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

自由撰稿寫手,曾任編輯、記者、翻譯、出版社企劃等,幫人寫過不少書,自己寫過兩本童書。去年開始嘗試寫小說,然後......想到再接著說好了。

日光家的白痴對話(4):石老師,你是認真的嗎?

(edited)

幾年前,每逢星期三,石老師都會搭車南下到員林來教授能量棒推拿課程,然後每星期二姊姊就會開始打電話,確認石老師會不會來。

這有什麼好確認的?時間到了就來上課不是嗎?

不是。

因為石老師有一項特異功能,那就是———不睡則已,一睡驚人。

有一次,他從晚上十點睡到隔天晚上七點,怎麼叫都叫不醒,厲害吧?

還有一次,石老師參加旅行團要出國旅遊,負責團員行程的旅行社吳小姐,行前打電話給石老師。

「老師,後天要出發,別忘了喔!」

「後天哦,好好好!」

第二天吳小姐不放心,又打電話提醒:「老師,明天要出發了,別忘了喔!」

「明天?ㄚ妳不是說後天嗎?怎麼又改明天了?」

吳小姐:「......」

就是這種雞同鴨講的問答,搞得石老師前一天晚上戰戰兢兢不敢睡,睜眼等待天亮,結果等得太累,就睡著了。

最終石老師錯過了班機,只好第二天搭飛機到該地與團員會合。


石老師用能量棒幫人推拿的功夫是一等一的,他對人體經絡走向一清二楚,只要能量棒一滑過,永遠正中病灶痛點。

曾經有位號稱「天下第一勇士」的男士前來挑戰,結果痛得當場拍斷了推拿床床腳。

還有人在石老師推拿他的腳時,痛得將身輕如燕的石老師踹出去,重達46公斤的石老師往廁所門一撞,一屁股穩穩坐在馬桶上,驚訝不已。

更有一回,某位自稱是台灣排名第一的氣功大師也來推拿,在老師的「摧殘」之後,他馬上改口:

「我現在是台灣排名第二的氣功大師了。」

然後不停追問石老師:「你到底是哪門哪派的?」

石老師壓根兒沒學過氣功,哪來師承的門派?

他連忙搖手說:「沒有沒有啦!」

氣功大師不相信,一定要問出個所以然來:「你不說,我今天就不走了!」

最後石老師只好說:「其實偶三歲就開始學氣功,五歲就拜在宗人派門下,一直練到現在六十幾歲了……」

氣功大師這才點頭稱是,佩服萬分地離去。

石老師很納悶:「真奇怪,講真話都沒人要信,隨便唬爛人家就信呷安ㄋㄟ,那以後偶都來隨便唬爛好了。」

當然,這種奇怪的決定,石老師很快就忘記了。


在石老師棒棒生涯中,有許多奇聞軼事,譬如多年前——

有位人客前來求醫,哭喪著臉說:「老師,你一定要救我!醫生說我這個青光眼三天後就會失明了。」

「哦,這樣哦。」石老師一副有聽沒有到的模樣。

客人不由怒從中來:「老師,你怎麼這麼沒同情心?我都快瞎了,你連句安慰的話也沒有,還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

「三天哦,時間很緊迫后,一定要趕快處理,不然你明天再來好了。」

「瞎密!?」客人一聽都快掀桌了,指著石老師的鼻子大罵起來。

石老師卻是一語不發地陷入沉思,最後客人沒辦法,只好怏怏離去。

其實當時石老師的腦袋充滿了疑惑:「三天?醫生怎麼知道三天後會瞎掉?他是憑什麼判定的?為什麼是三天?」

這個「為什麼」驅使著石老師跑到書店,把所有關於眼疾的書都搬回家,徹夜研讀了起來。

第二天青光眼的客人又來了,石老師問道:「你眼睛想不想好起來?」

「當然想!」客人點頭如搗蒜。

「那你一切都要聽我的。」石老師說。

「沒問題!」客人拍胸脯保證。

於是石老師迅雷不及掩耳地將客人綁在推拿床上,拿起棒棒就用力給它ㄌㄨˋ下去。

可想而知,左鄰右舍無不為哀嚎聲探出頭來,甚至跑到石老師家門口爭相詢問:「喂!石頭仔,嘸林刀係發生蝦咪代誌?」

當天石老師只要一得空,就去幫那個客人全身ㄌㄨˋ一ㄌㄨˋ,客人也因此被綁了一天。

「真的假的?」我和姊姊不敢置信。

「真的啊。」石老師一臉正經道。

「那,那個人的眼睛到底好了沒?」

「我也不知道。」

「怎麼會不知道?」

「ㄚ他三天後眼睛沒有瞎,第二個三天後也沒有瞎,第三個、第四個、第五個三天後,還是沒有瞎,後來就沒有再來了。」

我和姊:「……」

所以,這樣應該算有治好......吧?^^b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日光家的白痴對話

日光家的白痴對話(2)——姊姊又贏了!

日光家的白痴對話(3):石老師的柳暗花明又一包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