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20 articlesIn total 171777 words

山上的野百合【第四章 思念】

Sweetdews

「妳,都好嗎?」一位男士問。連心荷離說話的男士二步遠,她垂下眼睫,沈默不語,思緒停在好遙遠的地方,最後,她只輕聲地吐了二個字:「謝謝。」 診間的燈號跳到下一號,「26號,連心荷小姐。」診間護理人員再喊了一次,她留下男士快速走入診間。「看來跟上次差不多。

山上的野百合【第三章 歸途】

Sweetdews

「手術中」 這三個字,彷彿是插在他心上的利刃。「紀伯伯還在的時候,對我們家有情有義,不要說你媽走後,即使你媽還在的時候,紀媽媽也一直當你是自家孩子疼。現在佳如這樣,你想,她會有多心痛,你於心何忍啊?佳如從小就喜歡你,不管你做什麼,她總是第一個跳出來支持你。

山上的野百合【第二章 機緣巧弄】

Sweetdews

【第二章 機緣巧弄】 離開趙孟山家後,大家都累了,也許是因為他們的神經繃了一整天,也許只是太陽下山後的啤酒,或者是青春正好的他們經不起太大的動盪。王玉珊輕悄地在寢室裡徘徊,她見方紫恆眼神直直地望著不遠處的操場,她在方紫恆身後裝忙,偶而發出一點聲響,試圖轉移她的注意力,但又怕嚇著出神的她。

山上的野百合

Sweetdews

【第一章 初遇】

芒草 在水一方【第十六章 】一切的開端

Sweetdews

如果有一天 你不再尋找愛情 只是去愛 你不再追求成功 只是去做 你不再追求成長 只是去修行 一切才真正開始 紀伯倫 ****** 冬天離開之後,美麗嬌豔的花兒在城市的各個角落,在不經意的轉角處,或是在街道上的某一處;等不及夏日驕陽來臨,便先攫了把春光,占了城市裡所有的視線。

芒草 在水一方【第十五章 】Dreamgiver

Sweetdews

范志揚選按了幾次CD片匣,發現都是兒歌CD,他說:「算了,我們還是聽廣播好了。」 You said: go slow I fall behind The second hand unwinds If you’re lost you can look and you will fi...

芒草 在水一方 【第十四章 】盈盈一水間

Sweetdews

「潔,妳下班後有沒有空?」 「有啊,美玲姊,有什麼事嗎?」 「我想買東西送Midori,但不知道要買什麼,我兒子給我出了些餿主意,全是他們臭男生喜歡的,我自己去逛了一圈,都沒中意的;所以,沒來得及在她辦離職時送她。我想,還是得先買著,不然,到時她要出國了,就來不及送了。

芒草 在水一方【第十三章 】沒說的話

Sweetdews

「丁律師,您要的資料已經準備好了,我這就請速達送過去。」 「不,不,給我,給我就好了,謝謝!」 Ms.蘇一臉不解的將資料袋遞給丁世強。丁世強對著鏡子,理了理頭髮和領帶,對著自己吹了個口哨,便拿著資料袋出門。「什麼?哦,我的意思是秦小姐已經離職了?

芒草 在水一方【第十二章 】沈默是更多的話語

Sweetdews

「好了,我還沒死,為什麼我不能處理自己的財產?」林可欣的母親氣得發抖。「媽,妳先別氣,大嫂的意思是你的孩子不是只有她,再說,不是還有我嗎。」林可欣的姊姊話愈說愈小聲。「是啊,媽,妳想想,志華他對妳也是很孝順的,他只是不好意思說出來,但妳不能忘了,他是妳兒子啊。

芒草 在水一方【第十一章 】原來是你

Sweetdews

「叮咚,叮咚⋯⋯」 趙明成人才走出電梯,便聽到范家屋內傳出歡笑聲,他按了電鈴沒人回應。范家一家大小團聚,氣氛太嗨了,沒人聽到門鈴響。當他正想撥范志揚手機時,門開了。「快進來,就等你開飯。」范志揚笑著說。「瞧,你們大家開心的,我門鈴都摁了好幾次。

【第十章】變與不變

Sweetdews

「謝謝丁律師如此詳盡的報告,那麼這件案子請丁律師將完整的報告送交秘書部,Ms. 蘇請妳繼續協助丁律師。好,謝謝大家出席今天的會議,這年剛過,為了讓大家收收心,今天中午訂了太平洋會館,12點,老地方,請大家準時啊,晚到的人負責下次的餐費啊,哈哈!

