清世界的本质。

愿清醒的人越来越多。

你不注意的数字监控,1984已经来临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