【第九章】是偶然,還是命運

Sweetdews

林可欣隔著房門仔細的聽著客廳裡的動靜。傍晚家裡來了一位陌生男子,她媽媽原不想讓對方進門,但對方一直猛按門鈴,還大力的踹著樓下樓梯間的木門,引來鄰居抗議,不得已才讓男子上樓來。一進門,就大聲叫著媽媽的名字,媽媽催促著她進房裡,不許出來。她聽見男子出言不遜,但言語中可以猜測是媽媽的前...

芒草 在水一方【第八章】梅子熟时梔子香

Sweetdews

「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妳!」趙明成趨前幫秦桑把行李從行李轉盤上拿下來。「啊,趙老師!」秦桑聽見自己的心跳,好大聲。「叫我Ben就可以了,妳也搭這班飛機?」趙明成看著眼前的她,沒想到再見到面居然在6000多英哩外的地方。「是啊,趙⋯⋯」秦桑突然被趙明成拉到一邊,躲開旁人拉著行李箱撞擊。

芒草 在水一方【第七章】 還會相遇嗎

Sweetdews

過了冬至,節氣轉眼來到大寒,台北的天氣也隨著節氣更迭,一天比一天冷;一大早的傳統市場裡,這個季節裡的蔬果盤據在各家攤商貨架上,大頭菜、蘿蔔、大白菜、冬筍 ,個個肥碩鮮翠,有些應景的年菜也先站上攤頭,告訴大家,要準備過年了。周俐芷一早便到市場採買,先買了家中日常蔬果後,接著再採買了乾貨和一些年菜。

芒草 在水一方【第六章】 跟自己和解

Sweetdews

美國 舊金山 面向舊金山大橋的山坡上,彎延小路上最高處,一幢小巧的房子隱身在路的盡頭。院子裡花木扶疏,修剪整齊的草坪上,有一處小池塘,上頭架了一座簡單的鹿威し,日落後雨勢稍歇,雨絲落在水塘裡,竹筒在大雨中停擺後,現在又恢復原有的節奏。房子面對著庭院的側翼,窗內燈色暈黃溫暖,屋裡婦...

芒草 在水一方【第五章 是誰忘記了】

Sweetdews

李泰民把車停進租車公司停車場時,租車公司人員馬上出來招呼他們,依序點交確認車況後,順利完成還車程序。趙明成幫大家把行李拿下車,四個人一時不知該說什麼,大家對看一眼,同時大笑。年輕真好,輕鬆不做作的交流,心意能相通時,就讓情緒自然流動,無需刻板的禮節。

芒草 在水一方【第四章 外婆家】

Sweetdews

「哇,龜山島耶!」火車經過東北角高山陵地後,抹去暖暖一帶山巒溪谷中的溼濡陰鬱,駛進蘭陽平原,一畦畦翠綠,高掛著如幕般的藍天白雲;火車轟隆隆在平原中疾駛,頭也不回的向南而去,再不久,太平洋在眼前豁然開展;太平洋波濤壯濶,一波波白浪擊碎海岸,隨著鐵路沿路隧道一個接一個,車窗外,時而翠...

芒草 在水一方【第三章 山洞】

Sweetdews

「我回來了。」沒人回應,秦桑看著空無一人的客廳,她總算回到家了。連著幾日加班,秦桑連按電梯的力氣都沒了,整個人垮在牆上。今天她仍是最後一個離開辦公室,見身旁同事一個個和她說再見,辦公室愈來愈暗,她也想早點把工作做完,早點離開公司。從小就怕黑的她,一直覺得夜裡的黑暗是一種會慢慢膨脹...

芒草 在水一方【第二章 夏天】

Sweetdews

夕陽斜照,11月的天氣竟有些暖意,趙明成都忘了台灣的天氣四季如春。舊金山的天氣,有時溼冷的像台北的冬天,冬天裡有十天半個月都是雨天;然而到了巴黎後,四季分明,頭一年的時光便在忙著捕捉四季景象中渡過,四季變化得快,常常前幾日裡,還是炎熱夏季,過沒幾天,一夜間枯黃落葉,橫掃街頭。

芒草 在水一方 【第一章 冬芒】

Sweetdews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